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祖宗饒命 > 第一百零五章 巫術?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魔翼的身體,突然動了。

    旋即,像是發了瘋一般開始抓撓著自己的身體。

    他感覺自己身上爬滿了毒蟲,鉆心的癢,恨不能把自己的皮都扒下來!

    “啊!”

    魔翼的嘴中發出無比凄慘的嚎叫聲,他的手卻根本停不下來,瘋狂地抓撓著。

    每一下,都會帶下來大片的皮膚,綠色的鮮血在飛速飆出。

    頃刻之間,它的體表已經血肉模糊了!

    這匪夷所思的一幕,驚呆了周圍所有的人。

    讓他們也感覺到背脊發涼,驚悚無比。

    這個人……到底經歷了什么,才會對自己下如此的狠手啊……

    “哧啦!”

    魔翼行者一把將自己的左邊胳膊硬生生地撕扯了下來。

    綠色的鮮血,像打開的水龍頭一樣奔涌而出。

    更嚇人的還在后面,地上的那一截斷臂,開始涌出無數蛇蝎毒蟲,瞬間將爬得密密麻麻,頃刻間便化為了膿水!

    魔翼仰天嘶吼了起來。

    聲音滿是凄厲,滿是絕望。

    無數黑色的蟲子從他體表的傷口鉆了出來,爬滿了他的全身!

    “不,不要……啊!”

    魔翼的慘叫刺耳萬分,仿佛厲鬼一樣。

    數以萬計的蟲子早已經堵住了他的竅血,吞噬他的元氣和血肉。

    他的身體如同觸電一樣在抽搐,很快,他的動作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噗……”

    魔翼行者的身體轟然塌陷,現場只剩下了一灘綠色的膿水和四處尋食的毒蟲。

    方才如此強大的魔翼,轉瞬間以這種方式消失在了人世間。

    這個場面,太恐怖,太詭異了。

    四周,立即陷入了死寂。

    在場所有人都齊齊后退了幾步,不敢再看了,生怕被如此恐怖的陸三生給盯上。

    “輪到你了。”

    陸三生抬起頭,目光望向了左德爾,朝著他一步步走去。

    左德爾驚恐無比,立刻拉過來兩個強力打手,躲在了他們身后。

    他完全沒有想到,陸三生竟然強大到如此詭異。

    恐怖如魔翼,竟然在他面前如此不堪一擊,連出手都沒出手就不戰而敗了!

    那……自己賠上多少兵士豈不是都不夠用?!

    恐懼,如同陰影一樣攫住了他的心臟。

    四周的士兵嚴陣以待,列隊將左德爾護在了身后,紛紛拿起步槍瞄準了陸三生。

    即便如此,他們的身體都在顫栗不休,根本扣不動扳機,生怕自己也淪為魔翼那樣的結局。

    “將軍,不要怕……這是巫術!”

    突然,左德爾身旁的一名副官激動地大喊了起來。

    “巫術?”

    左德爾詫異地側過頭,眸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

    “是的,將軍。”

    白衣副官趕緊點了點頭,附耳道:“我在馬來國沙特部下做事的時候,見過這樣的巫術!可以讓人致幻,以至于自殺,詭異莫名!但缺點是,施法的巫師只能單獨對付一個人,而且施法時間特別的長!”

    左德爾的眉毛跳了跳。

    馬來國,是聞名全世界的巫術大國,流傳著千奇百怪的巫術。

    這名副官更是土生土長的馬來人,接觸的巫術多如牛毛。

    既然他如此篤定,那陸三生方才對魔翼所施展的,八成是巫術了。

    巫術的弊端,正如副官所說,施法時間漫長,而且只能對一人有效。

    “呵呵……”

    左德爾冷冷一笑,手中的拐杖裂開了無數的裂紋。

    原來如此,難怪他陸三生從一出場就如此狂傲不已,原來是個巫術師!

    既然這樣,自己只要不正面和他對抗,用人海戰術,便可以輕輕松松把他陸三生捏死!

    想到這里,一直壓在他心中的巨石便落地了。

    “陸三生,好一手巫術啊,本將軍倒要看看,你怎么殺死鄙人?”

    左德爾目光森冷地盯著一步步走來的陸三生,一字一頓道。

    話音一落,他給了旁邊的副官一個眼神。

    那副官立即會意,運轉體內的元氣,大聲吼起:“各位將士聽令!此人剛才施展的只不過是馬來巫術,無法對付多人!誰殺了他,獲一品功勛,金銀千萬!”

    嘹亮的聲音,傳布四野。

    此話一出,數十萬的士兵當場蠢蠢欲動了起來,眼神逐漸通紅而起。

    一品功勛,錢財千萬!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是左德爾用人的至高之術!

    他們身為特種兵,擠破了頭才獲得了左將軍府下的將士名頭,就為的是一步步爬到權力巔峰。

    這些字眼,讓他們眼眸通紅,狂熱不已,呼吸都變得沉重了起來。

    “殺!”

    一名粗獷的近戰兵咆哮出聲,持起手中的武器,朝著陸三生便沖了上去。

    有一人開頭,頓時便有人跟上。

    霎時間殺聲四起,直上云霄。

    如今陸三生所處的位置,正是廢墟邊界。

    由于先前林白山一劍的威力,四周的建筑已經轟然蕩平了,廣袤無垠。

    放眼望去,幾萬名的士兵一字排開,形成一條極其恐怖莊光的沖擊戰陣,直直地向他所在的方向奔去……

    “呼……”

    陸三生停下了腳步,深吸了一口氣。

    他低下頭瞥了一眼附近已經昏迷的林白山。

    小林遙……氣息已經沒有了。

    眼前這么多人,而且還需要保護這些陷入沉睡的孩子們,有點棘手啊……

    那就只能,動用那一招了……盡管代價有些大。

    陸三生瞇起眼睛,望了一眼即將沖過來的戰陣,微微嘆了口氣。

    “嘶嘶……”

    在他手指間,無數白色熒光開始閃動。

    恐怖的氣流在他肩膀凝聚,似乎在醞釀最強大的一擊。

    突然,一聲聲巨響響起,硬生生將幾萬士兵的殺聲給壓制了下去!

    戰車聲?

    陸三生有些詫異,迅速轉過頭。

    只見,在他的左側,莫約二百輛迷彩裝甲車從外圍直接撞了過來!

    無數士兵被這些裝甲車直接撞得翻飛而起,行成一道道壯麗的拋物線!

    一輛醒目的旗艦指揮車,從車陣之中駛出。

    隨著一陣刺耳的急停,這輛裝甲車停在了陸三生的面前。

    “鳳家援軍來遲,請陸先生恕罪!”

    鳳隱從車上翻身躍下,對著陸三生單膝跪下,朗聲道。

    陸三生微微一笑,搖頭道:“沒事。”

    就在這時,左德爾的幾萬軍士已經重新列陣,準備發起第二波沖鋒了。

    隨著一陣鑼鼓喧鳴,下一輪沖陣,再度開始!

    “殺!”

    龐大的陣線,挾裹起濃濃的煙塵,再度沖了過來……

    鳳隱眉頭緊皺,開始部署裝甲車第二輪沖鋒。

    就在這時,從陸三生和鳳隱的右側再度響起無數戰車轟鳴!

    放眼望去,這些戰車通體黢黑,看上去殺氣森森。

    “莫約三百輛,不是你的人?”

    陸三生側向鳳隱,微笑問道。

    鳳隱剛要搖頭,這時,一道爽朗的老邁聲音當空響起。

    “猴子國王家謝過陸先生救命之恩,援軍來遲,請陸先生恕罪!”

    一個身穿管家服飾的老頭子,從其中一輛戰車頂端探出頭,大聲喊道。

    陸三生瞇起眼睛,認出了此人。

    正是第一次去王中天家時,給自己開門的老管家,似乎叫旺叔。

    “無礙!”

    陸三生微微一笑,朗聲道。

    旺叔鞠了一躬,一揮胳膊,高聲吼道:“王家全軍,奉家主之命來戰,分出二百輛,保護好陸先生!其余一百輛裝甲車,隨我沖鋒!”

    話音落下,旺叔的裝甲車發起咆哮的轟鳴,猶如震耳欲聾的獸吼,震懾住了那些沖向陸三生的士兵。

    一百輛戰車,以碾壓的態勢沖入了人群中,肆意沖撞。

    剩下的二百輛裝甲車,果真聽命,在陸三生身邊逡巡環繞,讓那些瘋狂涌上來的士兵,不得不退!

    陸三生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這個旺叔,初次見面的時候垂垂老矣,如今看起來,卻頗有沙場老將的風姿。

    人不可貌相,不愧是王家的管家。

    就在這時,鳳霓裳,鳳天翔,王中天等人也趕了過來,在陸三生身后站定。

    此時局面已經穩住了,不需要分神,需要處理一下緊要的事情。

    “中天,天翔這次做得不錯。”

    陸三生扭過頭,輕聲道:“如今當務之急,是把白山和孩子們救上車,開始轉移和施救,即刻開始進行!”

    “聽陸先生的!”

    鳳天翔當即反應了過來,神色嚴肅地下令道。

    幾名手下立刻上前,用擔架將林白山和那群孩子送上了車子,突圍而去。

    就在這時,無數炮聲響起!

    “咻!咻!咻!”

    數十道迫擊炮彈拖曳著一道道長長的煙尾,朝著他們所在的方向轟炸而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