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豪門追婚令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激將法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軻俊俏有什么好的?她不甘心地低下了頭,看著自己的鞋子,這雙鞋子都穿了好些年了,只有真正的灰姑娘才能和王子在一起。楊琳兒不死心,她依然想著怎么再次“偶遇”景北辰。想了半天,決定“以退為進。”

    只見楊琳兒找到了軻俊俏,故作委屈狀:“夫人,我想我還是搬出去比較好。”軻俊俏有些疑惑,上次找房子她還有些不高興,現在卻同意了嗎?她看著委屈地楊琳兒,小心翼翼地問道:“怎么了琳兒?”

    楊琳兒笑著說:“給你們添麻煩了。”軻俊俏看著楊琳兒的笑臉,看不出有假,還沒說話,楊琳兒又說道:“打擾你們這么多天,我都不好意思了,給你們夫人倆當電燈泡,不管怎么樣我還是搬出去吧。”

    軻俊俏看楊琳兒這么說,心里有點不好意思,看來楊琳兒是真的想避嫌,之前偶爾覺得楊琳兒對景北辰有勾引之意,總是背著她三番五次找著理由去見景北辰,雖然景北辰總是對她冷漠寡言,但心里極其的不舒服。

    現如今人家楊琳兒都肯主動搬離,心里的石頭才落了地。

    軻俊俏頓時對自己心里的想法感到不齒,對著一臉真摯的楊琳兒有著一絲愧疚。

    楊琳兒見軻俊俏的表情帶著內疚,心里大笑著,她要的就是看到軻俊俏的愧疚,這樣一來,軻俊俏再也沒有理由懷疑她喜歡景北辰了。

    軻俊俏不好意思地說:“你看這話說的,真是感覺不好意思,對你招待不周,而且也怪舍不得你的。”楊琳兒借機說道:“沒事,我搬出去也一樣,我每天抽空來陪甜兒補習功課,溫習科目,咱倆不也每天見面嗎?”

    雖然楊琳兒在安慰著軻俊俏,可實則是在為自己日后來別墅里找理由“為景甜兒補課”,這讓軻俊俏不得不同意,也說得滴水不漏。

    軻俊俏看著楊琳兒天真無邪的笑著,沒多想,當下愉快的答應了,也甜甜的笑了。

    楊琳兒見軻俊俏同意,假惺惺的有說有笑的挽著她的手,如同帶了張面具。偶爾眼睛卻看向別處。一絲陰險從眼里劃過,心里想道:“很好,你軻俊俏和我斗,還嫩著呢。”她一直覺得軻俊俏無非是臉蛋好看一些,家境好一些罷了。

    軻俊俏一點也看不出楊琳兒這惡毒的想法,只當是她正如所說,覺得不好意思才會搬走,心里又多了一絲愧疚,心里總是感覺虧欠著楊琳兒,想著日后一定要對楊琳兒更加好。

    楊琳兒完全掌握了軻俊俏的想法,見軻俊俏有點愧疚,眼里閃過了一絲狡猾。她算計的非常好,目前來說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軻俊俏和景北辰起了一大早,一起去了公司。

    這天她穿了一套天藍色西裝,搭配著黑色高跟鞋,正式不失優雅,再搭配著馬尾卷發,優雅又不失俏皮。

    軻俊俏上任設計部總監以來,一直沒接過重要的任務,每天也挺悠哉,但心里總是躍躍欲試。這天剛到辦公室,就召集了大家開會。

    會議室里大家都看著軻俊俏小聲的議論,誰都知道這位每天總監每天坐著總裁的車上下班。雖然軻俊俏平時沒有領導架子,但大家總是會惡意評論,心里不恥地定義著她。

    軻俊俏知道大家的心思,只不過一直憋在心里罷了。畢竟她一個新來的員工直接就是管理層,有些人自然是眼紅。

    軻俊俏見人都來齊了,打開了PPT,準備給大家講解一下最近新設計的想法。軻俊俏想走親民路線,也許這樣和大家更能打好關系。

    她笑意吟吟地看著眾人,清清嗓子:“咳咳,這次開個小會,是我設計了個產品,但是想問問大家的意見,大家可以踴躍發言。”說著,她期待地看著這些下屬們。

    大家都不安地互相看著,誰也不敢說話。突然,有一句話傳到了軻俊俏耳里:“切,你不就是走個后門嘛,以為認識個總裁就了不起了?”這話似乎是專門說給軻俊俏聽的,一時間,會議室里鴉雀無聲。

    軻俊俏微笑著,循聲看著那位同事說道:“請你再說一遍?”

    會議室的氣氛突然變得十分嚴峻,大家嚇得看著軻俊俏,都不敢大聲呼吸,知道這位總監臉上帶著笑容,但心里一定是不高興了。

    那位敢于說軻俊俏的是人事部的一位老同事了,戴著厚厚的眼鏡,顴骨高得嚇人。只見她推推眼鏡,站起身來說道:“怎么了?敢情你是可以做但是不可以讓人說嗎?”這語氣十足的諷刺。椅子的移動在安靜的會議室里發出一陣刺耳的聲音。

    軻俊俏笑著說道:“我做了什么我自己心里清楚,你們當然也可以說。只不過現在是會議上,我們只談工作可以嗎?”軻俊俏不想惹是生非。

    眼鏡女當是軻俊俏怕了,繼續說道:“你走后門就算了,也不作為,哪里有臉來當設計部總監啊?我們這個公司啊,就怕有你這種害蟲。”

    軻俊俏聽了心里有點不舒服,她見眼鏡女咄咄逼人,輕輕地皺起了眉頭說道:“第一,我如果是害蟲,那我也有本事當總監;第二,你一個下屬對我堂堂一個總監可以這么說話的嗎?第三,我又沒有作為還輪不到你評價。”

    軻俊俏一向不喜歡壓制著別人,既然眼鏡女一直不放她,她也只能全力配合。

    大家聽了紛紛震驚,沒想到設計部的總監如此干練,這三點都在打壓著這位眼鏡女。同事們不禁為眼鏡女捏了把汗。

    “最后,害蟲也總比你這種人強,一點本事也沒有,只會在人后編排,算得了什么?我們公司真應該清理清理這種渣滓了。”軻俊俏淡淡地說著,看著大家的反應。

    大家聽到軻俊俏這意思,難不成公司快要裁人了?心里立即忐忑起來,拼命地回憶著平時有沒有惹怒這位總監。

    眼鏡女氣得說不出話來,本以為她只是因為和總裁認識而已,卻沒想到軻俊俏竟然如此伶牙俐齒,她的臉立即變成了墨色,臉了拉的很長。

    半晌,她咬牙切齒地道:“你別把話說得太牛了,有本事咱倆來打個賭啊。”軻俊俏深邃的眼眸看向這眼鏡女,挑著眉:“好啊,賭就賭。”

    軻俊俏露出了玩味地眼神,如同看戲般看著眼鏡女,這人現在明顯是說不過自己,狗急跳墻了嘛。

    眼鏡女平日為人刻薄,總是挑三揀四,大家平時見到她都要繞著走,很少見到她有啞口無言的時候。有些同事不禁為軻俊俏暗暗叫好,心不自覺地就站在了軻俊俏這邊。

    眼鏡女得意地推推眼鏡,臉色依然黑著:“不久有個設計大賽,你如果在大賽上設計一個爆品,贏的話,那就算我輸,反之,那你就輸了,到時候當著大家的面辭職!”軻俊俏笑瞇瞇地說道:“好啊,正合我意,如果你輸了,我讓你干嘛就干嘛,隨我心情。”

    軻俊俏對這位眼鏡女的激將法是心知肚明,按照平時她早就推了,可今天她卻正有此意,一口就答應了。

    大家聽了臉色一變,辭職可不能當賭注啊,他們目不轉睛地看著軻俊俏,想看看這位總監如何拒絕,誰知這總監答應的極其快,大家都猜測著這位總監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誰也知道這眼鏡女是故意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用的激將法,看著軻俊俏像是個聰明的人,怎么就往這火坑里跳呢?

    設計大賽里都是藏龍臥虎之人,可不能靠著關系啊。同事們都在擔心著軻俊俏。軻俊俏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軻俊俏不僅沒有緊張害怕,反而有點小激動,平時正煩沒有重要的任務呢。看著那眼鏡女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心里恨不得給她一個教訓。也好,既然是她提出來的,那就走著瞧。

    眼鏡女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她推推眼鏡,無比的期待著不久之后的設計大賽,到時候讓這位總監出個丑,看她到時候如何丟人。她笑著對大家說道:“大家都聽好了,你們都是見證人哦。”

    一時間,大家都小聲的議論著什么,軻俊俏也淡淡地說:“好,大家都記住了,如果我輸,我心甘情愿辭職。”同事們都安靜了下來,不再說些什么。

    眼鏡女還得意地故意說著:“好了好了,開會開會。”臉色明顯比之前好多了,想到軻俊俏在設計大賽上當著所有人的面丟臉,她就忍不住大笑起來。

    軻俊俏嘿嘿一笑,看了眼墻上的掛鐘,竟然都快下班了,關掉了PPT,氣定神閑地說道:“這次先散會。”說完,笑著踩著高跟鞋回到了辦公室,那笑容頗為燦爛,如同陽光下的玫瑰一般,既美麗又自信。

    同事們見總監已走,也都紛紛地離開了。一瞬間,偌大的會議室空無一人。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