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豪門追婚令 > 第一百八十章 名聲敗壞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景甜兒異常的激動,在車里也不老實,三番五次的想開車門跳出去。要知道這是多么危險的事情,保鏢們只好乖乖的坐到了她的身邊,老老實實的看著她。礙于景甜兒是小姐的身份,保鏢們也不敢傷害她。

    車很快的駛回了景家別墅里,景甜兒不情不愿的回了家。

    景光榮板著臉,早已在客廳等候多時,見到景甜兒回家,眉頭更是緊皺起來。

    景甜兒也不樂意的翻著大白眼,不耐煩的說道:“爺爺,你把我叫回來干嘛?”

    景光榮聽了這話氣得吹胡子瞪眼,嘴角泛起一絲冷笑:“你還知道我是爺爺,你看你現在都變成什么了?逃課去酒吧?那是你這小孩子應該去的地方嗎?”

    景甜兒叉著腰說道:“你管我啊!”

    景光榮看著景甜兒這副樣子,不由得嘆氣:“唉,只怪我平時太寵你,把你寵壞了。從今天起,你哪也不能去,老老實實的在家里。”

    景甜兒不同意,立即開始摔桌子上的擺設。

    景光榮向保鏢使了個顏色,保鏢們來到了景甜兒身邊,異口同聲的說道:“對不住了小姐。”

    景甜兒有些害怕的看著他們問道:“你們敢!”

    保鏢們面無表情的架起了景甜兒,把她架到了二樓臥室,重重地關上了門,不顧她在臥室里哭鬧,又回到了客廳。

    子不教,父之過

    景光榮景光榮在客廳里連連嘆氣,認真的反思著自己的種種不對。

    傭人們在為景甜兒感到揪心,一直那么乖巧的小姑娘,怎么說變就變了,難道是叛逆期?

    景甜兒哭鬧了許久,她見家里人沒有一個能幫自己,只好收住了眼淚。

    這么多年每次的眼淚攻勢都能讓景甜兒達到目的,可這次卻沒有一點用處。眾人都看著她可憐又不敢頂撞景光榮,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在臥室里哭鬧。

    景甜兒當天下午便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偷溜了出去,甚至夜不歸宿。

    景光榮發現后大發雷霆,立即派人出動去找她,可并沒有發現她的蹤影。景光榮無奈,只能等著景甜兒自己回家。他揉著發脹的太陽穴,心里直嘆氣,看來這姑娘鐵了心不讓自己找到了。

    第二天清晨一大早,便有人登門拜訪。傭人立即去向景光榮通報,說是景甜兒的老師來了。景光榮聽后立即去門口親自迎接。

    老師的臉色并不好看,但見到景光榮一把年紀還要這么客氣,她的臉色緩和了不少,也笑著向景光榮打招呼。

    景光榮不明所以的問道:“請問老師特意前來?”

    老師嘆著氣說道:“您好,我來是為了甜兒,她最近學習成績下降的厲害,也天天去酒吧,甚至在學校里傳聞她是坐.臺小姐。”

    景光榮的臉色驟變,景甜兒的名聲竟然這么不好。但他依然牽強的笑著,客氣的招待著老師。

    老師心里為景甜兒感到惋惜。家境這么殷實,還要去酒吧當小姐,真是家門不幸。三言兩語下來,老師也注意到景光榮的臉色不好,立即告辭了。

    景光榮見老師走遠,眼中寒光一閃,立即把家里所有的保鏢以及地下組織的人叫來,全去找景甜兒。他下定決心要把景甜兒重新教養好。

    血色酒吧,景光榮細細的琢磨著。景甜兒平時乖巧可愛,連KTV都很少去,更別提酒吧了。一定是楊琳兒干的好事。當下,他的眼神立馬散發著幾絲殺意,看來不除掉楊琳兒是不行了。

    “爺爺,怎么又找我!”景甜兒突然打斷了景光榮的思緒。

    景光榮抬起頭來,渾濁的眼神迸發出幾絲寒意:“你說我怎么找你!你難道自己不知道嗎?”景甜兒的眼里閃著淚花并沒說話,只是低下了頭。

    景光榮全看在了眼里,更加知道了景甜兒為人老實,一定是楊琳兒搞得鬼!他惡狠狠地說道:“是不是楊琳兒讓你去血色酒吧的!看我不殺了她!”

    景甜兒心里一驚,她知道爺爺此時不是開玩笑的,只能認錯,也不敢再多說什么,生怕楊琳兒受到牽連。她細細的回憶著,為什么爺爺哥哥嫂子全都變成了這種可怕的人,突然覺得很陌生。

    這么想著,頓時出了一身冷汗。為了讓爺爺不再這么生氣,景甜兒只好乖乖的聽話。

    景光榮見景甜兒最近在家變乖了不少,心情也大好起來,于是讓景甜兒重新去上學。

    學校里。

    景甜兒踏入校門那一刻,只覺得自己好久沒來上學,真是熟悉的地方。

    陽光和煦,溫暖如春。

    景甜兒沐浴著陽光也很高興,只是感覺周圍的同學們老是對她指指點點。每次她看過去,大家又似乎不是在說她。

    這么幾次下來,她只覺得自己產生錯覺了,于是快速的來到了教室里,拉開板凳便準備上課。

    “疼…”景甜兒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她納悶的爬了起來,只見同學們都在她旁邊幸災樂禍的笑著。再一看,原來自己要坐的那瞬間,板凳被后面的同學抽走了。

    景甜兒生氣的看著同學們說道:“笑什么笑!”說完狠狠地奪回了凳子,重重地坐了下來。

    “哈哈哈,你一個酒吧坐..臺女沒資格坐在教室里吧?”其中一個女生說道。話音剛落,大家都附和起來。

    景甜兒漲紅了臉,氣急敗壞的說道:“別亂說!我要報警,小心我告你們誹謗!”

    “來啊,我們不怕,反倒是你,警察如果知道你是坐.臺女豈不是先要把你抓起來?”女生笑嘻嘻的說道。

    “唉,你看看你的照片,你都成網紅了。”另一位女生拿起手機送到了景甜兒的面前,景甜兒定睛一看,只見論壇的首頁里全部是她在酒吧里玩鬧的場景。

    景甜兒只覺得天昏地暗,眼淚“唰”的一下便流了下來,可是同學們依然嘲笑著她。她再也忍受不了,偷偷的跑到了廁所的格子里哭了起來。

    景甜兒的閨蜜發現景甜兒不在教室了,她怕景甜兒沖動之下會想不開,立即去了隔壁班找到了方逸。

    方逸在閨蜜的央求下只能答應一起去找景甜兒,盡管他不愿意和景甜兒有牽連。

    在閨蜜的督促下,方逸動身便去校園里找著,最后竟然發現景甜兒在操場的廁所附近哭泣。

    原來景甜兒在課堂上趁著大家不注意偷跑到了廁所,哭了好久只覺得累,便出來走走。可是操場上的同學們也都諷刺她。

    以前的景甜兒到哪里大家都敬她是景家千金,誰不是巴結著她,可現在如同那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她無助的蹲在操場哭著,絲毫沒人來勸她。

    “甜兒,別哭了。”方逸走近,碰了碰景甜兒的頭發,一臉燦爛的笑容,似乎很溫暖。

    景甜兒一直沉浸在自己無助的世界里,明顯被嚇了一跳,她害怕的跌坐在了地上,這才發現是方逸,立即露出了天真燦爛的笑容。

    原來方逸的心里還有著自己。景甜兒感動不已,一瞬間便撲到了方逸的懷里。

    方逸愣在原地說道:“甜兒,你不準哭了,知道嗎?”

    景甜兒點點頭:“嗯!”胡亂的擦著眼淚,甜甜的笑了。她哪里知道,方逸只是怕她的眼淚和鼻涕會臟了他的衣服,這衣服可是新買的名牌。

    景甜兒激動地在他的懷里蹭著,方逸在她看不見的地方卻深深地皺著眉頭,立即抓住了她的肩膀,好讓她遠離自己的懷抱。

    “你別太難過了,我們不能看別人的想法,不管怎樣我相信你是清白的。”方逸看著景甜兒的眼睛緩慢的說道。

    景甜兒的眼睛又充滿了淚水,眼眶紅的和兔子似的,布滿了血絲。只見她幸福的點點頭,立即踮起了腳尖,吻上了方逸。方逸感受到這軟唇后立即熱情的回應著,并伸出了舌頭。

    如果,時間就這樣停滯不前就好了。景甜兒多希望這一吻便是永恒。

    景甜兒被方逸吻得是一塌糊涂,頭腦空白,臉蛋也升起了一片紅暈。

    二人在操場上旁若無人的接著吻,看上去深情極了。

    五分鐘后,方逸離開了那景甜兒的唇,把景甜兒送回了教室里:“甜兒,你好好上課,答應我別多想。”

    景甜兒點了頭,只要方逸能相信她,她便什么也不在乎。她小鳥依人般的依偎著方逸,什么也不肯做。

    方逸無奈,見景甜兒穩定下來,繼續說道:“我還有點事,我先去忙,等我不忙了再聯系你好嗎?”

    “不要呀~”景甜兒嘟著嘴,對方逸撒著嬌。

    “我真有事。”方逸面無表情的拒絕了景甜兒,說完他便大步流星的向校園外走去,似乎一點也沒有舍不得的意味。

    景甜兒只好依依不舍的放方逸離去,低下了頭,生怕讓方逸發現她又有了眼淚。她吸著鼻涕,心里傳來了一陣酸澀。等方逸轉過身去才大著膽子看他的越來越遠的背影,景甜兒有些難過,也有些期待下一次的見面。

    閨蜜看著景甜兒眼底閃動著的淚光,忍不住搖頭,心道:“甜兒這丫頭啊,真讓人心疼。”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