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無限電玩城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酒吞童子血統卡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陳羲正凝神看著介紹,陡然被嚇了一跳,這時大殿內燭火一搖,已出現一個紅衣男子的身影。

    “林君,遠道而來,不如坐下喝一杯美酒如何?”

    陳羲只見那男子面目陰柔俊美,與板垣征夫幾乎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板垣征夫是一頭黑發,而眼前的這家伙卻是一頭紅發,他身上也是赤紅色的和服,盤膝坐在矮幾之前,不知何時,那張矮幾上已多了一壺酒,兩個杯子。

    “哦,忘了自我介紹,真是失禮了,在下板垣毅夫,初次見面,請多多關照。”

    陳羲沒心思和一個游戲角色寒暄,當下也不說話,抬手一記龍牙拳便攻了過去。

    板垣毅夫盤膝端坐不動,一掌卻早已直劈而出,立時掀起一道血光,登時將陳羲的龍牙拳風抵消。

    “有意思!”板垣毅夫狂笑一聲,猛地抬手一招,矮幾上的酒壺內登時飛出一道酒箭,被他直接吸入口中。剎那間,板垣毅夫周身散發出一層血紅妖光,抬手揮出十余道血色風刃,便向陳羲襲去。

    “鬼式.血刃亂風拳!”

    陳羲立時雙臂向外一振,登時發出兩道匹練一般的龍形氣勁,繞著陳羲盤旋飛舞,頃刻間將那十余道血紅風刃化解。

    “鬼吞式.巨口噬!”

    板垣毅夫雙手一推,驟然幻化出一個巨大的赤紅色鬼頭幻象,張開血盆大口便向陳羲咬去。

    “青龍探爪!”

    陳羲早已非昔日的那個菜鳥,如今反應遠超常人,眼見巨型鬼頭一現,立時一招青龍探爪施展而出,瞬間將鬼頭沖散。

    “八嘎,再接我這一招,鬼王式.百鬼夜行!”

    板垣毅夫眼看自己數招都被陳羲壓制,不禁狂性大發暴吼一聲,瞬間周身血光大作,數丈長的血光暴漲而出,一個個魑魅魍魎,妖魔鬼物的幻象如潮水般狂涌而出,或如鬼女,或似貓怪、或似蛇人,或似骷髏,更有傘扇燈籠,鴉鼬犬馬……千奇百怪,不一而足。眾鬼物輕而易舉地將青龍探爪的氣勁絞得粉碎,而后密密麻麻地便向陳羲撲去。

    “九天龍翔掌!”陳羲早有防備,眼見敵人大招已出,立時將早已蓄勢待發的九天龍翔掌轟了出去。

    蒼茫狂烈的青龍狂嘯而出,那無數鬼怪魔物,一觸青龍光焰,立時如被沸湯潑雪一般,紛紛哀嚎著消融湮滅,眨眼之間,無數鬼物全部化為烏有,九天龍翔掌的余勢不消,徑直向板垣毅夫襲去。

    “該死.!啊……”板垣毅夫凄厲地長聲嘶吼,瞬時便被青龍幻像吞噬。

    待得光焰散盡,但見板垣毅夫的身軀已然破損不堪,半邊的身子幾乎被燒為焦炭,原本的翩翩俊美佳公子,此刻竟如厲鬼一般駭人。

    “可,可惡……是你逼我的,”板垣毅夫如鬼嚎似得怒叫一聲,猛地舉起雙臂,仰天狂嘯起來,“天鬼式.酒吞童子降臨!”

    話音未落,他的身形已然暴長起來,轉眼間已化作一個身高十米開外,渾身皮膚血紅的巨鬼。

    但見那紅色巨鬼,一幢小房子般的巨大頭顱上生出三根如長矛一般大角,猙獰可怖的巨臉上長著五只怪眼,當真恐怖之極。

    “呵,還真是酒吞童子。”陳羲微一冷笑,他看得雜書不少,自是知道日本百鬼中最強的便是大天狗、酒吞童子和妖狐玉藻,上次游戲時他就有此疑惑,這次果然驗證了他的猜想,想不到魔之使徒板垣征夫還有一個弟弟——鬼之使徒板垣毅夫,是他擁有了酒吞童子之力。

    “早等你這招了,受死吧,青龍顯圣!”陳羲長嘯一聲,第一時間便祭出了自己的最終絕技青龍顯圣。

    結局是顯而易見的,便是巨鬼化的酒吞童子也抵受不了青龍顯圣之神威,瞬間便被化為飛灰,游戲也隨之進展到了下一關。

    第八關,對戰東條教主也是極為順暢,沒費多大力氣便將其變身的大天狗擊殺,陳羲終于來到了最后一關,再次面對最終BOSS大蛇了。

    大蛇還是那樣兇狂暴虐,甚至比上次還要強大幾分。但此時陳羲也非昔日的陳羲,他不但借助魔神巴爾的指點,領悟了以神識融入技能的境界,更是擁有了青龍之血,實力雖然沒到白銀中階卻也只差一步之遙。

    因此他對戰大蛇雖然還是險象環生,但最終都被他化險為夷,最后憑著神識駕馭青龍顯圣的技能,還是將大蛇一舉擊殺。不過他也只剩下一絲絲的血量,可謂贏得兇險之極。

    不過陳羲也徹底松了一口氣,看來這格斗之神自己也能進入穩定的收獲期了,想起第一次游戲時第二關就被山本龍一秒殺的情景,至今雖然不過兩個來月,卻恍如隔世一般。

    進入抽卡空間后,抽了一張黑鐵卡“M1911勃朗寧手槍——羅伯特.木村的愛槍收藏品”、一張青銅技能卡“虎裂爪——白虎武者技能”。

    手氣不佳啊!聯想起方才生化恐龍帝國三張黑鐵卡的事情,陳羲不禁一陣煩躁,仔細觀察了第三次出現的四張卡牌背面,瞬間腦海中靈光一現,登時猛地一選……

    赫然是一道金光閃耀,終于出金卡了!但見卡面上,剛剛還見過的板垣毅夫盤膝而坐,手持酒壺,邪魅而笑,背后則升起酒吞童子的巨大魔影。

    “酒吞童子血統卡(板垣毅夫異化版)——使用該卡牌,將具備酒吞童子的殘缺血統與大蛇使徒基因相融合的妖化血統。(注:使用者必須事先具備大蛇初級使徒的血統方能使用。)”

    陳羲撇了撇嘴,雖然是金卡,但看來也是大家都用不上,只能賣出去的貨色了。

    當下退出游戲,又回到眾人的集合位置,只見大家都已聚齊,正是有說有笑,歡樂無限,顯然收獲都是不錯,唯有胖子失魂落魄地站在一邊,陳羲知道胖子是犯了相思病,也只能等到晚上回去后和孫白原一起勸他。

    “怎么樣?陳羲哥收獲如何?”小天一見陳羲,立時上前笑道。這孩子因為家庭原因,本來很是孤僻叛逆,但自從進入電玩城,認識了白猿、蕭雨、坦克等人,他是發自內心的把大家當做自己的親人一般。十分珍視這份感情,自從陳羲融入小隊后,明顯感覺到了這一點。

    陳羲搖搖頭笑道:“僥幸通關了,但沒什么大收獲,就一張金卡,還是得賣給系統的貨。”

    說著陳羲就掏出會員卡,向大家展示了新得到的酒吞童子血統卡,卻發現大家都呆呆地不說話了。

    “不是吧……陳哥,這張卡你要賣給系統回收,簡直暴殄天物啊!這是八使徒上三使的隱藏卡啊,上三使的功法卡和血統卡都很難出的好不好!”小天第一個叫了出來。

    “這么說,這張卡能賣高價?”陳羲有點不相信地問道。

    “那當然啦!”小天欣喜若狂地道,“大蛇八使徒的血統卡之中,上三使和下五使可是有著本質區別的。下五使得血統卡雖然也是金卡,但基本上沒有太大的提升空間,就是一個黃金級的血統而已。”

    “但是上三使的血統別看也是金卡,可都是具備升級到暗金級血統的高端卡,而且傳說中集齊八使徒血統就能合成大蛇血統卡,這上三使的血統卡更是不可或缺的啊!”

    這時孫白原也在旁道:“是啊,陳羲你進入電玩城時間不長可能不知道,下五使血統卡的出現率還是挺高的,基本上我們每個人都至少見過幾個,但是上三使的血統卡到現在為止也沒出過幾次,公開出來的好像就兩三次吧!你想想,將近兩年的時間,整個電玩城里僅僅出現過幾次,那是什么概率?”

    “而你手里的這張鬼之使徒血統卡,以前更是從來沒出過,當然這是公開的渠道上沒出過,不排除有人暗中抽到而不公開出來。不過僅從目前電玩城里的高手來分析,應該是沒人抽到過的。”

    陳羲望著自己手里的會員卡,不禁呆住了,看來自己還真是低估了這張酒吞童子血統卡啊!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