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豪門追婚令 > 第三十三章 溫柔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什么事?”

    “你耳朵靠過來。”軻俊俏揚揚眉,朝他招了招手。

    “女人,想耍花樣?”

    軻俊俏翻了個白眼,“不然你們兩個都過來,就不怕我耍花樣了?真搞不懂你們這些人,什么事情都想得那么壞一樣,我長得很像是壞人么?我是會做那種事情的人么?”

    “資料上就有說,你經常耍詐。”

    經常?耍詐?耍她妹阿!

    軻俊俏瞇了瞇眼,加深了笑容“是你們不聽的,別怪我不說,到時候拿不到錢……”說著,軻俊俏很適時的頓了一下,眼睛瞥了一眼,然后無所謂似的移開。

    兩人一愣,懷疑的對視了一眼,質問道:“你剛剛想說什么?什么錢。”

    “白家是不是沒有給你們錢?”軻俊俏問。

    兩人看了一眼,笑道:“我們的雇主不是白家。”

    “總之就是跟白家有關系的人,不然也不會讓你們來lun奸給她報仇了。”

    “……”

    軻俊俏見兩人猶豫,就知道自己肯定沒有猜錯,笑容更大了“如果我沒有猜錯,應該是跟白家關系很不錯的,但是在我們這圈子里,沒有一個跟白家關系好的。可能就是有人冒充有錢人,然后把你們請來,等完事后,他們就算賴賬逃走了,你們也拿他們沒辦法。”

    兩人一聽,像是有點道理一樣,但是下一秒就笑了起來“你太天真了,想賴賬,得先問問我們同不同意。但是現在,應該要先把你做了再說。”

    軻俊俏一頓,可是還沒有反應過來,雙手已經被他們抓住,整個身體重新被壓回到了床上。

    “阿西吧!”怒罵一聲,軻俊俏睜著著起來,可是被兩人死死按著,甚至有一人跨著軻俊俏身上。

    “乖乖的,我們會很快的。”說著,大手已經開始拉住軻俊俏的衣服,拉斯——

    砰——

    兩個聲音一同響起,軻俊俏咬著牙,膝蓋正好抵住男人的頸椎,但是因為這一下,她的膝蓋嚴重受傷。而男人的臉色也相當不好看,頸椎是人體最脆弱的地方之一,被這樣狠狠的撞一下,等同于拿了塊石頭砸在身上。

    “抽女人,敬酒不吃吃罰酒。”

    “廢話那么多,快上,浪費了這么多時間,你不來我就先了。”另外一個看著眼急了。

    “馬上就好了。”

    臉色鐵青的低下頭,看著軻俊俏的眼幾乎要把她活剝了一樣。

    軻俊俏調整呼吸,在男人底下頭來快埋在她身上的時候,重重的砰的一聲,猛的砸到男人眼窩去。

    軻俊俏還特地挑的是手機一角的部分,這一下疼的男人喊爹喊娘,捂著眼睛蹦跶的跳開

    另外一個男人一看,眼神鎖定在軻俊俏的手上,抓住軻俊俏的手猛的一翻,軻俊俏吃疼,不得不松開手機。

    “臭女人,花招還挺多的。”

    軻俊俏臉色發白,看著男人,突然一個抬腿旋風腳踢到男人身上。

    男人沒有防備,馬上被軻俊俏踢到在地,趁著這時候,軻俊俏跑下床去,膝蓋因為撞了男人的頸椎,走路一蹶一拐的。

    身后的男人回過神來,立馬跑過來把軻俊俏抓住。

    “想跑?”

    “放手。”

    “沒門。”

    軻俊俏咬著牙,一把抓住男人的手,捏住手腕上的動脈,與此同時迅速一翻,把男人拽到自己跟前然手反過手抵在地上。

    動脈對人體的重要性,也可以決定一招之間的勝負。

    軻俊俏膝蓋抵在他背部,因為沒有什么好威脅的東西,她鎖定用手抓住他的喉嚨,用力的往后掰。

    而另外一個保鏢卻是冷笑的著,眼神全是不屑。

    軻俊俏捏住那人的喉嚨,也不動聲色,卻發現這兩個人根本就不把對方的死活看在眼里。

    “你不怕他死么?”

    男人哈哈大笑“有什么好怕的,我還希望他死了好。”

    “希望他死?”軻俊俏不解,但是十有八成已經猜出什么來了,人為權為利,如果這樣的話,把這個人殺了還給他占了便宜。

    “哈哈快殺吧,發正沒有他我也省點心,但是你我還是得要。”

    說著,一把朝著軻俊俏撲過來。

    軻俊俏眼神一滯,下意識站起來,可是誰知道被她劫持的那個人居然抓住她的腳,猛的用力捏著。

    “阿!”骨頭一聲碎裂的聲音清楚的傳來,幾滴冷汗迅速在額頭掉落。

    比起景北辰上一次有節制的弄傷她,這一次根本就沒有留情。

    “臭女人,這樣看你怎么跑。”男人說著,臉上的淫笑越來越濃厚,雙手摩擦著,順勢就撲了上來。

    軻俊俏現在已經有點狼狽,體力跟他們兩人比也有點懸殊。

    正當她想著怎么躲的時候,一道黑色的身影爬到她前面,只看到一只手抵住男人的喉嚨。

    動作狠辣,出手更是毫不留情。

    軻俊俏一愣,猛的轉過頭去,就看到景北辰此時正站在她身后,英俊的面孔冷沉得可怕,五官像是被暈染過冷霜似的,一看就讓人比爾三尺。

    隨之而來的還有身后一大群穿著黑色西裝的保鏢,用不到幾秒的時間,頓時把整間別墅都充沛了。

    這一刻,軻俊俏不知道該怎么說,只知道這一刻的景北辰是憤怒的,而她,是感動跟慶幸的。

    你現在才來。”

    景北辰低下頭瞥了一眼,眉毛微微一蹙,長腿猛的把那人踹到一旁去,然后蹲下來看著軻俊俏。

    “你是真傻還是假傻?一個人單槍匹馬就跑過來,準備來送死?”說著,冰冷的眸子掃向她的腿,眉毛微微一蹙,伸手去碰。

    軻俊俏倒抽一口涼氣,“你輕點,疼的很呢。”

    她最怕疼了,比上一次景北辰傷她的時候疼多了。

    景北辰收起手,掏出了電話給肖易君打了過去,說了幾句就掛掉電話,伸手把軻俊俏抱了起來。

    軻俊俏靠在他身上,可能因為渾身疼的緣故,竟沒有注意到在他懷里已經是自然而然。

    突然,腦袋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的在景北辰身上靠起來“我姐呢?”

    “在車上,被送回去了。”

    “哦。”應了一聲,軻俊俏重新靠了一回去,身上的疼不僅僅是小腳上,連同大腿根部跟頸椎都是一陣陣的疼,眉毛越擰越緊,軻俊俏卻沒有喊出來。

    景北辰來到車前,把她放到后座位上,前所未有的溫柔。

    軻俊俏五官糾結到了一起,可還沒有等他放下,軻俊俏已經是倒抽了好幾口涼氣。

    景北辰一見,索性又抱在身上,連同自己也坐了進來。

    “錫風,你來開車。”

    “是。”

    車子緩緩行駛,本來邁巴赫的速度就是比較快,可此時確是慢的離譜。

    景北辰抱著軻俊俏,一手托住她的腿,生怕她的腳磕著。

    軻俊俏靠在景北辰懷里,煞白的小臉埋在他肩膀上。

    景北辰低下頭看了一眼,伸出手指撥開她臉上幾根碎發,清楚的看到懷里的女人糾結在一起的五官。

    “怕疼?”

    軻俊俏抬頭看了他一眼,沒心情跟他貧嘴,只淡淡的應了聲“嗯。”

    “那你還敢一個人就進來?”他就是去停了下車子而已,結果一回頭,就發現這個女人不見了。

    軻俊俏低著頭,她給景北辰的印象就是人渣,可她當看到景北辰出現的時候,心里確是有那么丟丟的感動。

    ”你怎么會過來的?”

    “我沒說我不來,是自己太心急了。”

    “有嘛!”軻俊俏聲音低低的,她知道自己是有點心急了。“對了,白青青他人呢。”

    “跟他爸關在一起。”說這話的時候,景北辰的眼神緩緩的瞇著,他本來以為白青青會利用軻素素來威脅他們,但是來的時候,軻素素一個人在外面等著,順勢就捉住。

    可是,誰知人身上越來越讓人覺得恐怖。

    “景北辰??”

    軻俊俏眨了眨眼,好像覺得男人似乎比剛剛更生氣。

    “嗯?”

    “額……沒事。”軻俊俏呵呵的笑了兩下,靠回他懷里。

    想到今天在爺爺家出來的時候,今天自己這么對景北辰,現在景北辰還救了自己,不得不承認,她對這個男人,有幾分改觀了。

    眼睛望著車窗外一閃閃過的路邊夜景。

    等車子停下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四點多的時候,軻俊俏靠在景北辰懷里睡的很沉,景北辰拿起旁邊的外套披在她身上,然后抱著她走下車。

    景宅里頭的醫療團隊已經準備就緒,一見到景北辰進來,立馬裝退并齊。

    肖易君坐在沙發上,旁邊是剛送過來的軻素素。

    “誰把她送到這來的?”景北辰一看,立馬冷聲問道。

    肖易君抬起頭,玩味似的笑了一下“有什么不能送來的,雖然知道你家里不招待女人,但是她以后有可能是我的女人。”

    什么邏輯?

    肖易君笑著,又低下頭給軻素素檢查。

    景北辰低下頭看了一眼熟睡的女人,直接抱著就往樓上走去。

    “等會上來給她檢查。”

    “OK,去吧。”肖易君做了個OK的手勢,但是眼里的笑意有增無減,誰會想得到,一向霸道冷酷的景北辰,居然抱著女人回來了,還把自己的衣服蓋在她身上。

    嘖嘖,看來軻俊俏真挺不一樣的。

    而這時,錫風處理好了外面的事情也走了進來,看到肖易君這一幕,不禁問道:“你真的喜歡這個女人?”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