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家靈獸有點怪 > 第九十五章:可憐天下父母心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按理來說三人中林梓弈是個不折不扣的學霸,再加上一腔對靈獸的熱愛和興趣,考取的大學應該是三人中最好的。

    林凡呢,靈獸培養的好,小紅甚至達到了目前等級限制下的巔峰品質,所以靈獸對戰方面的考核他估計能拿滿分。

    但是他的文化課方面卻并不拔尖,如果想考上真正頂尖的大學,就需要把文化課的成績也拔高到林梓弈的程度,并且不能有起伏,必須穩定下來。

    至于郭巴,可以說是三人中最差的一個,但是最近在林凡的幫助下漸漸有點兒后來居上的趨勢。

    靈獸方面不用多說,鋼甲重犀和巨鐮螳螂都是極品的初等靈獸。文化課方面這貨也在惡補,每天熬夜到凌晨三點,然后第二天早上靈獸對戰的時候他就在擂臺下面偷偷補覺,整個人特別的拼,簡直讓林凡都為之動容。

    曾經聊天的時候三人就談及過大學問題,當時雖然多是說笑,但三人肯定都希望能上同一所大學。

    但是郭巴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大概率上是不能和林凡、林梓弈上同一所大學了。可是這丫偏偏是個倔骨頭,自從那天就開始拼了命的努力。

    林凡看著他這種狀態,本想勸他別這么辛苦。但是轉念一想,自己又有什么資格勸慰他?在這個黃金般的年紀,郭巴的做法無疑才是最正確的。

    林凡甚至覺得從郭巴身上映射出了自己的懶惰,這讓天生好強的他無法接受。于是也開始熬夜,不過倒是沒郭巴那么猛,只是每天晚上熬夜到一兩點。

    為此他甚至靈獸分析師公會那邊都很少去了,一般也就周末的時候去兩次。但偏偏林凡百分百的進化成功率擺在那,找他進化靈獸的人越來越多,于是就造成了他名下的單子堆積如山的情況。

    看到這些堆積的單子的時候,林凡的心簡直在滴血啊,這是簡簡單單的單子嗎?不,這都是白花花的銀子啊。世界上最為痛苦的事,莫過于有錢不能賺,林凡覺得這是他作為一個資深財迷為高考做出的最大讓步。

    當天晚上兩點半,郭家。

    半夜被尿憋醒的老郭起身去上廁所,回來時路過郭巴的房間,卻發現房間內仍然燈火通明。透過半掩的房門間隙,依稀可以看到郭巴奮筆疾書的樣子。

    老郭看著這么一幕,久久無語。內心感觸良多,不只是欣慰還是心疼。自從當年郭巴他娘走后,就剩下他們爺倆相依為命。

    這么些年來,老郭幾乎是把郭巴捧在手心,吃的穿的都竭盡所能地給予他最好的。就算當初做生意接近破產時,也沒有苦了郭巴。

    郭巴也很懂事,知道老郭一個人把他拉扯大不容易。平時雖然沒心沒肺的,但每每和老郭的交談間都暗含著關心。

    郭巴是老郭的心頭肉啊,沒事兒就上廟里為這丫祈福。不求他能有什么天大的成就,但求他能平平安安一輩子。

    時間一久,郭巴漸漸長大了。上了高中以后就認識了林凡這個損友,稍微了解了林凡的家境后就愈發明白老郭的不易,于是對他更加體諒。

    然后就莫名其妙地成了御靈人,可以說這是他始料未及的,咱祖上都是經商的,也沒聽說有這天賦啊。

    當然孩子有出息了,老郭肯定是高興的,當天就喝了二兩二鍋頭。然后對于郭巴御靈人方面的用度那真是慷慨的沒話說,隔三岔五就變著法地詢問郭巴錢夠不夠。他知道兒子資質不好,只能算中等,所以希望能在財力上幫幫兒子。

    可是他也只是個小商人,小錢不少,但大錢真的拿不出多少。現在進化一次靈獸動輒數十萬幾百萬上下,他這點家底是真的耗不起啊。

    于是他就一度覺得拖了郭巴后腿,更是愧對已經逝去的妻子。兒子明明有這個天賦,我卻不能把他培養成才,老郭覺得心里憋屈啊。

    幸虧后來林凡成了分析師,在這方面幫了郭巴不少,老郭對這個郭巴這個仗義的朋友那是打心眼里感激啊。

    他馳騁商場多少年了,什么樣的爾虞我詐沒見過,人情世故那一套最是清楚。因此也心里明白,林凡這種打心眼里和你交朋友的人有多珍貴。

    再從郭巴嘴里聽說了林凡父母的遭遇,明白這孩子也是個苦命人。將心比心之下,想想這孩子能一個人活得這么出彩,當真是不容易。

    于是老郭對林凡的好感度就更高了,甚至打算找個時間讓郭巴把林凡帶回家吃頓飯,好好感謝一下。

    但是林凡最近一直在忙,先是去南京公會交流學習,回來后又忙著拍賣會,還有巨鐮螳螂和傻熊進化的事兒。剛輕松下來一陣子,就到了開學,然后就是緊促的高三生活。郭巴也知道他沒空,所以這事兒就不了了之了。

    對了,說到高三,老郭就是一陣感嘆。兒子就是進入高三之后變的,整個人一回到家就往房間里鉆,拿起書就看,那真是廢寢忘食啊,都快要魔怔了。

    甚至有時候白天起來叫他吃早餐,結果發現整個人澡也沒洗衣服也沒換,就這么趴在書桌上睡了一夜。

    看著仍在埋頭苦讀的郭巴,老郭嘴角流露出欣慰但卻無奈的苦笑。轉身下樓,開燈,進入廚房,挽起袖子,開始下面。

    半小時后,老郭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面條敲了敲郭巴的房門,郭巴恍惚了下,看了看門外,說道:“爸,你還沒睡呢?”

    老郭假裝抱怨道:“本來是睡了的,結果半夜半夢半醒之間出來上廁所,被你房間的燈恍醒了,然后就下樓給你煮了碗面,嘗嘗?”

    郭巴接過面,狼吞虎咽了好一陣,含糊不清地說道:“那我下次換臺燈。”

    老郭笑罵道:“跟你開玩笑呢,開臺燈看不清,對眼睛不好。”

    郭巴仍然再狼吞虎咽,沒空答話。

    猶豫了一會兒,老郭還是開口道:“兒子啊,稍微注意點身體,別搞得太晚。”

    郭巴搖了搖頭,說道:“再怎么辛苦也就這么一年,我得跟上林凡那混蛋球子啊。”

    老郭被這個稱呼逗笑了,說道:“你倆這稱呼倒是有趣。”

    郭巴冷笑一聲,說道:“你是不知道這逼崽子有多欠,隨時隨地想當我爹。”

    老郭張了張嘴,又閉上。呆了好半響,硬生生憋出一句:“這小子是想跟我稱兄道弟啊。”

    “臥槽。”郭巴差點沒把面條從鼻子里噴出來,忙說到:“老爹你這邏輯有點優秀啊,你老實說,我這與生俱來的逗逼屬性是不是就是你遺傳給我的?”

    老郭:“竟瞎說呢,我從商這么多年,誰不知道我是個正經人,你這逗逼的性子,估計是隨你媽,她當年可跳脫了。”

    老郭本想繼續說說,但張了張嘴,終究還是閉上了。妻子和母親是這對父子心里永遠的痛,一般能不提及就不提及,雙方都在小心翼翼地保護著對方那根脆弱的神經。

    郭巴看老郭過來沒多久就直打哈切,于是道:“你回去睡吧,待會我自己把碗洗了。”

    老郭搖了搖頭,說道:“不急,今天晚上我陪著你。”

    郭巴詫異道:“你明天還要上班呢。”

    老郭道:“傻小子,學糊涂了?我晚飯的時候不是跟你說過嗎,我明兒個休息。”

    郭巴:“哦哦哦,對,給忘了。那也不行,你一大把年紀了,哪能跟著我一個年輕人熬夜。”說著就連忙起身,連推帶拉把老郭攆出了房間。

    看著關閉的房門,老郭笑了笑,自言自語道:“這小子。”

    (跪求推薦票和收藏)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