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快穿之非典型套路 > 少年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他醒來的時候,復合式的舊屏藍窗正全然漆黑地沉寂在狹窄的房間邊緣。優質的隔音墻將外界的一切聲音都隔絕在外。隨著他呼吸開始沉重,熒屏漸漸亮起,微弱的光將房中稍許照亮。這是一間僅只有十余平米的房間,卻足足有三四米高,他所躺著的繭床就懸掛在半空之中。

    中央垂直而下如蒲公英般鐵臺階,細長且高懸,攀爬時稍有不慎都可能從高處墜落。本就已經逼仄的小屋,地面上還堆滿了各式各樣廢棄不用的電子設備,像是座廢物倉庫。那些晶體管、芯片、液晶屏和電線相互壘疊起來,如同一片會肆意生長的電子森林。

    熒屏的藍光正好照入他琥珀色的眼里,映著他眼中的隱隱閃爍著的液體。他猶若剛剛經歷了溺水的人般大口呼吸著,幾經許久才終于平復下來,推開繭床上的艙門坐起了身。

    這男孩有一張還帶著雀斑過分稚嫩的面龐,偏淺的發色。他那雙·修長且骨節分明的手慢慢抬起,摘掉了頭上佩戴者的電子脈沖設備,低頭呆望著上面錯綜復雜的電線與零件,似乎尚未從剛剛一瞬的畫面之中抽身而出。

    那片黑暗,悍然粉碎一切的黑暗。

    藍窗感知到他的動作,撤去原本的低亮屏保,回歸原本的模樣,透出外部景象。與此同時,房間中也響起溫柔的ai女聲“晚上好,6237。現在是中心時間227分,您的語音信箱中有四條留言,分別來自4759、6286與742。是否為您播放?”

    窗外一片漆黑,云層翻滾之間,閃電涌動著,像是隨時朝窗中逼近。沒有雨水,也沒有陽光照射。他們所在正是一片騰于云層之上的空中之城。

    少年從枕頭下取出眼鏡戴上和入耳式無線耳機帶上,按下了接聽鍵。朋友們的聲音依次傳出。

    “第一條語音簡訊,來自4749。”

    耳機里傳來一個女生輕快的聲音。

    “你還好嗎?我發現今晚你沒去上腺體解構課,另外下午工廠那邊,你同事說你又早退了。這樣下去你也許會因為積分不足被罰去外境線清理風扇的。”

    “第二條語音簡訊,來自4749。”

    “還是我,我剛剛下課,來找過你,你又跑出去了嗎?別再做這些聯·邦會反感的事了。我在委員會的名單里看到了你的名字。他們看起來還沒忘了你八歲時干的那點事。有些事在聯絡器里不方便說,我想跟你當面談談。記得給我回消息。”

    少年聽著這一條有一條的語音信息,習以為常般從床中爬出,拉住一旁的臺階扶手爬了過去。繭床隨著他的動作晃動著,發出“嘎吱”聲響。

    “第三條語音簡訊,來自6286。”

    這次說話的是個帶著點公鴨嗓子正處變聲期的男聲。

    “哥們,742說的是真的嗎?你簡直神了!我就說,你當初的鑒定結果明明就是甲級天才,我們全都看見了,不可能是乙等。有空給我回消息,十號隧道開了一家不錯的酒吧,咱們可以偷溜進去玩玩。”

    “第四語音簡訊,來自742。”

    少年敏捷地從半空中落到地上。臺階前放著他的鞋襪,一旁還有他拿來對方雜物與衣褲的架子。他一邊穿上帶著污漬的深青色連體服,一邊聽著耳機中傳來最后那條語音簡訊。

    “是我,742。我妹妹這兩天一直在找你,記得給她回電話。你遲早該放棄你那個項目了。神經元數據化根本沒有你想的那么簡單。你有沒有想過人之所以是人而ai之所以是ai到底是為什么?就算你成功了,她也不過是一組稍顯復雜的數據而已,你所做的一切根本就不是在‘復活’,你不過是在以一段看似相似的程序復制出‘她’的存在而已。”

    耳機中傳來男人漫長又無奈的嘆息聲。少年將耳機摘了塞回口袋里,他在架子上翻出一支營養劑,擰開蓋子后咬在嘴中,而后沿著廢棄電子設備之間留出的小路朝前走去。廢棄之地的盡頭擺放著一臺古老的臺式電腦顯示器,屏幕部分已經碎裂了。他伸入手,拉動藏匿在內的把手,電腦朝著一旁轉動而去,在他面前出現了一道通往下方的通道。少年把最后一點營養膏擠入嘴里,將管子扔到一旁,而后摁下鏡腿上的細小按鈕。

    下方通道上纏繞的的晶體管隨之亮起,一個分不出男女的智能語音經他喚醒發出了聲音“您來了?”

    與外部那個管方式且不帶任何感情的ai女聲不同,這個聲音的語氣之中更具備與人類相類似的情緒。

    “是我。今天情況不大好?”

    “你不是已經用窺鏡看過了?我不知道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之前幾年運轉過程之中明明都沒什么問題。”

    “我不是在找你的問題。”他順著爬梯抵達底層,撥亮了燈光,“我只是在想會不會是我自己忽略了什么?她現在腦電波穩定下來了嗎?”

    “事實上,谷小姐的腦電波除了374天之前那次發生衰微,其他時刻都非常穩定。在我看來這并不是問題的關鍵。”

    眼前這一片都是他自己打造的秘密實驗室,四周都被屏幕覆蓋,每一張屏幕上右下角都有一串代表時間的數字。屏幕中不斷有數據閃爍,飛快更新著。

    在實驗室盡頭是一片純白色的平臺,四面有八臺大小不同型號不一樣的機械臂,全都是由他自己組裝的。在這純白平臺之上,是一具嶄新且仍在組構之中的機械骨骼。骨骼上半身已經有細微材質組建的肌肉相互凝結、組合黏連在了骨骼之上。

    他在平臺前站定,取過手套帶好后雙手朝前微抬,在他掌心之下出現了一組復合鍵盤“除此之外你還有別的想法嗎,朱里。”

    機械聲音帶著幾分疑惑情緒回答他“理論上來說,我們所處在的這個核心處理器決定了所有數據程序都必須遵照第一規則。而第一規則就決定了沒有任何程序能夠破壞第一規則。所以現在這種情況是不合理的。”

    “我知道第一規則是什么。那些東西我在五歲前就已經了解。而且受聯·邦限·制,我就是在在第一規則的基礎之上寫下初始程序代碼——也就是元世界的。”少年將數據導出。屏幕環繞在未完成的機械身軀周圍,“唯一能產生變數的只有谷三的思維程序,那是我直接從神經倉中導入的。”

    “你在創建她的思維程序時核心仍然使用的是初始程序代碼。不然你根本不可能讓她繼續在神經倉內活動。任何不符合第一規則的數據流都會被摧毀。”朱里的聲音之中帶著幾分困窘,而后它說,“也許我們一開始就不應該倉促導入數據流。靠著醫療設施,應該還能刺激她腦電波維持一段時間常態。數據世界還沒有組建完成,我們這樣做也許真的會害死她。到那個時候我們就前功盡棄了。”

    “如果我們那時不將她的數據思維完全倒入,才是真的前功盡棄。你當時也記錄了她的腦電波數據,她當時的思維已經完全弱化,繼續使用那些醫療設備又有什么用呢?如果我等待所有數據世界調試完畢再把她從神經倉內倒入進去,那時的她也和那群沒有感情的ai沒有兩樣了。”

    “您曾為我構建了情感系統,所以只要通過不斷地數據學習,她終歸也能恢復的。”

    “你們不一樣,朱里。你們不是同一個數據概念。”

    他快速瀏覽完所有的數據代碼及各項分支,摘取出他覺得奇怪的那部分之后,又將頁面切換為數據世界中的畫面——那是他先前躺在繭床之中利用神經元頭盔作為窺鏡所看到的一切。而剛剛截取出來的數據所對應的畫面,往往就是慕容宇華與谷三發生爭吵的節點。

    朱里說“您給‘您’自己設定的程序是最快與谷小姐的思維相融合的。”

    “但是即便如此,我也仍然處在第一規則之下。第一規則是不容更改的,你忘了嗎?如果能那么容易更改,我們早就突破聯·邦限·制了。”他望著那一條又一條的程序出神,在反復瀏覽過數遍之后,他猛然間朝著朱里下達了命令“把所有谷三的思維數據都單獨調取出來!”

    面前的屏幕快速刷新著。少年望著上面的數據,雙手漸漸縮緊。

    “提取計算模型。”

    三維立體圖在他身邊環繞著,峰谷變化越來越明顯,少年眼中神情逐漸興奮了起來,隨著周圍的數據越來越多將他環繞,他自己也伸手重新在眼前的立體投影屏幕上寫下來一段又一段全新的代碼。

    當所有一切全都提取完畢,他的手從鍵盤前縮回,有些難以置信地望著眼前的數據架構,喃喃道“我所沒有做到的一切……她做到了……她自己用思維寫下來全新的核心代碼,朱里。”

    隨著他的言語,屏幕之上只留下了最中心的那一段代碼。少年一步步朝前走去,數據流的藍色熒光照在了他臉上“她的記憶重新組建成全新的核心代碼,最終改變了第一規則設下的禁錮,將她自己記憶流中的一切沖入了我原本組建的數據世界之中……所以我不需留任何后臺。后臺是基于原生程序誕生的——但她,能徹底改變聯·邦掌控之下所有一切核心。”

    少年看著眼前猶若奇跡般的一切,他的語氣忽然間變得堅毅了起來“朱里,調取神經層數據,重新構建神經倉。”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在线配资上上盈实盘配资 炒股视频教程 华夏盛世基金怎么样 上海今天十一选五开奖号 辽宁快乐12奖金对照表 七星彩今天开奖结果是多少钱 快乐十分直播 股票融资=鑫配资 大智慧手机炒股软件 必赢客吉林快3 破解 腾讯二分彩开奖号码 云南快乐10分玩法介绍 上证指数计算方法 贵州快3开奖号码查询 哪个网站可以赌钱 陕西快乐十分几点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