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豪門追婚令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其樂融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今天萬里無云,是近期A市少有的好天氣。

    景家別墅。

    軻俊俏與軻素素談天說地,異常熱鬧。

    軻嚴申也笑呵呵的看著自家的這兩個孫女,感到欣慰極了。從還不到一米長的小女孩現在都已嫁人,時光真是催人老啊。

    景光榮似乎看出了軻嚴申的想法,開口說道:“老軻,你是不是覺得你老了?不像我,我還是小鮮肉呢。”軻嚴申也笑著說道:“你快得了,你都老臘肉了。”

    這一席話惹得大家哈哈大笑,就連軻俊俏也看著軻嚴申的眼睛笑了起來。

    軻嚴申瞬間心里有些異樣,似乎好久沒有和軻俊俏這樣輕松地相處了。看著軻俊俏那身隨意的休閑裝,齊腰的黑發隨意扎著馬尾,真是清秀極了。

    “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咱們吃飯吧?”景光榮提議道。管家小聲的告訴他飯菜一切都準備好,現已端到餐廳。

    軻俊俏他們都沒意見,于是景家與軻家一起去了餐廳吃飯。

    一頓飯的功夫,大家有說有笑,其樂融融,似乎已經忘了之前的不愉快。

    景光榮看著軻俊俏與軻嚴申的關系和好如初,很是欣慰。這頓飯上,止不住的為軻俊俏夾牛肉。

    軻俊俏看著自己面前的飯碗里的牛肉都堆積的擋住了她的臉,一直說著:“爺爺,不用費心了!我自己可以的。”

    “別別別,你本來嫁到我們景家就是我們景家的福分,現在你更是有喜事,所以你是咱們家的老大,我可算不上什么。”景光榮樂呵呵的說著,滿臉都是紅光。

    “那,謝謝爺爺了。”軻俊俏有點不好意思,臉上的紅暈一閃而過,美美的吃起了碗里的肉與桌上的天然果汁。她感受到景光榮是真心愛著她這孫媳婦的。

    景甜兒在餐桌的角落里默默地吃著飯,心酸不已。以往都是她坐到爺爺身邊的,而且爺爺也經常給她夾菜,可如今爺爺卻只有軻俊俏的存在。

    “老景,我們俊俏嫁到你家咱們也是緣分,如果讓我知道你們家欺負俊俏,我可饒不了你!”軻嚴申吃了口菜半開玩笑說道。

    “哎呀,這是自然,我肯定珍惜我的孫媳婦,真是想不明白了,你這個老古董怎么教育出這么好的孩子。”景光榮開著玩笑說道。

    軻嚴申也沒和景光榮計較,反而哈哈大笑,就連軻素素也咧著嘴燦爛的笑著,把在車里的那失落一掃而光。

    餐桌上的人都笑了起來,氣氛十分的融洽。

    景甜兒胡亂的扒著幾口米飯,看著他們有說有笑的,心里只覺得悶悶的。明明都是在同一個餐桌上吃飯,但卻是兩個世界的人。

    她是那么的格格不入。景甜兒這么想著,匆匆的吃了飯便趁著他們聊天的時候偷偷溜進了爺爺的書房,找到了她的手機。

    站在二樓的樓梯上,景甜兒俯瞰著他們,嘴角浮現了一絲苦笑,心里多了幾分怨惱。

    他們果然沒有發現我不在了。

    這么想著,景甜兒便鉆到了書房里繼續翻看手機。

    剛剛打開手機,便有無數條未讀消息冒了出來,但是讓景甜兒看著看著便愣住了,隨即吧嗒吧嗒的掉起了眼淚,并雙腿發軟似的坐到了書桌前的椅子上。

    景甜兒看到了楊琳兒死亡的新聞,是車禍,心里頓時很惋惜,卻又對楊琳兒多了幾分討厭。

    “那天酒店的事,是楊琳兒陷害自己的吧?”景甜兒自言自語道,呼吸也有些急促。她接著又看到了微信發來的最新消息,又有些欣喜若狂。

    是方逸的消息。

    景甜兒激動地點開了對話框,方逸發了一條截圖。她放大一看,原來是方逸也收到了酒店的地址與房間號,并且是匿名的。景甜兒回了個表情過去,方逸幾乎是秒回似的,又發了幾條消息。

    原來方逸說酒店的那件事被人算計了,景甜兒信以為真,突然對楊琳兒更加的心疼了。原來自己錯怪了她,不是她陷害的。她已經去世了,還是逝者為大。

    突然,景甜兒像想到什么似的,心里猛地咯噔一下,一瞬間渾身都冒出了冷汗,心臟也噗通噗通的狂跳起來,如同五雷轟頂一般。她似乎記得景北辰一直討厭楊琳兒,甚至有時候還動了殺心,難道是他殺的楊琳兒嗎?

    楊琳兒的歡聲笑語全都浮現在景甜兒的腦海里,活生生的一個人怎么突然就死了。景甜兒的胃里一陣翻江倒海。

    景甜兒越想越害怕,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她下意識的擦了把額頭上的冷汗,隨后把手機藏到了臥室,裝作沒有碰到手機一樣又去找了楊琳兒去世那天的報紙,果然也是新聞頭條。

    景甜兒找到報紙擦了擦眼淚便氣沖沖的來到了客廳,直接來到了景北辰面前。

    景北辰還沒說話,景甜兒便把報紙摔在了他的身上,大聲的質問著:“你知不知道琳兒姐姐死了!”

    一瞬間客廳的融洽氣氛全被景甜兒打斷,所有人都沉默了起來,紛紛看向了他們。

    景北辰眉頭微微一皺,一臉茫然的把報紙疊好說道:“我知道,怎么了?”

    “對,你當然知道!這一切都是你干的!”景甜兒看著景北辰那一臉無辜的樣子更加生氣了,眼里充滿了怒火,甚至臉色因為生氣而有些微微發白。

    景北辰看著發火的妹妹一臉的無奈,雙上高高舉起,好聲好氣的和她說道:“我發誓,真不是我干的,我從未動過手。”

    其實景北辰一直想動手,可公司的事情太忙了,他抽不開身來親自對付楊琳兒,終于拖到一切事情都已妥當,楊琳兒已經死了。

    景甜兒依然吼道:“你在騙我,如果不是你動手,琳兒姐姐怎么好好的突然就不在這個世界上?”吼著似乎帶了一些哭腔。

    景北辰看著景甜兒激動地樣子,依然安撫著她的情緒說道:“甜兒,你太激動了,冷靜冷靜,我真的沒有騙你。”他的眼睛一直凝視著景甜兒的眼睛,試圖讓她相信自己。

    “我不管!你就是殺人兇手!”景甜兒歇斯底里的吼著,看上去更加激動了。“冷靜”這個字眼似乎惹怒到她了:“我沒有激動,更不用冷靜!”她的嘴唇微微顫抖著,有那么一瞬間,她恨景北辰這么殘暴。

    在景甜兒的心里,景北辰已經不是之前的那個溫文爾雅的哥哥了,而是變成了心里只有軻俊俏的殘暴的哥哥。她甚至都不想稱呼景北辰為“哥哥”。

    軻俊俏也急忙過來,想要觸碰景甜兒的手,安撫她,可被景甜兒嫌棄地躲開了,并且咬牙切齒地說道:“嫂子,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只想知道真相。”

    軻俊俏訕訕地收回了手,景甜兒讓她感到頭疼。她視線垂了下去,看著小腹在心里說道:“寶寶啊,你可千萬別學甜兒姑姑這么叛逆啊,媽媽會急死的。”

    醫生交待了懷孕期間不能情緒有太大的波動,軻俊俏怕景甜兒把怒氣撒在了她的身上,于是便后退了幾步,坐到了沙發上。

    景北辰的臉色立即多了一層冰霜,但依然微笑著說道:“信不信由你,我從沒騙過你對嗎?”盡管他的臉上掛著微笑,但眼神里卻沒有笑意。

    “景甜兒!你怎么說話的!眼里還有你哥哥你嫂子嗎?”景光榮怒視著景甜兒說道,眼神有些犀利。他本來大好的心情全被景甜兒這一鬧破壞了。按耐不住心里的憤怒二話沒說便又將景甜兒拉回了臥室。

    看著景甜兒的眼圈泛紅,景光榮也不高興,于是又愁眉苦臉的下了樓,來到了客廳里。剛要坐下沙發上,胃也似乎隱隱作痛起來。

    本來因為高興的臉上滿是紅光,現在的臉上卻陰沉沉的,耷拉的臉都比長白山高了。

    軻嚴申見發生了這種事,也不好繼續在景家玩了,他便走到了景光榮身邊打趣道:“老景啊,你看看你這眉毛皺得,都能爬山了。”

    景光榮知道軻嚴申是故意開玩笑,想讓他高興一些,可他還是笑不出來。本來是好好招待軻老爺子一家,現在卻讓他們看了這么一個大笑話。

    “沒事沒事,我和素素她們呢先回家了,今天太麻煩你們了,招待的很周到,我們很喜歡。”軻嚴申見景光榮沉默著,繼續說道。

    “是呀,謝謝景爺爺了。”軻素素說道,臉上掛著善意的微笑。很明顯,氣氛驟然下降,她們還是先走為妙。畢竟景甜兒的事是景家的私事。

    “那好,我就不挽留你們了,下次再來玩。”景光榮似乎很疲憊的笑著說道,并感激地看了軻嚴申一眼。

    在景光榮的目送下,軻嚴申與軻素素他們一一開車離開了景家。

    景甜兒在屋里氣的差點吐血,越來越覺得自己與家人格格不入了。她抑制住要想發抖的身子,把耳朵附在門上,聽著景光榮漸漸下樓的腳步聲,這才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之前藏好的手機,點開了微信后,立即和方逸發了消息:在嗎?方逸,你最近怎么樣?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