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豪門追婚令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強、奸未遂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好。”軻俊俏點點頭,順著房間號找過去,發現這是一間單人vip病房,在這種人員密集的醫院還能住進vip病房,一般人就算是破了腦袋,都只會安排在普通病房,一個vip病房的錢得是普通病房的好幾倍。

    剛剛在辦公室的時候軻俊俏只是好奇楊琳兒找景北辰,現在卻是心疼那個小女孩。

    “你先在這等著,我自己進去。”軻俊俏對錫風說道,她怕錫風性子急,一言不合再把人家揍一頓怎么辦。

    錫風透過百葉窗看到里頭的情況,除了躺在床上的還有另外三個男的,都是三十多歲的男人。“不行,小姐你要是有點什么意外,老大會把我殺了的。”

    “……”好像是會,軻俊俏居然無言反駁。“好吧,那你進來不要嚇到人家。”

    錫風低頭看看自己,很嚇人嗎?

    軻俊俏推門而進,坐在床上的男人第一個看到她,看她的時候眼底就帶著赤裸裸的調戲,“喲,這是誰家的妹子走錯病房了。”

    軻俊俏白了一眼,徑直走向坐在角落的楊琳兒。

    楊琳兒看到軻俊俏也是微微一愣,完全不知道軻俊俏會過來這邊。“夫人……”

    “嗯,坐下坐下, 看到我別緊張。”軻俊俏爽朗的笑著,全然沒有因為病房里有幾個男人而感到有自豪不自在的表現。她站在楊琳兒旁邊,目光從幾個人身上一一掃過,最后落在了坐在床上的男人。

    男人腦袋包著白色紗布,一個鮮紅色的血印在腦袋的一角。不過看他這么精神,估計也只是被砸了點小傷而已。

    “你就是被琳兒砸的那個人?”

    “是阿。”男人哈哈大笑,“是阿,我就是受害人,你是這小妹子的什么人阿。”

    “我阿,她姐。”軻俊俏昂起頭,她的話剛說出口,楊琳兒猛地抬起頭,一臉不可置信。

    “難怪長得這么俊……”男人摸著下巴,一臉猥瑣的看著她,腦海里正琢磨著怎么把這姐妹一起拿下,可剛有這個念頭,錫風突然揚起手,一把冷冰冰的槍直接指著男人的腦袋。

    男人的話還沒說完,頓時臉色變得慘白,眼角的余光瞥了錫風一眼,我的娘啊,這身材一看就是練家子,高高大大的,而且自己腦袋邊的手槍,看起來好像是真的……

    這下子,男人跟他的同伴頓時焉了。

    錫風對他們可是一點客氣都沒有的,冷聲警告。“說話注意點。”

    軻俊俏擺擺手,笑著把錫風拿著槍的手在男人腦袋上移開,“不要動粗,這是醫院,嚇著別人就不好了。”

    男人跟他的同伴立刻噤聲,本來以為這女人長得好看,可這會看去,明明笑的一臉無害的,可在他們看來,卻是好生恐怖。

    “我們來好好談談,嗯?”軻俊俏笑的好燦爛,勾著紅唇綻放出最亮眼的笑容。

    “你……你說……”敢不讓她說嘛。

    軻俊俏坐在最寬大的一個作為上,清澈的眸子掃了下四周,問道:“這病房是你們挑的?”

    “是……是我們挑的。”男人笑笑。

    “你的頭是裂開了還是大出血不能醫治什么的?”

    “沒有沒有,就是不嚴重的傷口而已,擦點藥止血就沒事了。”

    “哦?”軻俊俏繼續輕飄飄說著“既然不嚴重,那你們挑這么好的病房干嘛。”

    男人臉色頓時一變,因為他看到錫風的手輕輕的摁住開槍的地方,這分明是警告他們好好回答。“我們自己付醫藥費,小姐,你讓這位大哥……站遠一點好嘛。”

    軻俊俏揚眉,稍稍看了錫風一眼,突然覺得錫風站在這,頗有幾分景北辰的風范,果然是景北辰教出來的人,就是霸氣。

    搖了搖頭,軻俊俏表示拒絕。“我們來好好談談, 我妹妹怎么把你們打傷住院的好嘛?”

    這才是今天來的重點,軻俊俏可沒時間跟他們耗著。

    “好好好。”他們敢說不好嗎,這會兒人家占著上風。

    軻俊俏怎么都沒想到錫風會這么簡單直接,本來她還打算自己出手教訓一下的,可現在看來是沒這個機會了。

    做好姿勢,軻俊俏對著楊琳兒說道;“把那天的情況說一遍。”

    楊琳兒點點頭,把那天的情況從頭到尾說了一遍,包括這幾個人是怎么欺負她,她是怎么還手的,而為什么到醫院來,只是因為楊琳兒打傷了人有理也變得沒理,這才不得把人送到醫院,誰知道他們除了醫藥費意外,還開口跟她要三萬塊的精神損失費。

    沒辦法,楊琳兒不想讓家里人知道擔心,才去求景北辰幫忙透支三萬塊的薪水,也就有了軻俊俏撞到的那一幕。

    聽到這話的時候,軻俊俏挑眉瞥了楊琳兒一眼,眼底一抹猜不透的情緒掠過,僅僅只是一秒鐘。

    “那這么說來,是我妹妹沒理了。”軻俊俏很謙虛的說著。

    幾個男人紛紛點頭,她都這么說了,他們哪有搖頭的道理,他們幾個就是地痞神棍,能混一天是一天,而且看起來這個女人是很有錢的,應該不會計較這幾萬塊,幾人對視了一眼,其中就有個人開口說道:“這件事情是我們不對,可再怎么也不能打人吧。”

    “哦。”軻俊俏點頭,好像很同意似的。

    “那這么說,你們是同意付醫藥費跟精神損失費了?”幾個人眼前一亮。

    “付,肯定是要付的。”軻俊俏爽朗說道,然而話鋒一轉,她笑道:“不過付也要走正規程序,我覺得不能太麻煩警察叔叔,不如我們直接上法院吧。”

    幾人齊齊倒地。

    到警察局他們最多關幾天,要到法院,這屬于勒索罪阿。

    幾個人雖然混著日子過,可好歹懂點法律常識,連忙搖頭。

    軻俊俏冷哼一聲,站起來,雙手撐在病床上,“你們的醫藥費我付了,精神損失費我付了,可這強奸未遂……我也得替我妹妹討回公道是吧?”

    噗——

    大姐,我們幾個人最多算是騷擾好嘛,什么時候成了強奸未遂阿。

    “那個……話不能這樣說,我們當時沒那個意思。”

    軻俊俏才不管,“那你們現在就有這個意思?”

    “不不不。”男人連忙擺手,“我們從頭到尾都沒這個意思!”

    “那到底是這個意思,還是那個意思?”軻俊俏挑眉,低頭看了眼時間,沒打算跟他們繼續耗著了,“給你們兩個選擇,自己乖乖付醫藥費,精神損失費沒戲。第二,錢我們來給,但是我們會去法院告你們,有沒有福享這三萬塊就不知道了,第三,錫風!”

    錫風點頭,手槍再度指著男人的頭,“別再騷擾這位小姐,如果有下次,子彈就會讓你腦袋開花。”

    男人的臉比剛剛更白了,可勁的點頭。“是是是。”

    “那就這樣決定了。”軻俊俏拉起楊琳兒的手,低頭問道:“三萬塊給他們了嗎?”

    “還沒。”楊琳兒搖頭。

    “沒的話我們就走吧,醫藥費他們自己想辦法。”

    “好。”楊琳兒縮著頭,跟著軻俊俏走出病房,錫風則是跟在她們身后。

    病房里,幾個人目送他們離開。

    “老大, 剛剛那把槍好像是真的……”其中一個人說道。

    “廢話,我能看不出來嗎。”他看了一眼那槍的材質全是鋼鐵制作的,一看就是分量夠足的手槍,而且那種抵在腦袋上冰冷的感覺是錯不了的。

    “那那個女人……”

    男人瞪了她一眼,“暫時別打她主意。”天知道剛剛給她罩著的那個女人什么來頭。

    軻俊俏把楊琳兒送回家,然后開回景宅,錫風習慣性的去書房跟景北辰稟報,軻俊俏也不攔著,反正今天沒什么好報的,她就是無聊打發時間而已。

    不過今天發生的事情她始終有點想不通,可就是說不上來是哪里。

    靠在沙發上想了半天,像是摸索到了什么,可又不太清楚。

    “小姐,吃飯了。”肖芳過來喊軻俊俏。

    軻俊俏沉醉在自己思緒里,被肖芳這一喊,思緒全亂了,搖了搖頭,算了不想了,想不起來就想不起來。

    到了晚上,軻俊俏躺在床上玩手機,景北辰洗完澡從身后把她抱住,曖昧低沉的嗓音在她耳邊吐著,帶繭的手指在她背后摸著,“背后還疼嗎?”

    “不疼。”軻俊俏搖頭,只要不做劇烈動作就不會疼。

    “那我們明天再上藥,嗯?”靠在她耳邊輕聲說著,熱氣吐在她耳里,頓時讓她全身毛孔炸開,整個人都不對勁了。

    軻俊俏放下手機,她只穿了一件單薄的睡衣,側過身抱著他的脖子,眼下一片大好春光。“嗯?想要阿?”

    “對,昨天就想了,可惜你昨天不能。”景北辰老實的說,可手卻不老實的從她腰部一直往下劃動,直到她雙腿之間,他手指靈活的挑逗著她的敏感處,看著身下的女人表情變化,似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妖媚,扭著身體似索取,又似抗拒的。

    軻俊俏悶哼著,她怎么都想不到這家伙這次一上來就這么直接,她本來還想勾引他的,可這會難受的居然是她。

    “嗯……不要……”

    景北辰單手托住女人的腦袋,深邃的眼眸沉不見底,聲音沙啞“要還是不要?”

    軻俊俏咬咬唇,她身體最初的渴望已經暴漏,扭著身體不斷的向男人貼近,眼神迷離勾人。“要……”

    聲音剛落,身下猛地一抽,軻俊俏的身體微微一挺。

    景北辰跨坐到她身上,低頭在她耳邊呢喃,“準備好,我要開始了。”

    ……

    這一夜,一片春旎,瘋狂無限。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