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無限電玩城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紅衣將軍戈蘭多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整場戰斗不到二十秒,這就是有心算無心的壓倒性優勢。眾人隨時開始打掃戰場。

    這時胖子湊到墨靈兒附近,涎著笑臉問道:“嘿嘿,靈兒啊,追蹤飛彈只有兩發那么寶貴,你怎么就用在這一開始的地方啦?留在后面的惡戰中不是更好?”

    墨靈兒望了他一眼,道:“第一,我的機甲經過多次改進,每關能攜帶地飛彈不是兩枚而是六枚。第二,你覺得剛才的戰斗輕松是嗎?可是如果不在第一時間打掉那裝甲車的話,下一秒車上的30毫米機炮和重機槍就會向我們傾瀉彈雨,到時候我們面臨的將是一場苦戰。”

    她的聲音平淡,沒有任何感情色彩,但無形中仿佛帶著一股冷意,讓胖子臊眉耷眼地退到一邊去了。

    眾人打掃完戰場,又補充了一番彈藥和回復道具,然后便向入城檢查站殺去。

    檢查站的敵軍少了三分之一,這時再面臨眾人的雷霆一擊,自然很快土崩瓦解,眾人沒費多少力氣就掃平了檢查站,而后直入罪惡之城中。

    進得城里,越發顯出墨靈兒的巨大作用來。只見她領著眾人七拐八繞,東鉆西藏,竟連續繞過數個敵人的巡邏隊和檢查哨,最后連那個扼守著進入內城唯一大道的大型檢查站居然也被繞過了。

    這一路眾人幾乎兵不血刃,也就是在下水道里殺了些喪尸和變異怪物什么的而已。

    終于,墨靈兒帶著眾人一路順著下水道來到了內城的最核心,也是最終BOSS藍色暴君的魔宮——卡普大廈。

    “到了這里再往上就沒有捷徑可走了,上了大廈一層將是一場硬戰,不過以我們隊伍的實力來說,應該還是容易過得。”在走上通往大廈一層的電梯之前,墨靈兒對眾人說道。

    眾人點點頭,然后一起上了電梯。

    “叮!”隨著電梯大門的打開,一樓的情景清晰地出現在眾人面前。

    但見密密麻麻一大片敵軍正肅穆而立,嚴陣以待。上百名精英藍衣士兵、十個精英綠衣隊長、十個精英紫衣女尉官、四名精英黃衣校官,在最中間居然還端坐著一名頭戴金色鑲邊的軍帽,身穿紅色華麗軍服的白人男子,雙手拄著一柄鑲金軍刀,神情不怒自威。

    “紅衣將軍戈蘭多——罪惡之城軍事力量的統領,藍色暴君的副手,體內除了注射了多種強化基因藥劑外,本身還進化出了超能力,實力極為強大。”

    “士兵們,消滅入侵者!”紅衣將軍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戟指怒喝道。

    然而已經晚了,眾人在進入電梯之后便將技能蓄勢待發,

    電梯門剛一打開,便立時開始發難。

    墨靈兒肩上早已架好兩挺火蛇機槍,手里平端著金龍機槍,三挺大殺器立時開始噴吐火舌,致命的金屬彈丸如暴風驟雨一般向敵人掃去。

    陳羲雙臂平推而出,兩條火龍幾乎同時狂嘯而出,正是最終絕技“炎帝赤龍決”。兩條火龍直取位于中央部分的大小boss,因為機槍對于低端兵種威力強大,但是對于稍微強一點的boss就大打折扣了。

    因此陳羲這招不為功敵,只為牽制,目的是能拖延一眾校官、尉官、隊長幾秒鐘的時間,只待眾人清完雜兵,再收拾眾boss。

    孫白原一低頭躥出電梯張張開雙臂,他的雙臂立時化作千百只馬蜂般的的黑色飛蟲,嗡嗡鳴叫著向左側機槍掃不到的區域襲去。

    “地獄蜂潮——地獄使者專屬技能!”

    蕭雨也早縱上半空,左手單執忍刀,右手飛速結印,手中忍刀赫然發出璀璨的金黃色光芒,仿佛在大廈一層內誕生了一顆微型的太陽。

    “忍法秘傳究極奧義——大日光明咒!”

    隨著蕭雨一聲嬌叱,忍刀上的微型太陽立時疾射而出,從右側砸向了敵群。

    超女忍這游戲角色的七個技能分別對應日月地水風火空,其中日和月是終極大招。此刻陳羲終于見識到了大日光明咒,卻不知那關于月的奧義又是什么樣子。

    至于胖子則端著一把自動步槍跟著一起向敵人射擊。自由隊長的普通技能里沒有太好的遠程技能。一個喚做“曙光之錘”的遠程的大招每關只能用一次,在檢查站的時候倒是掉落出來,胖子也已經學習了。但是墨靈兒不讓他用,此刻只能端著步槍繼續打醬油了。

    一時間,彈雨瓢潑、炎龍狂舞、蜂潮肆虐、日光爆裂,四個大招幾乎橫掃了大廳內的一切,一干藍衣士兵猝不及防,被打得鬼哭狼嚎,死傷慘重,就連低等boss綠衣隊長,紫衣尉官也有兩三個第一時間就倒在了眾人的大招下。

    好個紅衣將軍戈蘭多,不愧是游戲中能混上個名字的角色,藍衣暴君的副手,罪惡之城的二號人物。

    他眼看眾人的技能狂襲而來,當下長嘯一聲,猛地跳了起來,手中軍刀驟然拔出,一道半透明的白色光幕立時出現在他的身前,將他自己與十來個環繞在他身邊的中小boss一起保護起來。

    “超能力意念之壁——紅衣將軍戈蘭多專屬技能!”

    雖然第一時間抗住了眾人的大招偷襲,但這家伙畢竟只是個二號boss,獨力抵擋四個大招的侵襲還是力有不逮,支撐了片刻,那鑲金軍刀便逐漸彎曲起來,透明光幕就有內陷欲崩之勢。

    “哼!”戈蘭多怒哼一聲,左手成掌向前疾推,立時止住了光幕崩潰之勢,但他也絕不好過,陳羲此時目力已遠超常人,清晰地看見兩條細細的血線自紅衣將軍的眼中流了下來。

    陳羲頓時一個探察丟了過去,果然發現紅衣將軍的血量竟已少了十分之一。

    終于,大招持續的時間到了,大廳內已是一片狼藉,遍地俯尸。只剩下中間的紅衣將軍以及十來個個中小boss 還站在那里。

    “該死!給我上……殺光他們!”戈蘭多仰天厲吼,狂怒已極。

    他身后四名黃衣校官立即啟動了變身,這次變身比上次更加徹底,四個校官的身形暴漲,上身的軍服都被撐破,露出渾身布滿鱗片和條紋的皮膚,整個腦袋都變得像迅猛龍的頭顱一般,簡直宛如四個恐龍人怪物。

    剩下的七八個綠衣隊長和紫衣尉官也各自掏出飛刀和電鞭,跟著四個恐龍人惡狠狠地殺了上來。

    然而眾人早有后著,只見孫白原驀地雙臂一揮,地上有二十多名被地獄蜂群鉆入身體而死的藍衣士兵,陡然一個個跳了起來,如瘋魔一般向眾大小boss撲去。

    四個恐龍怪人和綠衣隊長、紫衣尉官們猝不及防,立時被不少士兵尸體撲中,饒是恐龍怪人再強悍,也是身體一滯,更不要說遠弱于恐龍人的綠衣隊長和紫衣女了。

    有這一瞬間的停滯便已足夠,眾人第二波技能已然準備就緒,瞬間就劈頭蓋臉地砸了過去。

    墨靈兒依舊是三挺機槍射擊,大有子彈不要錢之勢,不過這次小丫頭打得是短點射,三挺機槍一挺招呼一個黃衣校官,槍槍向敵人的面門要害招呼過去,打得又刁又狠。

    孫白原在原地加緊控制著一具具被他操縱的士兵尸體前仆后繼地向敵人撲抓拖抱,只為多延遲一下敵人的時間。地獄使者這記大招的恐怖之處就在這,雖然是群攻技能,只對敵兵有奇效。

    但擊殺了敵兵后便能有限度的控制敵人的尸體,在對敵當中效用奇大。當然,在孫白原召喚回植入敵兵體內的自己身體組織之前,他也無法再使用別的技能了。

    與此同時,陳羲身上已是黃光四射,但見他猛地一拳錘在地上,地面上登時橙黃色的光焰一閃,兩條黃色光龍半隱在地下,飛速地向敵人撲去。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地面崩裂,碎石亂飛,兩條黃龍狂烈地在敵群中炸響。四五個原本就受傷半血的小boss再也承受不住,一個個慘嚎著倒地而亡。原本被墨靈兒的子彈打得抬不起頭來的恐龍人,更是首當其沖,一個恐龍人雙腿被黃龍炸得齊膝而斷,也是哀鳴著滾倒在地上。

    “該死,竟敢如此猖狂!”正站在后面回復能量的紅衣將軍眼看手下一個個被眾人殺死。不禁怒發欲狂,當下放棄了回復體力,猛地舉起軍刀,刀尖上驟然亮起一點刺目的金芒,顯然就要發動技能。

    然而在他頭上,陡然顯出一彎銀白色的月牙,陳羲突然發現,身邊的蕭雨竟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消失無蹤了。

    下一剎那,蕭雨的身形已出現在那彎銀白色的月牙當中,忍刀猶如一道銀色閃電,狂劈而落。

    “忍法秘傳奧義技——月讀幻殺斬!”

    這一刀的刀光凄美到了極處,使用的時機也妙到極處,恰好就在紅衣將軍戈蘭多蓄力發動大招之時。

    霎時間,刀落,光寒,血濺,人撤。戈蘭多在千鈞一發之際,歪了歪脖子,讓這一刀生生劈在他的肩膀上。而他強忍劇痛,抽身飛退數步,雙目死死盯著蕭雨,又驚又怒。

    此時在眾人狂猛的攻勢下,所有的中小boss已然全滅。在一片狼藉,滿地瘡痍的大廳中,只留下虎視眈眈的五人與中間血跡斑斑的紅衣將軍。

    “這是你們逼我的,該死的抵抗者,納命來吧!”戈蘭多絕望地狂吼一聲,猛地拋掉手中的軍刀,渾身開始散發出血紅的光芒,“看我的終結之技——絕滅之光……”

    誰知眼前的蕭雨冷笑一聲,驀地輕輕一轉手中忍刀。就聽蓬的一聲,戈蘭多肩頭上那被蕭雨月之奧義技深深斬開的那一道傷痕,竟然又陡然炸裂開一道銀光。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