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無限電玩城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神武門的秘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啊!”

    牛將軍也在爆炸中負了重傷,左臂軟軟地耷拉著,此刻眼看眾人瘋狂向自己攻來,不禁怒吼連連,舉起右臂護住頭臉,運使蠻牛功拼命抵御著狂暴的攻擊。

    “靈鹿真氣壁!”那靈鹿子急忙施展出一道淡青色的光壁,正出現在牛將軍面前,登時將狂暴的槍彈擋下來大半。那邊玄熊子早已身子一低,便如一輛重型坦克一般沖了過來。

    “熊羆撞!”

    陳羲見狀立時也是一個熊羆撞迎了過去,二人就如兩輛相對高速行進的列車一般,狠狠撞在一起。

    然后,陳羲就如出膛炮彈一般被撞飛出去。但玄熊子和后面的靈鹿子都是一愣。

    “這是……”

    “是本門功法?”

    正當此時,玄熊子頭頂上陡然現出一輪銀月的幻象。原來是利用空隱術潛伏而至的蕭雨出手了。

    冷艷的刀光一閃而逝,再看玄熊子已單膝跪倒,脖頸上出現一道血線。

    “嗷,竟敢傷我,看我熊王碎山拳!”

    玄熊子暴吼一聲,舞起巨拳帶著一股黑色的熊形罡風便向蕭雨擊去,怎奈蕭雨早有準備,一個疾風術瞬間閃開。

    “哇呀呀……我讓你閃、閃、閃……”玄熊子狂性大發,剎那間連揮數十拳,剛猛的拳風狂沖亂突,可就是沾不到蕭雨半片衣角。

    從遠處看,就仿佛一頭黑熊沖著一只燕子揮爪上下亂撲,但那飛燕輾轉騰挪,左右翻飛,就是讓黑熊無法撲到。然而玄熊子這樣發狂亂打,脖子上的創口已經噴射出一道細細的血箭。

    “三師弟,撤回來,運功療傷!”靈鹿子一邊運功幫牛將軍抵御槍彈攻擊,一邊發現了情況不秒,立時高聲喝道。

    然而玄熊子已然失去理智,又怎么能聽得進去,正當他繼續發狂般攻擊蕭雨時,陳羲已經從地上爬起來,飛掠而至,一招炎帝赤龍決便轟了出去。

    兩條炎龍相繼炸在玄熊子身上,立時燃起一團火云。玄熊子雙臂護頭硬抗了這一擊,陡然驚呼道:“炎帝赤龍決!你是……”

    他話未出口,后背又是被蕭雨狠狠劈了一刀,這時眾人已收回槍械,各使技能殺了過來,可憐玄熊子已然剩下不到三成血量,生生被眾人轟殺。

    “啊!三長老……”牛將軍見了玄熊子的慘狀,不禁悲怒欲狂,拖著重傷的左臂便怒吼著沖了上來,但誰知就他一個孤零零沖上去,被眾人圍著一頓技能狂攻,很快就步入了玄雄子的后塵。

    “二長老……為,為何……”臨死前,牛將軍瞪著一雙眼睛,呆望著后面默立著而不出手的靈鹿子,不解地嘟囔了一句。

    眾人也是驚奇,自打陳羲用了一招炎帝赤龍決后,那靈鹿子就呆呆地站在原地,宛如中了邪一般再也一動不動了。

    墨靈兒卻是已有多次見過此景,當下率先便向靈鹿子走去,眾人跟著上前,直到離近了才發現,那靈鹿子已是滿眼含淚,面容復雜之極,仿佛又悲又喜,又帶著深深的愧疚。

    待到靈鹿子終于看清陳羲所操縱的李杰龍之時,她再也按捺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小師弟,真的是你嗎?錯不了的……這招炎帝赤龍決,只有身具神武門主血脈的人才能馭使啊!”

    靈鹿子說完,忽然走上幾步,一手緊緊抓住陳羲的手,一手抬起來輕輕撫摸起陳羲的臉頰。

    “小師弟,真的是你!一晃二十年過去,記得當年,你只到師姐腰這么高……”

    這下大家都尷尬了,尤其是陳羲,電玩城里的游戲都是身臨其境一般的,陳羲現在能聞到靈鹿子身上的香氣,感受到她手中的溫暖,能感受到她柔軟的手撫摸自己臉龐的感覺……可這他喵的算怎么回事啊!

    “堅持,劇情推進!”墨靈兒小聲提醒了陳羲一下,然后繼續和眾人一起看戲。

    “當年師父離奇暴斃,緊跟著小師弟你又失蹤了,門里群龍無首,是大師哥接了門主之位。然后他開始與卡普公司勾結,搞出這一場人間浩劫來……”

    “我勸過,求過,但他不聽,說是要借助卡普公司之力,再與本門神功結合,完成神武門千年的夢想長生不死之術和起死回生之法……他說要復活師父。可我知道……他是騙人的,他早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溫柔開朗的大師兄了……”

    說到這,靈鹿子聲音逐漸低沉起來,陳羲驚詫地發現,靈鹿子臉上的五官都開始流出血來,尤其是那一雙麋鹿般的大眼睛,更是汩汩滲出兩行血淚。

    “我們都被長生不死蒙蔽了雙眼,淪喪了良知,三師弟、四師弟、五師弟一個個性情大變,門中開始大量招收奸邪之徒,原本的忠義之士則散的散,死的死,我勸過,求過,甚至想過離開……”

    “但他利用我的感情,一次次的騙我……終于,大災變來了……我們都有罪,該是贖罪的時候了,小師弟,你是加入了抵抗者組織吧,呵呵,真好,神武門犯下的罪,就應該由神武門的人自己來贖……小,師弟,答應師姐……毀滅這里,毀滅整個虎帝城,讓一切罪惡全部……終結!”

    說到這里,靈鹿子再也支撐不住,她顫抖著一件物事塞到陳羲手中,然后緩緩地軟倒在地。

    一陣夜風吹過,靈鹿子的身體竟瞬間化為滿天晶瑩的光塵,隨風而去了。

    陳羲一看掌心,卻是一塊褐色的玉石令牌,牌上雕刻著一只精美靈逸的梅花鹿。

    “靈鹿令——神武門靈鹿流武學的象征,靈鹿流宗主的宗主令牌。

    陳羲望著手中的玉牌和漫天飛舞的光屑,心里也不知什么滋味。

    “雖說這一段話好像三流武俠片的橋段,可是大概其也知道了這個神武門過去的秘密了!”孫白原搖了搖頭道。

    “這段話信息量好大,應該是這個女人和那個大師兄有不得不說的故事吧,最后因為傷心絕望加內疚自盡了,嘖嘖,可憐啊!嗯,師父的暴斃有疑點……”

    “還有那句只有繼承神武門主血脈的人才能使用炎帝赤龍決是啥意思,難道功夫俠是繼承神武血脈的人,就是那個暴斃師父的孩子。”肥坤的八卦之魂不禁燃燒起來,喋喋不休地絮叨起來。

    蕭雨聽得不耐,瞪了他一眼,陳羲上去拍了胖子一下,笑道:“行啦,別貧了,打掃戰場了!”

    眾人結束議論,開始搜索起戰場來。這次的戰場可謂是闖關以來最為慘烈的一場,遍地的金屬碎片,遍地的殘尸斷肢,遍地的血漿肉泥。

    要說眾人不惡心是不可能的,但是一次次尸山血海殺出來,怎么著抵抗力也該練出來了。眾人一番收集,得到了玄熊子掉落的金箱,牛將軍掉落的銀箱,以及另外兩個高級門徒掉落的銀箱,和數十個青葙、黑箱。

    陳羲二話不說,立時又開始了開箱子這種令人感覺舒暢的活計。

    “熊羆令——神武門熊羆流武學的象征,熊羆流宗主的宗主令牌。”

    “牛王盔——防御性裝備,裝備后能使游戲角色的防御力提升,裝備自帶技能蠻牛角殺。”

    “神武丹(3/3)——使用后能使服用者全屬性增加10%,持續時間一分鐘。”

    “金龍機槍……”

    令人驚喜的是,為了換取超女忍的真天誅技能,小隊忍痛賣出去的金龍機槍,竟然又開出來了。再加上一大堆藥劑彈藥,大大彌補了眾人的消耗。

    收拾停當,眾人再度出發,直向此關最后的關底所在——虎帝城的皇宮而去。

    別看這城寨破破爛爛,可這皇宮卻修得雕梁畫棟,雄武巍峨,金燦燦的琉璃瓦與朱紅色的圍墻、漢白玉的石雕都彰顯著山寨古代華夏皇宮的氣勢,不由給人一種來到橫店影城的感覺。

    更令人有違和感的是,整座皇宮中所有的建筑裝飾沒有一條龍,該是龍的地方都換做了虎。比如玉階上的圖案本來應是龍鳳呈祥,現在卻變成了虎鳳呈祥。

    “擦,這真是山寨故宮啊,還是低仿版的。”胖子搖頭晃腦地道。

    當眾人走到虎帝城皇宮之前那高達數十階的漢白玉臺階時,墨靈兒突然停住腳步,扭頭對陳羲道:“接下來的BOSS戰,你將是最重要的一環,加油,相信自己!”

    陳羲聽得一頭霧水,剛想再問,墨靈兒已率先拾階而上,眾人一起上了臺階,直接步入了那釘滿銅釘的朱紅大門。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