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歲月何以歌 > (四十七)羅蕭篇(10)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不,不是這樣的,不應該是這樣。”怒氣稍稍平復,我心猛地一沉。“一切都太過突兀了。如果余荼與Ga

    de

    ia聯手的目的是想要找到我,那這實在也不算是太難的事。若真是如此,那天畫展上她們完全可以出手。可為什么,為什么她們寧愿傷害與她們干系不大的你和顧輕塵,也不愿意直接找到我?”

    “不對,余荼此行肯定不僅僅是為了找我。”我的語氣有些凝重。“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檀苡,我有些亂。”

    “你這樣一說,我也感覺哪里有些不對勁。”檀苡眉頭微蹙。“可她們這樣做,到底有什么好處呢?”

    喬洵死因揭開、羅冼的死、溱港的易主……一樁樁事接連發生,而正巧此時,余荼現身,她到底是想干什么?這一切背后又會是一個怎樣的漩渦?

    Q市,陸家。

    “在外面這么多年,玩也玩夠了,也該回來了吧。”看著眼前的這個兒子,陸謹淵嘆了一口氣。“之前我只當你年輕不懂事,也沒攔著你為溱港做事。畢竟咱們家這么大一攤子家業在這兒,誰管我都不放心。如今你回來了,不如先讓你跟著你張叔叔歷練歷練……”

    “父親,我這次回來,并不是為了這件事。”陸櫟雙眸平靜如水。“我是為確定一件事情。”

    “不錯,是我做的。”未及陸櫟問出口,陸謹淵便干脆利落地回答道。

    陸櫟瞳孔微微收縮。“為什么?”

    “沒有為什么。而且,不僅我的事情、溱港的事情不準繼續查下去,我也不允許你繼續呆在溱港了。”

    “呵。”陸櫟冷笑,“我早該料到的,父親。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能毫不留情不動聲色地除掉,兄弟又算的了什么?”

    “你給我住嘴!”陸謹淵氣急敗壞。

    “如果我沒猜錯,你的背后是M國吧?”陸櫟緩緩說出一個殘忍的真相。“早在隱退之時,你就已經與M國聯手了。”

    當然,這都是很久以后我才知道的事情了。彼時我只是初初預感到前后一系列事情背后所具有的一片巨大陰霾。

    一片,籠罩在溱港,乃至C國上空的陰霾。

    梔子花漸漸萎靡,夏天也漸漸步入深沉。自畫展后,Ga

    de

    ia再未現身,余荼也并未緊接著找我的麻煩。一切仿佛都在回歸正軌。

    可我知道,并非如此。

    陸櫟外派的次數越來越多,人也越來越忙。我與他聚少離多,兩人間那條關于喬洵的裂痕也不知不覺地加深。在他知道喬洵這個人、知道了喬洵的死因前,我就有預見到,知道真相的陸櫟終究不會再是原來的那個陸櫟。

    當這一天真的來臨時,我們兩人默契地回避了這個話題,卻都不知道還能再說什么。好像什么話題在喬洵的死因這一事實前都顯得那么不合時宜。于是索性沉默下去。

    我在溱港默默做自己的工作,偶爾閑下來便發發呆。連芄蘭都看出了不對,卻也不知該怎樣開口,只好嘆息一聲由著我去了。

    我們都沒有準備好面對彼此。可有很多事情的發生往往不會給人以準備的時間。

    我收到了一封幾經中轉的郵件,來自從前的恩師,F

    iedma

    。他并不知我現在在做什么,畢竟學術界所能了解到的,只是一個天才突然間的銷聲匿跡。這封郵件最終是蕭渙轉給我的。我不知道蕭渙是用了什么法子,總之據說這是一封群發的郵件,是在我從前的郵箱里發現的。

    從前的郵箱?我深感不可思議。自從加入溱港,我便按要求把所有從前的郵箱一一注銷。不察竟有漏網之魚,而且還落到了蕭渙手里。想來監控一個普通郵箱,于溱港一把手而言也不是什么難事,于是我并未深究。

    如今蕭渙與我是再普通不過的上下級關系,上級的指示,下級自然是要付諸行動。我讀完整封郵件,得出了一個結論。

    蕭渙這廝,委實是涼薄的很。

    郵件上寫著,恩師他老人家如今沉疴纏身,且年事已高,恐不久于人世,因此想在離世前再見一見自己的得意門生。我心頭一沉,想到多年未見的老師,如今已是這般模樣,而身為學生的我,自M國一別后竟再連一句問候都不曾有,深感愧疚。

    如今C國與M國間局勢愈發緊張,如果說之前S病毒的大規模流行只是兩國間對彼此的試探的話,眼下二者已是到了徹底劍拔弩張的地步。之前的溱港在M國的內應發來消息,M國似是在醞釀著對C國的什么大的動作。具體是什么動作,不得而知,但似是一場不易察覺的大規模殺傷性行動。

    既是不易察覺,那必不是真刀真槍的戰爭。畢竟此時兩國間正處于一種微妙的平衡中,任何一方都不想明著挑起戰爭,授人以柄,最終落得兩敗俱傷的下場。

    所以該行動的可能性大體被圈定了一個范圍。其中生物武器的投放赫然在列。

    依著蕭渙的意思,既然這人是我從前的恩師,又明顯是一鴿派人物,不問世事,完全可以由我借此機會去向他套套話,摸摸M國目前的形式,旁敲側擊看看有無什么異動。

    一場對恩師的探望,都因身份的改變而變得不再純粹。在蕭渙看來,所有人皆可利用,他并不能體會到我與曾經恩師之間深厚的師生情義。于他而言,我也不過是一枚可以利用的棋子,既有用武之地,便要利用個淋漓盡致。

    更何況,他還有著“民族大義”這個我無法拒絕的理由。

    天平的一端是于我有栽培之恩的師長,而另一端則是祖國民族的安危,我沒得選。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