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豪門追婚令 > 第三百八十三章 虐死單身狗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不知跑了多久,軻俊俏只覺得自己體力已經透支,再也不想繼續跑下去。于是她氣喘吁吁的停了下來。

    烈日高照,在陽光的照耀下,軻俊俏的臉蛋像是鍍了一層光輝。

    “怎么了?”安曉輝急忙關心的問道。跑了這么久的他,也感到體力有些下降。

    軻俊俏蹙著眉喘著粗氣,東張西望的看著四周,發現不知何時擺脫了那腦殘粉。那張精致的臉上這才浮現了一絲笑容:“好了好了,你那瘋狂的粉絲不見了,我不跑了,累死了。”

    安曉輝也四處觀望著,點點頭,同意了。他看著軻俊俏那帶有紅潮的臉蛋,心里頗有些過意不去。

    軻俊俏突然眼前一亮,發現路邊竟然有一家冰激凌店,于是說道:“快快快,請我吃冰激凌吧。”說完便不給安曉輝反應的時間,便像冰激凌店走去。

    “唉,你也別怪她們,她們也實在是太愛我。”安曉輝幽幽的說道。他雖然不喜歡過這種不自由的生活,可一想到那些粉絲們全因為愛他,心里便不忍。

    軻俊俏卻沒說話,她似乎兩眼放光的向前走去。

    安曉輝順著軻俊俏的視線看去,立即同意了。本想帶著軻俊俏出去好好地玩一番,可卻帶著軻俊俏這么勞累,心里頓時有些內疚。

    冰激凌的店面不大,甚至顯得有些狹小,可是裝潢卻十分簡約大氣,看上去十分的舒適。

    軻俊俏很快地點好了冰激凌,并自作主張的幫安曉輝也點了一份同樣的冰激凌。

    服務員小姐姐上了兩份冰激凌后,全程都在看安曉輝,那眉毛與眼睛十分的好看,只覺得他眼熟,只是臉上被各種東西遮擋著,她只好放棄了。

    陽光穿透了窗戶,照在冰激凌上,白白的冰激凌點綴著兩顆紅紅的草莓,看上去晶瑩可口。

    軻俊俏迫不及待地吞著口水,只是安曉輝的嘴角抽搐著,對軻俊俏抱怨道:“喂,我好歹也是個大男人,你竟然幫我點了草莓冰激凌,這太少女了吧?”

    軻俊俏頭也沒抬,拿起了勺子,小心翼翼地挖了一口冰激凌:“唔,好吃!”她忍不住稱贊道,嘴角也牽扯著一抹得意的笑容。

    在這炎日下,吃冰激凌果然是世間最爽的事情。

    冰涼可口的冰激凌瞬間在軻俊俏的嘴里化了,絲絲的甜意瞬間彌漫了她的全身,她不由自主的便笑了起來,緊接著不顧冰激凌的涼爽,又是吃了慢慢的一大口。

    安曉輝摘下了口罩。他看著這么開心的軻俊俏,只覺得她是和孩子一般純真,心里也是開心的不得了。他被軻俊俏的情緒所感染,也迫不及待的品嘗了一口,頓時,草莓和奶油的味蕾久久在他的舌尖不消散。

    軻俊俏二人吃冰激凌吃的正開心,卻沒注意到店外的不遠處,有一個黑洞洞的攝像頭,對著她們二人瘋狂的拍著。

    這是一名攝影師。他恰好路過這件小小的冰淇淋店,突然便覺得眼前一亮,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這名攝影師那眼一瞧,發現了吃冰激凌的男孩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安曉輝,與她身旁的女孩說說笑笑,看上去好不熱鬧,只是這名女孩將鴨舌帽壓得低低的,看不清她的臉。

    “咔嚓咔嚓”幾聲,攝影師便按響了快門。吃冰激凌的這一幕,著實溫馨,雖然平凡但卻透露一種幸福的味道。

    軻俊俏突然感覺到了有人在盯著她,她急忙抬頭望去,發現似乎并沒什么可疑的人出現,于是繼續埋頭吃起了冰激凌。

    攝影師發現了軻俊俏已察覺到異樣,他急促的躲在了大樹后,在軻俊俏繼續吃冰激凌時,他又瘋狂的拍著照片。

    很快,攝影師已經拍了獎金一百多張的照片,從他的角度看去,軻俊俏與安曉輝極為親密。他喜滋滋的挑選了幾張后,立即送去了攝影大賽。

    景北辰正伏案工作,他突然來了興趣,莫名打開了電視,電視里隨便放著什么,只充當,背景音了。

    “臺下的觀眾們,電視機前的觀眾們,歡迎大家收看咱們的攝影大賽直播,我們即將進入了尾聲,現在由三個攝影作品中,選一個最好的,便能贏得咱們的大獎一萬元!”電視里的美女主持人用著職業的語氣介紹著。

    景北辰搖著頭,只覺得這大獎未免也太少了。電視里似乎還在說著什么,他已毫無興趣,繼續蹙著眉認真工作。突然,他覺得電視里有些異樣,便緩緩地抬頭一看,發現電視上的攝影大賽里獲得冠軍的作品,不正是軻俊俏和安曉輝嗎?

    照片里的軻俊俏雖然將鴨舌帽壓得很低,可景北辰一眼便認了出來。這白皙的臉龐,紅玫瑰似的唇瓣,完美的下巴,不是軻俊俏是誰?再看看旁邊那男人,赫然是那安曉輝。

    頓時,景北辰便有著一絲怒意。他立即喊來了下屬:“去查查這個攝影大賽的主辦方,我要這主辦方的聯系方式!”

    下屬見景北辰一臉的陰霾,絲毫不敢懈怠,立即查明了主辦方的手機號。

    景北辰立即用手機撥打了過去:“喂?是不是攝影大賽的主辦方呢?”他的語氣里帶著一絲威懾。

    “是又怎么了?你是?”主辦方十分不耐煩的說道。自從主辦了這一屆的攝影大賽后,手機快被打爆了,無一例外的全是找他走后門的。

    “你好,我是景氏集團的景北辰。”景北辰冷冷的做了一個自我介紹。

    主辦方聞言頓時冷汗直冒。景氏集團可是響當當的大集團,不知為何人家一個大總裁會找他一個小小的主辦方。這么想著,他的語氣便放低了:“哎呀,怪我有眼不識泰山,您有什么吩咐?”

    “你們冠軍的作品是在哪拍的?必須如實告訴我。”景北辰淡然地說道,可卻散發著一種威懾力。

    “好好好,我馬上問,馬上給您回話!”主辦方點頭哈腰的說道。如果景北辰在現場,他一定會向景北辰鞠躬。

    景北辰聽了立即掛了電話,耐心的等待著主辦方的消息。

    三分鐘后,景北辰的手機響起。他一秒便接通了電話。

    “景總好,我問起清楚了,那小子說是在一個路上的冰激凌店拍的,我把那冰激凌的店定位給您哦。”主辦方又討好著景北辰,滿臉對著笑。這樣的他放在古代恐怕絕對是一個稱職的太監。

    景北辰那深邃的眸子像極了一塊墨。他沉著臉開著導航,很快的 便來到了這家冰激凌店。

    這一路上景北辰十分生氣,如果不是他今天突發奇想打開了電視,否則也不會得知軻俊俏偷偷地溜出來玩,而且還和那安曉輝一起吃冰激凌。頓時,又氣又妒的矛盾在景北辰的心里蕩漾開來。

    “嘀嘀——”景北辰還沒下車便看到了軻俊俏正捧著一碗冰激凌吃的開心。他的臉上頓時多了一層冰霜,手上也不自覺的用力按響了喇叭,雙眸也直勾勾的盯著軻俊俏,一眨也不眨。

    軻俊俏與安曉輝吃到了興頭上,此時的她們已經吃到了第四份。雖然很冰,可是軻俊俏一想到這是安曉輝請客,便忍不住的多吃了幾碗。她突然聽到了一陣陣刺耳的鳴笛聲、她不由得蹙起眉來透過櫥窗向外看去,接過與景北辰對視上那么一秒后,表情立即變得委屈巴巴。

    安曉輝捂住了耳朵,只覺得門外這鳴笛聲簡直要刺破他的耳膜。他下意識的向軻俊俏望去,立即發現了軻俊俏的異樣,順著她的視線向外看去,果然看到了景北辰的車。

    景北辰見軻俊俏終于發現了他,于是停下車,直接來到了店里。他一句話也沒說的看著軻俊俏,千言萬語盡在他那眼神中。

    軻俊俏自知理虧,乖乖的站了起來,就要往外走。她一邊走著,一邊伸出了白皙的雙手,撫摸著小腹,故意討好著景北辰說道:“寶寶,這次你想吃冰激凌,媽媽才帶你吃,下次再想吃也不讓你吃了。”

    景北辰聞言,那一張滿是冰霜的臉上頓時多了一層暖意,嘴角也似乎噙上了笑意。他雖然知道軻俊俏是故意這么說的,可心里還是多了一份歡喜。

    “干嘛?要回去了?”安曉輝笑嘻嘻的對軻俊俏說道。他忙不迭的將口罩重新帶到了臉上。

    “是的,我要把她送回醫院,你有什么意見嗎?”景北辰挑著眉,搶先軻俊俏一步說道。他的眸子看上安曉輝時,是那么的冷峻。

    “那我也要回醫院,蹭蹭你的車行不?”安曉輝吊兒郎當的說著。他不等景北辰的拒絕,直接走向了店外,打開了車門并坐了進去,那樣子倒是像他是車主人。

    景北辰見安曉輝這么不見外,心里是真想將安曉輝暴打一頓然后扔出去,可是挑了挑眉也沒說什么。

    景北辰緊接著將軻俊俏抱到了副駕駛上,便緩緩的發動了汽車。

    “天哪,你們太.恩愛了吧,簡直要虐死我這條單身狗。”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