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豪門追婚令 > 第兩百二十五章 紅酒有問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大家的眼神情不自禁地便看著軻俊俏二人,絲毫挪不開眼。只見軻俊俏二人的禮服十分的華貴,但卻又不失優雅與低調,更重要的是她們與之而來的氣質十分獨特。尤其是軻俊俏那發型,第一眼看上去十分隨意,但再看下去卻發現發型里竟然暗藏了許多小心機。

    這些賓客都知道來者是A市大名鼎鼎的商業奇才景北辰與她的夫人,立即紛紛露出了和藹的笑臉,向她們打著招呼。每個人都異想天開的希望和景北辰攀上關系,從此走上更加繁榮富貴的道路。

    軻俊俏一路溫柔的微笑著挽著景北辰的臂彎回應過去。盡管大家都在主動的向她示好,可她卻毫不在意,只想著何時能結束。

    好不容易看到一個角落,軻俊俏立即踩著高跟鞋艱難的小跑了過去,這動作像極了一只歪歪扭扭的小貓。

    這角落靠著墻壁,既有自助餐,又沒有人,是個十足放松的角落。

    “呼~我的天哪,我整個人都不會笑了。”軻俊俏拿起桌子上的果汁,“咕咚”喝了一口對身旁的景北辰抱怨道。

    “沒辦法,參加這種場合有時候我們也得回應。”景北辰安慰道。他覺得軻俊俏可愛極了。

    在巨大的奢華的水晶燈下,軻俊俏仿佛全身都籠罩著一層白色的光芒,簡直就是可愛的小天使。景北辰看著軻俊俏現在的樣子,只覺得驚為天人。

    “現在宴會的主人出來了嗎?到底誰啊?這么神秘。”軻俊俏又拿起一塊壽司說道。她一邊咬著壽司一邊東張西望。她發現不僅有著A市的各大商業總裁,還有著很多明星。

    “咳咳咳。”一個清嗓子的聲音傳來,這聲音十分大。

    眾人都不再說著客套話,紛紛看向了聲源處,竟然發現了白海榮!

    軻俊俏發現了大家的臉色紛紛變了,再看向景北辰。只見他雖然面無表情,可眸子里的瞳仁依然不著痕跡地收縮著。

    “這人到底是誰呀?”軻俊俏小聲的問道。

    景北辰伸出了手,握住了軻俊俏的一只小手。那手有些微涼,卻非常的白皙無瑕疵,半晌小聲的說道:“是白海榮,是白青青的大伯,他可真的是大佬啊,他的傳奇事情很多,只不過早年間去離開了A市,現在竟然回來了。”

    軻俊俏聽著景北辰那富有磁性的聲音暗暗吃驚,能讓景北辰夸贊的人是屈指可數。

    “他這個人聽說很厲害,心思縝密,心狠手辣。”景北辰繼續補充道。

    軻俊俏點點頭,又端起了一杯果汁細細的喝著。她看著白海榮那面相,就知道絕對不是一個好惹的主。

    果汁的甘甜傳入了軻俊俏的舌尖,蔓延了全身。她那白皙的臉蛋上頓時洋溢出陽光的笑容來。

    “不知道白海榮現在為什么要回到A市。”景北辰繼續說著,雙眸卻含著笑意看著軻俊掐,仿佛整個世界只有軻俊俏一人。

    桌子上的自助餐食物散發著香甜的味道,一直在勾引著軻俊俏的胃。她只好先放下白海榮這人,一心去品嘗著美食。

    軻俊俏隨手拿著自助餐桌上的點心,只覺得非常可口。

    她迫不及待地拿了一大塊牛肉,還沒吃完又看到了牛排,于是放下了手里的牛肉,轉而去拿牛排。

    “哎呀,你看看你,在咱們家里不是每天都吃這些嗎?還和個小孩子一樣。”景北辰寵溺的說道。他看著軻俊俏那粉嫩嫩的臉蛋,動人的眼眸,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捏了上去。

    “嘿嘿,我喜歡嘛。”軻俊俏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大家好。”宴會上突然多了一個嗲聲嗲氣地聲音,十分的熟悉。

    軻俊俏放下了手中的食物,抬眼望去,竟然發現是白青青。

    眾賓客都熱情的向白青青打著招呼,聊著天。他們雖然都不喜歡白青青,可看在白海榮的份上,不得不去巴結白青青。

    “白青青不是被賣到酒吧了嗎?怎么能出現在這里?酒吧的媽媽桑不會這么輕易放人吧?”軻俊俏立即小聲的對景北辰說道。她的語氣中夾雜著很多一絲奇怪。

    “這還用想嗎?”景北辰壓低了聲音說道。他若無其事的看著白海榮,又看著桌子上的點心說道:“一定是白海榮幫白青青贖身了吧?”

    軻俊俏聞言瞇縫著眼看上了白海榮。只見他儼然一副德高望重的模樣,和一群賓客寒暄著什么,非常熱鬧,可那布滿皺紋的三角眼總是給她一種不舒服的感覺。頓時,她的那雙眼眸頓時散發了一些寒意。

    白青青也十分自在的喝著酒,看樣子和主人沒什么區別了。

    “切。”軻俊俏鄙視的翻了個大白眼,這白眼似乎表達了對白青青十足的不爽。

    白青青眼波流轉著,自然是看到了軻俊俏那不爽的樣子。她頓時嘟起了嘴巴。

    “怎么了?青青?”白海榮發現了白青青的異樣,急忙問道。他常年不在A市,對白家心存很大的愧疚。

    “大伯,你看角落那邊,那是景北辰與軻俊俏,簡直要氣死人了。”白青青嘟囔著說道。

    白海榮聞言臉色變得異常鐵青。

    “你放心,一切有我。”白海榮壓低了聲音說道。這聲音似乎只有他和白青青聽見。他早就聽白青青的父親提到過軻俊俏,只是一直沒機會回來,現在終于回到了A市,自然是要讓軻俊俏點顏色看看,更重要的是幫白家找回地位。

    白海榮清了清嗓子,臉上又浮現出一副德高望重的樣子說道:“唉,幾年不回來,發現有個毛頭小子自以為是,總是和一只小蒼蠅一樣吵鬧。”說著他的眼睛故意看向了角落里的景北辰。

    眾賓客順著白海榮的視線望去,一眼便看到了鎮定自若的景北辰。頓時,大家開始小聲的議論著什么。

    “最重要的是當一只蒼蠅就算了,而且這只蒼蠅非常卑鄙,老是在臭臭的地方干著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白海榮皺著眉頭繼續說道。他有些得意地撇了景北辰一眼,這下在所有人的面前奚落景北辰,想必他會非常難堪。

    軻俊俏氣得咬著銀牙,橫著黛眉,就要走上前與白海榮理論一番。

    “別激動,媳婦,誰是誰非大家的心里自然之道。”景北辰笑著說道,仿佛什么也沒聽到一般,甚至還悠閑的端起了兩杯紅酒,邀請了軻俊俏一起喝。

    軻俊俏當即深深地佩服著景北辰,臉上也十分輕松的且優雅的拿起一杯,細細的品嘗著這紅酒的味道。她看著景北辰那深黑色的瞳仁,只覺得異常帥氣。

    景北辰那充耳不聞的樣子十分瀟灑,那品嘗紅酒的一舉一動實為帥氣,頓時眾多人更加覺得景北辰優秀。

    這讓白海榮氣得夠嗆。他那三角眼頓時暗了下來,活了這么大,誰不是對他巴結有加,他說一不二,現在景北辰這小子竟然完全不受他影響。他氣憤的掃視了周圍一圈的人,拂袖走出了宴會廳。

    “老大,要不要我們教訓那小子?”幾名保鏢剛到了一個安靜的房間便立即問白海榮

    白海榮沉默著,并沒說話,只是意味深長的掃視了這幾名保鏢。

    保鏢們立即聽話的退了出去。他們已經跟著白海榮多年,十分的有默契。見白海榮那眼色立即便明白了要做些什么。

    幾名保鏢一言不發的來到了后廚,從衣兜里掏出一小包白色粉末,全都加入了面前的紅酒中,一切都完畢后,他們輕輕地搖晃著這杯紅酒,很快,粉末便融化在這鮮艷的紅酒里,再也看不到了。

    “哈哈,把這酒給那景北辰和她帶來的那個女伴喝,到時候一出丑就好了。”保鏢奸笑著對另一名保鏢說道。

    這一切被軻俊俏都在眼里。她見白海榮被氣得火冒三丈,逃離宴會廳,于是好奇心上來跟蹤了她,接著又偷偷地看到了保鏢竟然要下毒。

    好險,軻俊俏拍著胸脯,只覺得一切后怕。如果這一切沒被她看到,想必一定會中招的。

    “好了,咱們將這些酒端出去吧,記得不要搞亂了,下藥的酒一定要讓景北辰他們喝。”一名保鏢在后廚房間里說道。

    “好,放心吧。”另一名保鏢說道。他一個轉身,伸手便去摸門把手。

    軻俊俏聽到聲音時急忙躲在了角落里。

    白海榮死也沒想到,這件事竟然陰差陽錯的被軻俊俏看到。

    這幾名保鏢端著一盤酒,直接鉆進了宴會廳,果然沒發現軻俊俏。

    軻俊俏跟在了保鏢身后,只見他們看似很有職業道德的一個個將酒遞給了每一個人。

    軻俊俏的桌子前也放了一杯紅酒。她拿起紅酒仔細的觀看著,又拿起酒杯聞著,似乎隱約問到了一股異常的味道,但這味道似乎十分的淡。如果沒有親眼看見那群保鏢下藥,她一定不會多想。

    “怎么了?”景北辰發現了軻俊俏的異常問道。他的眼眸寫滿了擔心。

    “這杯酒有問題。”軻俊俏對景北辰說道。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