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小仙女有個紅包群 > 第412章 有錢任性(16)

第412章 有錢任性(16)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二伯父灰溜溜的離開。

    老爹說的非常對。

    簡直讓人無法反駁。

    陳老爺子心平氣和的在書房里喝了一會兒茶,又回想起他和陳季之間的對話。

    那孩子是個聰明孩子。

    小時候自己也想過培養一下他,可是他的心思似乎都不在經商之上。

    不過說起來這么久了,閨女還沒有回來,不會發生什么事兒吧?

    陳小姑那邊還真的發生了點事。

    其實主要還是那母女兩個,堅決不要在別院里待著,想要回到陳家住宅,想要給大家道歉。

    陳小姑自然是不會放人回來的。

    這不是給大家道歉,而是給大家添堵。

    誰愿意看到那么個不要臉的人。

    大伯父一家并不知道二伯父一家發生了什么事。

    只見父親這么久還沒休息,心中預感應該會有什么大事發生。

    猶豫了一會,大伯父便去廚房端了一盅湯,上去問候一下親愛的老爹,順便打聽一下消息。

    然后就被親愛的老爹趕了出來。

    “看見你們這些賠錢兒子我就生氣!”

    伴隨著關門聲,還有這么一句話扔了出來。

    大伯父一臉懵,隨后就意識到,肯定是老二惹事了。

    絕對不是自己的事。

    自己最近一直很聽話好不好。

    覺得自己知道真相的大伯父趕緊回屋跟老婆商議去了。

    寧舒回房略微歇了歇,就起身看了看自己的郵箱。

    按照德爾塔給的信息,陳年失敗的投資應該是差不多一年之前就開始了。

    算算,也就是這陣子了。

    然而陳年很相信秦助理,所有的郵件都是陳助理給分類之后她才看。

    但是看今天秦助理的舉動,寧舒一時之間不知道他到底是個什么想法了。

    “德爾塔,那個失敗了的投資是哪一個?”

    寧舒還是打斷了德爾塔的修煉,問了一句。

    德爾塔瀏覽了一下屏幕上的郵件標題,還沒看完,就見郵箱下線了。

    寧舒皺了皺眉頭,重新登錄。

    卻顯示密碼錯誤。

    知道郵箱密碼的只有兩個人。

    一個是她,一個是秦助理。

    寧舒沒有猶豫的拿起了手機。

    “秦助理,郵箱密碼為什么改了?”

    聲音中帶著一點不滿和斥責。

    秦助理那邊依舊是往常的語氣。

    “陳總,我以為郵箱被盜了。”

    “郵箱被盜了?”

    寧舒在電話這頭笑了。

    “秦助理還真是關心工作,我登錄個郵箱你也能知道。”

    畢竟害怕私人的手機和電腦會造成一定的信息泄漏。

    所以寧舒明確規定除了自己以外,其余能使用自己賬號的人只能在公司電腦上使用。

    而為了防止有人會盜取信息,陳氏還花大價錢請了一位神秘黑客,專門保護公司信息安全。

    所以說,在下班時間,寧舒登陸了郵箱這種正常不過的事情,秦助理是不應該會知道的。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下。

    “陳總,我……”

    “明天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包括你做的所有事情。”

    “把新密碼發給我,馬上。”

    寧舒快速看著德爾塔給自己搜集來的信息,心中已經差不多有了計較。

    一句話說完,她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今天晚上你就輾轉反側去吧。

    反正明天我就要說法。

    “寧舒,你注意一下這幾個合作案……”

    德爾塔給寧舒改了一個密碼,并重新設置了一下程序之后,才提醒寧舒注意其中的幾個合作案。

    “這個賬目有錯誤,這個地產收購的地產所有權現在還在牽扯不清……”

    萬能系統德爾塔將這些合作案里的問題一個一個地指了出來。

    “這個看著沒什么問題,但是這個就是造成陳年自殺的投資的前身。”

    德爾塔最后在其中一個上做了一個重重的紅色標記。

    “寧舒,這么來說,你大伯二伯負責的案子都有問題。”

    “大概這就是豪門競爭吧。”

    寧舒將那個看似沒有問題實則大有問題的案子打印出來去找陳老爺子。

    她肯定是不懂的。

    到了陳老爺子書房的時候,陳小姑正好也一臉疲憊地上樓了。

    “姑姑,怎么樣了?”

    陳小姑剛要示意寧舒噤聲,別讓陳老爺子聽見。

    然后陳老爺子中氣十足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閨女,進來,那事處理的怎么樣了?”

    陳小姑狠狠的剜了寧舒一眼,然后才進屋。

    “爸,您怎么知道了,我已經處理好了……”

    “會場上等著看我老陳家笑話的人多了去了,你以為你不告訴我我就不知道了?”

    陳老爺子拍拍陳小姑的肩膀:“人送哪去了?”

    “兩個人一起送到別院里去了,我安排了人在那里看著,問題應該不大。”

    陳小姑見父親已經知道了,也沒有必要再藏著掖著了。

    “那兩人非要回來跟大家道歉,哭得那副惡心樣。”

    然后又轉身看著寧舒:“我以為是你說的。”

    寧舒心里默默念叨就是我說的,臉上卻只是笑了笑,示意陳小姑繼續說。

    “我要回來的時候,一人還抱住了我一條大腿。”

    “爸,這事怎么處理?可不能輕饒了兩個人。”

    “主意都打到小年身上去了,你們是不知道,那個陳月想帶著小年去的房間,里面有兩個浪蕩子已經在等著了。”

    陳小姑越說越起勁,都沒顧得上看寧舒瘋狂眨動示意她住嘴的眼睛。

    陳老爺子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結果正好轉頭看向寧舒的陳小姑也沒看到。

    “小年,跟你說啊,那是那個晨星和綠地兩家公司的兒子,以后這兩家公司就不要合作了。”

    一直到說完,陳小姑才反應過來。

    臥槽咧,自己剛才都禿嚕了些什么。

    瞧我這張嘴呦~

    陳小姑沒有回頭,她就保持著身子朝向陳老爺子,臉轉著朝向陳老爺子對面的寧舒的姿勢起身。

    “我先回去了哈哈哈……”

    帶著一串余音,陳小姑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書房。

    寧舒:……

    讓我這個受害者自己善后?

    陳老爺子:……

    說話不說明白就跑?

    覺得只要自己跑得夠快,老爹的罵就追不上自己的陳小姑站在門外還沒來得及松口氣,就被屋里親爹的大吼喊了回去。

    以后得練練沖刺跑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天津11选5号码定位走势图 安徽快三基本走势图1 哪里能买江西快三 正规分分彩彩票软件 江西多乐彩11选五 排列7中奖规则查询 股票融资融券是什么意思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北京时时彩2019安卓版手机 江苏11选5前三分布图 中国股票分析师排名 快乐10分复式怎么玩法 幸运飞艇五码图解 双色球开奖直播 为为贷理财平台 青海快三开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