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無限電玩城 > 第九十七章 止于林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時系統提示方向的箭頭也已在陳羲視野里出現了,他順著箭頭的指向繼續向前行去,不多時,眼前已出現一片蒼翠的密林。

    在一望無際的曠野上尚且被一波波忍者偷襲暗殺,要是進了這密林當中,恐怕更是步步陷阱,危機重重了。但是系統指示的箭頭指向這片林子,不進也得進去。陳羲只能硬著頭皮入了密林。

    進入林中走了一陣,忽然身旁一棵大樹的樹身伸出一把雪亮的長刀,直向陳羲的脖子砍去。陳羲早有防備,縱身急退,同時一招虎嘯功就擊了過去,直接將那棵大樹斷為兩截。

    正在此時,他身后的兩棵相鄰的大樹中無聲無息地刺出兩把木槍,直向陳羲后背刺去,正在急速后退當中的陳羲,仿佛把背心直接像兩把木槍上撞一般。

    好個陳羲,連番的生死磨煉,血戰搏殺下,連他自己都不清楚,自身已經萌生了極強的第六感。這種第六感投射到游戲中來,令他一次次在危急時刻,依靠一閃即逝的第六感,提前化解從而化險為夷。

    此次也不例外,就在兩柄木槍正悄無聲息地刺出之時,陳羲猛地只覺背心一涼,在千鈞一發之際足尖一點,已由后退改為向右斜縱而出,同時掏出一枚小西瓜似得忍具爆炎雷,瞬時向后甩去。

    兩把木槍登時刺空,與此同時,爆炎雷已然滾落到兩棵大樹中間,轟隆一聲劇烈爆炸開來。

    陳羲剛往右側躥出,右方的一棵樹上陡然揮出六七根藤條來直接向身在半空中的陳羲纏去。

    陳羲大吼一聲,陡然揮出剛獲得的忍刀破風,一道熾烈的刀芒立時劈出,將那幾根藤條全部斬斷,陳羲落在地上,瞬間又掏出霸王之銃,舉起手槍便對藤條揮出來的方向連開數槍,直接將一個隱匿于樹上的人影射了下去。

    這一連串遇襲,閃避,反擊的過程快得猶如兔起鶻落一般,待到陳羲終于停住身形,他前后方已經影影綽綽出現了四個綠衣忍者。其中一個手持長刀,兩個端著木槍,最后一個戴著木制假面的忍者手中拎著兩根藤條,一根末端拴著鐮刀,另一根末端拴著飛爪。

    “望月流忍族林部中忍——精通高階忍術的忍者,且身體經過卡普公司高級基因強化改造,實力強大,能統率數名下忍一起作戰。”

    “望月流忍族林部下忍——精通普通忍術的忍者,且身體經過卡普公司基因改造,實力強悍,遠超常人。”

    陳羲一個探察獲取了四個忍者的信息,他不禁頭疼起來,剛才是風部,現在又是林部,這么說后面至少還有火部和山部。這第四關可真是夠讓人頭疼的。

    當下四個忍者發一聲喊,便一起攻殺上來,陳羲無暇和他們耗下去,當即一招炎帝赤龍訣發出,兩條火龍立時向四個林部忍者席卷而去。

    最終技能不愧是最終技能,熾炎火龍一出,立時將三個忍者吞噬。唯有那帶青木假面的中忍見機得快,化作一團青煙消失無形了。

    “奧義秘傳忍術——林隱術!”

    他剛消失無蹤,陳羲立時一個神猿拳向左后方的一株樹木轟了過去。只聽“咚”的一聲,樹干被生生打斷,木假面中忍立時慘嚎一聲,摔飛出來。緊接著陳羲掏槍連射兩彈,登時將那中忍爆頭而死。

    這倒不是陳羲已厲害到可以看穿那中忍忍術的地步,而是左后方的那棵樹是此時距離他最近的一棵樹罷了,他轟上去一拳就是想驗證一下自己的判斷。沒想到果然一擊得手。

    開了四個忍者掉落的箱子,陳羲又踏上前進的路程,此后一路上他連著又破了三次林部忍者的襲殺,終于來到密林之中一處溫泉的前方。

    但見藍天白云之下,蔥郁林海之間,碧草如茵,百花絢爛,清澈見底的溫泉當中,一個雪白如玉的身體正背對著陳羲在溫泉中入浴,一頭如黑色絲絹一般的長發輕輕飄拂在水面上,這一切美得仿佛不似人間,猶如一幅傳說中仙境的畫卷。

    那溫泉中的女子仿佛感知到陳羲的到來,慢慢站起身來,她依舊背對著陳羲,但那背影已然玲瓏曼妙到了極處。

    那女子左手一伸,憑空變幻出一根青碧色的發簪,而后手伸到腦后隨意轉了兩下,便將一頭黑發盤起。接著她右手一招,掛在溫泉邊竹架上的一件綠色和風浴衣便隨風飄了過來,輕輕披在那女子身上。

    女子慢慢穿好浴衣,用一根淺紫色的帶子扎在細細的蜂腰之間,而后慢慢轉過身來。

    直到此時陳羲方才見到這女子相貌,但見她面容甚美,一雙細長的鳳目微微彎起,臉上帶著風情萬種的媚笑。薄薄的綠色浴袍包裹著她的玉體,曲線玲瓏,望上去更添幾分妖冶邪魅。

    “藤林舞子——望月忍族林部首領,身為上忍的藤林舞子,統領林部五百忍軍,身懷秘傳林系忍法奧義,戰力極為恐怖。”

    陳羲正看著這女子的信息,那女子卻啟齒嬌笑起來:“異邦人,你這樣冒失的闖過來,驚擾了我的沐浴,真的是很失禮哦……”

    她的話雖是譴責,但語氣嬌媚,眉眼含春,卻全是挑逗之意。

    陳羲可無意跟她打情罵俏,這是戰斗闖關游戲,又不是RPG游戲,和NPC無聊的對話才是傻呢。

    他正尋思間,忽覺身后有異,急忙向一旁急躍。三根鋒利的樹枝陡然刺空,插在地上。

    陳羲身在半空之中,十來根生滿尖刺的藤蔓已然如怪蛇一般向他噬來。與此同時,四周的大樹上數百根尖銳的木枝直向陳羲射去,猶如籠罩了一片箭雨,地面上,數條粗大的樹根也已鉆出地面,直向陳羲的下盤撲去。

    一時間木箭、藤蔓、樹根從高、中、低三個方位狂襲而至,眼看陳羲就要死在鋪天蓋地的攻擊之下。

    陡然間,兩道赤紅炎龍憑空出現,狂嘯著左右盤旋,霎時將漫天木箭、藤蔓樹根等全部燒成焦炭。

    正是陳羲的炎帝赤龍訣大顯神威!

    “啪啪啪……”那喚作藤林舞子的綠衣女子一邊輕輕走出溫泉,一邊輕輕拍掌,媚笑著道:“精彩,精彩!能躲過我的忍法奧義邪林幻殺陣,你還是第一個人!”

    陳羲望著她,心中卻不以為意,實際上剛才情形看似兇險,但他一直心存警惕,剛才閃過背后的一連串偷襲,最后再用炎龍訣破招,他一直都是游刃有余的。

    可他卻不知,這一招最難的是藤林舞子一開始的魅惑之術,一般普通的玩家初次見到這出浴的美人,半遮半掩,春光隱現,且在溫泉中搔首弄姿,幾人能把持得住,自然是色與魂授,無聲無息便遭了其邪林幻殺陣的毒手。

    因此一般玩家打到第四關此處,總難免死上一次,縱使是多人闖關的,第一次團滅在此的也不是少數。

    可陳羲是什么人,那也是格斗之神見過大蛇,亞瑟王通過關的半資深游戲者了。連八使徒武藤妖子那關他都過了,這場面實在是有點小兒科了。

    事實上生化恐龍帝國這款游戲本就是針對黑鐵級或青銅初階游戲者設計的。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大多數游戲者并不是很熱衷。

    但創建電玩城的那股勢力一開始確實是有循序漸進的考量在內的。玩家一開始先接觸生化恐龍帝國、亞瑟王傳說等基礎級的游戲,經受低端的魅惑引誘,進行基礎的心性磨煉,而后在一步步地加深難度。去挑戰格斗之神、靈魂戰刃乃至于西游伏魔傳等高難度心志試煉的游戲。

    但是大多數玩家都沒有循序漸進的接觸這款生化恐龍帝國游戲,而是一窩蜂的去挑戰格斗之神了,自然紛紛碰得頭破血流,由此發出不到白銀難見大蛇的感嘆。

    有些新人游戲者聽相熟的老玩家說起游戲中這些心性考驗的關卡,都是嗤之以鼻,都覺得現代社會里,物欲橫流,誘惑多多,網上資源成千上萬,大家都是吃過見過的主,區區游戲里的誘惑又能大到哪去。

    殊不知這么想的人大都栽了大跟頭,要知道游戲中可是完全身臨其境的感受,無論是視覺、聽覺、嗅覺、環境、甚至溫度等等,更可怕的是那種直接作用于心魂的魅惑魔力,是比現實中的催眠術有更強大百倍的效果,絕不是現實生活中的簡單場面能相提并論的。

    不過這都是題外話,卻說那妖嬈的女上忍藤林舞子,一邊說一邊走出溫泉,就這么赤著一對白生生的玉足踏上草地,右手凌空一招,一柄長盡兩米的青翠竹槍便嗖的一聲飛入她的手中。

    竹槍在手,藤林舞子立時粉面帶煞,杏眼含威,嬌斥一聲,竹槍如一條青蟒一般,直向陳羲刺去。

    陳羲心中一凜,急忙側身避過,同時身形急沖向前,手成虎爪之形揮出,一條斑斕金黃的虎形氣芒咆哮著便向藤林舞子撲去。

    藤林舞子竹槍一抖,剎那間數百道槍影亂點而出,立時將虎形氣芒攪得粉碎,同時直向陳羲狂襲而去,眼看就要將陳羲用竹槍攪爛。

    “秘傳忍法奧義技——若林槍亂舞!”

    陳羲猛地掏出一物,形如機槍的槍身上前端是一個宛如小衛星天線的裝置,對準狂襲而來的繚亂槍影就扣動了按鍵。

    赫然正是那獲得自第三關的聲波湮滅炮。只能使用一次就需要補充能量的武器。萬幸的是地下抵抗基地的軍需官那里能夠充能,但是價格昂貴到五十張紙幣。所以一路以來陳羲都沒舍得使,此時陳羲面對這惡毒的槍陣已是危急萬分,不得不將這大家伙用了出來。

    漩渦狀的超聲波頓時發射而出,那數百道閃著碧綠妖光的竹槍槍影登時被生生遏制住,再難寸進一步。

    藤林舞子子銀牙緊咬,手挺竹槍拼命向前刺去,然而終究扛不住音波漩渦的恐怖威力,被生生崩飛出去數十米,直接撞回溫泉池中,猛然激起一片水花碎浪。

    如此良機,陳羲怎能放棄,當即身如利箭般飛縱追去,人在半途中,雙拳上已升騰起沖天赤焰,下一秒,他已落入藤林舞子近前,兩條熾烈猙獰的火龍已從他雙手中飆射而出,直接將藤林舞子徹底吞噬。

    “啊啊啊……”藤林舞子在烈焰之中發出凄厲恐怖的尖叫,整個人瞬間被燒為焦炭。

    突然,“嘭”的一聲,炎龍中的藤林舞子殘骸驀地化為一團白煙,白煙之中隱約一個殘破的木偶形態扭曲的倒在那里。

    “秘傳忍法奧義——木傀影身替!”

    “不好!”陳羲猛地一驚,急欲轉身,但一切為時已晚。藤林舞子瞬間出現在陳羲身后,她披頭散發,形如厲鬼,原本手中那根竹槍已消失無蹤,右手中卻持著她頭上那把青色發簪,狠狠刺入陳羲的后心。

    陳羲噗的一口鮮血噴出,生命瞬間見底,但他還欲回身再給那魔女一擊,然而藤林舞子閃著碧光的左手成爪,已然插進了陳羲的脖子。

    陳羲眼前一黑,游戲……結束了。

    唉!陳羲懊惱地長嘆一聲,自己還是大意了,太過急于求成。平心而論,這藤林舞子雖強,但也沒比風魔小次郎強上多少。明明自己繼續穩扎穩打下去,可以有七成以上贏面的。可惜自己過于急躁,在沒有萬全準備下就發了大招,結果被留有保命手段的藤林舞子反制一招,滿盤皆輸。

    在這游戲中就是這樣,有時間一個疏忽,一個大意,就只能是慘遭失敗的命運,如果是幾個人通關,那么偶爾的疏忽,還有同伴可以幫著補救,比如陳羲和肥坤二人闖關,陳羲就幫肥坤擋了好幾次破綻。但是如果一個人闖關的話,那真是一步都不能踏錯。陳羲仔細地思索總結著這次的失敗,心中也是有不少的感悟。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