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豪門追婚令 > 第兩百一十六章 真假印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軻俊俏懷揣著軻延申的印章,交接了任務。’

    “老大,任務已經完成了,真相能告訴我嗎?”可俊俏問道,隨后立即咬緊了嘴唇,心臟不安分的在胸膛里跳著。

    她的上司沉默著,接過了印章左右觀看。

    軻俊俏期待的看著她的上司,等待著他接下來的每一句。她對這印章十分的胸有成竹。

    “嗯…”上司觀看了一會,臉上毫無表情。他的那雙眼睛卻有著一絲寒冷。

    “這印章,是假的。”上司將手里的印章緩緩地放在了桌子上。

    “您在開玩笑吧?”軻俊俏笑著說道,下一秒她便意識到了不對勁。她的心臟猛地漏跳了一拍。

    上司的臉上沒有一絲笑意,眼里充滿了嚴肅。

    “既然這印章是假的,那這任務可還沒結束啊。”上司慢條斯理的說著。

    盡管上司并沒有絲毫責備可俊俏,可軻俊俏卻異常的沉重。她點點頭說道:“我明白了。”說完便向上司道了別。她堅持了這么久,真相就擺在了眼前,可現在卻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她那雙好看的眸子里頓時多了一分失望與黯淡。

    功虧一簣。

    軻俊俏感到十分的意外,只覺得這是這幾年中最簡單的任務,卻沒想到被這任務砸了腳。她開著車,一路狂飆著來到了軻嚴申的家里。她只覺得壓力極大,這一路上思緒紛飛著,思考了很多。她決定如實向爺爺坦白一切。

    既然這樣,就只能繼續硬著頭皮了。一定要知道真相不可!軻俊俏這么想著,便推開了熟悉的家門。

    軻俊俏坦然的在玄關處換了鞋,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一切就緒后,她來到了客廳,剛踏入客廳的第一步,便發現了軻嚴申站在了沙發處,正和藹可親的看著她。

    “爺爺。”軻俊俏突然啞口無言,垂著頭打了聲招呼,聲音十分沙啞。

    “我早就知道你還會回來。”軻嚴申笑著看著軻俊俏,眼里滿滿的都是慈祥。

    軻俊俏猛地抬起頭,看向了軻嚴申的那雙眼睛。她這才明白,原來這一切軻嚴申都知道。既然如此,那她也不用如何坦白。她有些尷尬的笑著說道:“呵呵,是嗎?”

    軻嚴申點點頭,坐在了沙發上。他輕拍著身邊的沙發說道:“來,坐坐,陪爺爺這個老頭子打發點時間。”她的語氣里不容拒絕,盡管他臉上掛著笑容。

    軻俊俏點點頭,邁著碎步來到了沙發上。她一眼便看見了沙發前的茶幾上擺了一壺茶水與兩個茶杯。

    看來這一切都是軻嚴申精心安排的。軻俊俏深吸了一口氣,坐了下來裝作什么也沒發生一般說道:“爺爺,今天怎么這么高興?”

    軻嚴申也和沒事人一般笑著,寵溺的用手指掛著軻俊俏那高挺的鼻梁笑嘻嘻的,沒有說話。

    鼻梁上的粗糙的觸感傳來,幾乎把軻俊俏那白皙的肌膚刮紅。她突然感覺一陣尷尬,于是緊緊地閉上了嘴巴,不再說話。

    軻嚴申認真的向茶幾上的兩個茶杯倒滿了茶水。瞬間,茶水的清香蔓延開來,整個客廳幾乎都充斥著茶水的香味,看上去十分的恬靜。

    軻俊俏恭敬的接過茶水,目不轉睛的看著這杯清澈的茶水。茶水微微發著綠色,些許的茶葉在水里翻騰著,劃過一絲絲痕跡。

    俗話說“三口為品”,軻嚴申二人此時也慢慢的品起這十分清新的茶。

    “俊俏,咱們爺倆似乎很久沒有這樣平靜的坐在一起了。”軻嚴申頗為感慨。

    軻俊俏點點頭,咽了嘴里的那口茶水說道:“是呀,爺爺,其實我挺想你。”茶水在她的嘴里留下了一些芳香。她抬眼望去,發現軻嚴申的茶杯里空空如也,急忙端起了茶幾上的茶壺,親自為他倒滿了茶。

    軻嚴申樂呵呵的喝了一口軻俊俏親自為他倒的茶水,只覺得異常好喝。一杯茶水下肚,臉上已有了紅光。

    “爺爺,我再敬您一杯,這些日子我們過得太不順心了。”軻俊俏見軻嚴申一口氣喝光了,又倒滿了一杯。

    軻嚴申的眼里頓時起了一片霧氣。在他的世界里,一切都變得朦朧起來。他急忙接過熱氣騰騰的茶水,來掩蓋住自己那有著淚水的眼睛。

    軻俊俏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后,慢慢的品嘗著,心里不是個滋味。她看向了身邊的軻嚴申,似乎發現他的眼里若有若無的閃著淚光。她就這么一瞬間,心里突然產生了巨大的后悔。爺爺一大把年紀了,自己卻一直這么逼著他。

    父母去世的早,自幼便被爺爺拉扯大。軻俊俏看著軻嚴申滿臉的皺紋,心里暗暗心疼,這些一道道的皺紋,也許都是拜自己所賜。再看向那滿頭花白的銀發,更是見證了自己長大的日子。想到這里,她的心里便刺痛起來。

    隨后,軻俊俏不禁在心里笑了起來。怎么可能呢?爺爺可是從小就受過軍事化訓練的硬漢,從小到大從來沒見過爺爺流過淚。

    半晌,軻嚴申不留痕跡地擦掉了眼淚。他喝了一口茶水后對著軻俊俏說道:“其實你的心我一直都很理解,你所做的一切我也都明白。”

    軻俊俏不由得蹙眉,心情復雜的點了點頭,什么話也沒說。她只覺得自己渾身都不舒服,原來自以為是的那些伎倆手段,只不過是在軻嚴申的眼里會是那么的拙劣。汗水瞬間打濕了后背,發起冷來。

    軻俊俏又抬眼望見軻嚴申的茶杯里又見底了,連忙去倒茶,可這次被軻嚴申攔了下來。

    軻嚴申主動的拿過了茶壺,分別向自己和軻俊俏的杯子倒得是滿滿當當。他看著軻俊俏說道:“俊俏,我知道你想知道真相,我來告訴你吧。”說完,他那飽經風霜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沉思。

    軻俊俏的雙眸閃爍著光芒,立即對視上了軻嚴申的那雙眼睛。那雙蒼老布滿皺紋的眼里滿滿的都是誠實,軻俊俏下意識的便點著頭:“謝謝爺爺。”她眼里的激動絲毫不加掩飾。

    這些日子以來,軻俊俏知道軻嚴申一定有著他的苦衷,可是她也有著自己的苦衷一直在苦苦的追尋著真相。

    “你去法國幫我取個東西,回國后我會告訴你。”軻嚴申那渾濁的眼神里多了一絲猶豫,緊接著又閃過一絲悲哀。

    “好的,那取什么東西?”軻俊俏的心中立即歡喜起來,滿口答應了。她一直在尋找著真相,現在這機會放在了眼前,豈有丟掉之理。

    隨后軻俊俏忍不住的勾起了得意的笑。她想著取東西不是她最拿手的事情了嗎?簡直就是易如反掌。她在來家里的路上,甚至都已經做好與爺爺撕破臉皮的準備了,卻沒想到竟然如此順利,簡直就是意外驚喜。

    “你先去,我到時會告訴你。”軻嚴申的眼里一片冰冷,臉上卻毫無表情。

    軻俊俏用手梳理著秀發,立即回了家,與景北辰立即將這幾天的事情告訴了他。他問道:“那你現在只是去法國,等到了地方才能繼續等著爺爺的消息嗎?你一點葉不知道拿什么東西?”軻俊俏不好意思的摸著頭發說道:“我真不知道。”她看上去愣頭愣腦的。

    景北辰收縮著瞳仁,時不時地點點頭,慢慢的思考著她陳述的這些話,選擇了相信她。

    軻俊俏由于激動,臉上掛上了兩抹紅暈,時不時的對景北辰笑著,看上去格外的單純。她身穿嫩綠色的連衣裙,很好的掩飾了微微隆起的小腹。不知道她已是孕婦的人,一定會覺得她今年剛剛成年。

    二人簡單的收拾了衣物后,立即買了當天飛往法國的飛機票。

    軻嚴申親自去機場送了軻俊俏二人。他眼睜睜的看著他們二人上了飛機并起飛后,這才離開了機場。

    軻俊俏坐在了飛機里,透過窗戶看向了候機廳里的軻嚴申,那靈動的眼眸瞬間掛上了淚花。候機廳里人來人往,十分喧嘩,可軻嚴申的那滿頭銀發確是那么的顯眼,卻是那么的刺痛著軻俊俏的心。

    景北辰心疼的看著身邊的軻俊俏,心中不由得哀嘆,下意識的便握住了她那柔軟無骨的玉手。

    在太陽的映襯下,陽光完美的勾勒了軻俊俏的臉。那白皙的臉上鍍了一層淡淡的溫暖的金色,看上去十分的恬美,只是她那臉上有著些許的悲傷。

    軻嚴申顫顫巍巍地拄著拐杖回到了車里,向司機說了一個新的地址。司機只覺得奇怪,明明之前與軻俊俏喝了不少的茶水,現在卻又要去茶館?可做司機的卻什么也不能多問,他壓抑著心里的好奇,立即載著軻嚴申,駛向了與家相反的方向。

    天空毫無征兆的下起了雨,噼里啪啦的打在了車頂上。

    茶館內。

    “哎喲?這不是軻老爺子嗎?稀客稀客。”只見軻俊俏的上司看著軻嚴申說道。他那精瘦的臉上布滿了笑容,眼里布滿了紅血絲。他臉上絲毫沒有驚訝的表情,似乎早就預料到軻嚴申會來找他,

    “你果然在這里。”軻嚴申則是一臉正經的看著上司冷冷的說道,并抖落著拐杖上的水。

    他有著莫名的不安,第六感告訴他最近有著極大的危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