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豪門追婚令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找房子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軻俊俏看著景甜兒立馬高興,也笑了。景甜兒本來就是個孩子,單純的如同白紙一張,她分析一定是有人告訴了景甜兒,否則以景甜兒的性子,看到會當場問的。

    軻俊俏深邃的眼眸有了笑意,問道:“甜兒,你告訴嫂子,這是誰說的啊?”眼神里充滿了寵溺。

    景甜兒立即不說話了,想了想才說:“我不告訴你,保密。”

    景甜兒不想把楊琳兒抖落出來,也許楊琳兒也誤會了軻俊俏,如果就這么大刺刺的說了出來,加深二人矛盾怎么辦?她就拒絕了軻俊俏,什么也不說。軻俊俏也不生氣,景甜兒這是一個好品質,為人仗義。

    景北辰二話沒說,站起身走向了二樓。他雖然一直沒參與軻俊俏與景甜兒的對話,但是聽的一清二楚,心里和明鏡似的,一瞬間就知道了是楊琳兒搞的鬼。

    他直徑來到了楊琳兒的房間,狠狠地推開了門。

    楊琳兒此時玩了一下午的游戲,正躺在床上休息,看見景北辰面無表情的進來了,立即爬了起來,端正的坐著,心里竊喜著,難道景北辰終于認可了自己,想來找自己表白心意?隨即露出了一個笑臉。

    景北辰直勾勾的看著楊琳兒走了進來,楊琳兒暗道不好,笑容逐漸消失。景北辰渾身都散發著冰冷的氣息,讓她感覺到無比的危險。

    果然,景北辰來到床邊,居高臨下的低頭看著她,說道:“我只警告你一次,別想著打她的主意,聽明白了嗎?”楊琳兒聽了如同小雞啄米般點頭:“明白了,明白了。”

    雖然景北辰沒說“她”是誰,但楊琳兒是個聰明人,知道指的是軻俊俏。她當下見景北辰是真心討厭她了,立馬見風使舵的點頭答應。

    突然門口傳來了一陣腳步聲,楊琳兒突然抬高了聲音,故作委屈:“這是什么意思啊,我不明白,對不起,我知道錯了,請原諒我吧。”

    景北辰看著楊琳兒突然變了副嘴臉,心里不想琢磨她又是整哪一出,冷冷地說道:“如果你不明白,我會讓你明白的。”話音剛落,他的眼眸里更加陰冷了,楊琳兒聽著門外還有一些聲音,哭喪著臉:“對不起對不起,都怪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我有錯。”

    景北辰沒理會楊琳兒,出了房門,卻看到了軻俊俏就在門前站著。

    軻俊俏聽到楊琳兒委屈地聲音,也聽到了景北辰那絲威脅,她不解的問著:“你又來欺負琳兒了?”

    景北辰心里委屈極了,心道:“還不是她在你背后亂嚼舌根嗎?”但臉上卻毫無波動,說道:“不是我欺負,是因為她做錯了一些事情。”

    軻俊俏皺著眉追問道:“什么事情?”

    景北辰知道軻俊俏一直相信著楊琳兒,從初識起就用一顆赤子之心來對待著楊琳兒,他沒敢說出真相,只怕軻俊俏傷心,便打著哈哈道:“也沒啥事,就是感覺她這個人怪怪的,平時打掃衛生吧,也不好好打掃。”

    景北辰知道楊琳兒就算有再大的野心,也敵不過他。他會好好地保護好軻俊俏,不允許她受一點傷害。

    軻俊俏當真了:“她是客人,你也別怪她這些。”

    景北辰連忙點頭,拉著軻俊俏就回到了臥室休息,不容軻俊俏有多想的時間。

    軻俊俏得了空細想下來,覺得景北辰對楊琳兒有什么誤會?她不想讓景北辰對楊琳兒很冰冷,畢竟楊琳兒都是因為她才導致的無法生育,想到這里軻俊俏的心又是一陣抽搐。

    軻俊俏想讓景北辰與楊琳兒把誤會都說明白,又想到楊琳兒之前總是不經過自己私下找景北辰,這讓她極其不舒服,但又對楊琳兒很愧疚,只能想一個萬全之策,又不傷害楊琳兒,又能讓楊琳兒好好調養身子,更要讓景北辰避免對楊琳兒的誤會。

    軻俊俏冥思苦想,終于像想通了什么似的點點頭,屁顛屁顛的來到了景北辰的辦公室。

    站在百葉窗外,景北辰正伏案工作,眉頭微微皺起。軻俊俏不禁看的入迷了。

    認真的男人最好看,這話一點也不假。

    長長地睫毛,深邃的眼眸。軻俊俏不得不承認,真是好看極了, 見過了無數個美男,景北辰算是最好看的那一個。

    她輕輕地敲了門,景北辰頭也不抬的說:“進來。”軻俊俏走進去:“忙著呢?”

    景北辰聽到這聲音,才抬起頭來:“你來了?”臉上露出了好看的笑容。

    軻俊俏看的又有點入迷了,天哪,這么好看的男人竟然讓自己遇到了,真是太幸福了!晃過神來,見景北辰在她眼前晃手:“怎么發呆了?”

    軻俊俏一把抓住他的手:“別晃了,今天工作很忙嗎?”景北辰笑笑:“還好,難道想我了?”只見他一臉邪魅的笑著。軻俊俏臉上微紅,嘴硬的道:“誰想你了。”

    景北辰臉上的笑更加燦爛了:“怎么聞到一股傲嬌的味道呀?”軻俊俏鼓起臉,氣鼓鼓的說道:“本來還想和你說件正事,要與你商量,既然你這么說,我可要走了。”說罷,故意轉身要離開,景北辰伸手握住了她那柔若無骨的白皙小手:“別,我錯了原諒我。”

    軻俊俏滿意地順勢回來,坐在了沙發上,清清嗓子:“咳咳,看你表現不錯,那我可說了?”

    景北辰也坐在她的身邊,正色的看著她:“請娘子賜教。”軻俊俏說道:“我想這幾天盡快給琳兒找間房子,她一直在咱家里也不方便,你倆那天還產生誤會了呢,所以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景北辰并沒有解釋那天的事情,他的眼睛有了光澤:“不用商量,我同意。”軻俊俏“嗯”了一聲,沒說話。景北辰繼續道:“早該這樣了,不是我趕她走,但她在家里的樣子你也看到了,到處擔驚受怕。”

    軻俊俏點點頭:“既然你沒意見,那咱們就這么決定了,我馬上就去找個合適的房間。”語氣中雖然還有些糾結,但已經掏出手機著手準備了。

    景北辰心里倒是很高興,他一直都在懷疑楊琳兒的心機不單純,甚至還在景甜兒面前說三道四,軻俊俏能這么想,已經很棒了,省得日后楊琳兒鬧出幺蛾子。他這么想著,順手就把軻俊俏摟在了懷里。

    軻俊俏見景北辰修長的胳膊向她揮來,她低頭想躲,卻被景北辰摟了個嚴嚴實實。她害羞的說道:“干嘛?”

    景北辰在軻俊俏的耳邊細聲道:“摟我媳婦,不行嗎?”聲音在軻俊俏的耳邊響起,緩慢且富有磁性,軻俊俏感受著景北辰的呼吸,酥了半個身子。

    景北辰見懷里的可人兒不再掙扎,在她的臉上輕輕地啄著,軻俊俏整張臉都發起燙來,用著全身的力氣推開景北辰,站在地上整理衣服,故意板著臉:“光天化日之下,成何體統。”

    景北辰看著眼前的軻俊俏,分明是害羞,他委屈的說:“沒關系嘛,沒有我允許,誰敢看?”軻俊俏心里一緊,高興極了,眼前的男人真是又帥又霸氣,但臉上依然有些燙燙的:“我先回去了,還要為琳兒找房子呢,等我們晚上回家了啊。”

    景北辰激動地點點頭,目送著軻俊俏的背影,心里一陣蕩漾。

    …

    楊琳兒最近感覺軻俊俏對她有些疏遠,態度明顯的轉變很大,偶爾發現她可能在找房子要送自己走,一臉的不可思議。她不敢相信這一切,軻俊俏竟然趕她走?之前對自己俯首稱臣的難道不也是軻俊俏嗎?

    軻俊俏一臉抱歉,見楊琳兒這么激動,生怕她誤會自己:“琳兒,你聽我說,你別多想,我只是覺得你在家里每天都擔驚受怕,景北辰甚至那天還突然怪你,我怕你在家里受委屈。”

    楊琳兒看著軻俊俏精致的臉,突然覺得她有點陌生,連這說話語氣都有淡淡的。之前還對自己很熱情,如今卻這么對待自己?好聽話誰不會說啊,軻俊俏就是擺明了找借口趕自己。

    楊琳兒真想拆穿軻俊俏的虛假嘴臉,和她大罵起來。可轉而一想,這大別墅里物質不缺,這幾天過得也十分舒坦,自然是不想走,甚至還可以和景北辰多接觸。楊琳兒立即裝出一副委屈的樣子看著軻俊俏。

    軻俊俏看著楊琳兒一臉委屈,心里也不好受,張口想勸勸楊琳兒,卻不知說什么好。

    楊琳兒立即流著淚,哭了出來:“夫人,我哪里做得不好你直說,我改。”

    軻俊俏一時之間慌了神,連忙去擦楊琳兒的眼淚:“唉,我不是這個意思,別哭了。”

    楊琳兒表面還在哭哭啼啼,心里卻在暗自偷笑,她知道軻俊俏一定見不得自己難受。她又變本加厲的哭了起來。

    軻俊俏看著楊琳兒哭成了淚人,只好先安慰著她,不好說什么。楊琳兒止住眼淚,抽噎著道:“夫人,你先不用管我,我先回屋睡一覺吧,睡醒了就收拾行李。”

    軻俊俏看著楊琳兒的背影心里有些過意不去。

    楊琳兒故意一邊抽噎著一邊上樓,直徑到了二樓立馬來到了景甜兒的房間里。

    景甜兒聞聲看過去,只見楊琳兒的眼眶發紅,眼淚唰的就下來了,剛想張口問些什么,楊琳兒就一把抱著景甜兒放聲大哭:“甜兒妹妹,俊俏嫂子讓我離開這個家,我對上次發生的事情還很害怕,而且我太舍不得你了。”

    景甜兒聽著楊琳兒哭泣,心里隱約不好受,連忙找出紙巾,替她擦眼淚。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