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21章 我看到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咯咯……”

    旗袍少婦笑的愈發歡快,戲弄之意呼之欲出。

    唐元感覺自己被玩弄了,遺憾的是他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就很無奈。

    “小弟弟,告訴姐姐我,你找那女人有什么事?”旗袍少婦忽然就變得正經起來,變臉堪比翻書。

    對此旗袍少婦并不認為有什么地方是不對的,反倒是唐元一時間甚為難以適應。

    “我要是說,我來買肉的,你信嗎?”唐元苦笑不已。

    “原來是這么回事?”

    旗袍少婦眼神略有些異樣,她盯著唐元上下打量一陣,一聲嘆息:“果然,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

    唐元滿頭霧水,忽然想起第一次和旗袍少婦打交道的經歷來,當時旗袍少婦也說過一些奇怪的話,不過唐元沒怎么放在心上。

    唐元就感覺更為不妙了。

    太難了。

    他真的是太難了!

    “小弟弟,你隨我來!”旗袍少婦招呼道,率先走進了院子里。

    唐元警惕起來,總覺得旗袍少婦對他不懷好意,只是唐元依舊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遲疑了片刻,就是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旗袍少婦的住處,種滿了花花草草,滿院飄香。

    唐元看了幾眼,臉色一陣古怪。

    那些花草,唐元很多都不認識,但其中有幾種唐元是認識的,正因認識,頓時唐元就驚呆了。

    那幾種花草,分明不是同一個季節的植物,可居然在同一時間開了花,這太奇怪了,若是有植物學家看到這樣的一幕,肯定是要懷疑人生的。

    實際上這時候唐元已經在懷疑人生了,感覺自己所受過的九年義務教育,被按在地上狠狠摩擦。

    完完全全就是違背了科學常識,問題來了,旗袍少婦是怎么做到的?

    只不過,相比較而言,這條老街的存在,更為不科學。

    這樣一想,無疑就容易接受的多了。

    唐元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忽然唐元一抬頭,就是看到,旗袍少婦正直勾勾的看著他,旗袍少婦的眼神不再魅惑,給唐元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莫名唐元有些心悸,還有些氣短。

    旗袍少婦似乎看了他很長時間,又似乎短短幾秒鐘而已,但唐元的窒息感愈發強烈了,差一點就閉過氣去。

    “我看到了。”

    就在唐元快要呼吸不過來的時候,耳邊傳來旗袍少婦說話的聲音。

    這句話沒頭沒尾,唐元聽著很是困惑,下意識就問:“看到了什么?”

    “你殺了人。”旗袍少婦回答道。

    “……”

    唐元心臟重重一跳,他瞪大了眼睛,見鬼似的看著旗袍少婦,無法置信。

    唐元的確殺過人,雖然是過失殺人,但無論出于怎樣的原因和理由,殺人就是殺人。

    關于此事,唐元從未否認。

    但旗袍少婦是怎么知道的?

    盡管到目前為止,唐元依舊不清楚老街是什么情況,但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老街并不存在于現實世界。

    再者,彭少康之死,除了他之外,也就李紅袖知道,就算旗袍少婦手腕通天,也絕無知道的可能。

    “所以……真的是看到了?”

    頓時,唐元頭皮就發麻了。

    旗袍少婦原本是不知道他殺過人的,可是,旗袍少婦看到了,唐元沒辦法想象旗袍少婦是怎么看到的,可也正因無法想象,就更是讓唐元震驚不已。

    “你還看到了什么?”唐元急急問道,一張臉都是漲紅了。

    “為什么殺人?”旗袍少婦沒有回答唐元的問題,而是問道。

    “有人告訴我,那人該死。”想了想,唐元說道。

    唐元不清楚這算不算自我安慰,或許算,也或許不算。

    “如果那人不該死呢?”旗袍少婦又問。

    “這?”

    唐元噎了一下,心想他又不是殺人狂魔,如果不是有必須要殺人的理由,他豈會殺人?那和神經病有什么區別?

    旗袍少婦就不再多問,轉而說道:“你的進步很大,比我想象中的更要快,同樣,你的接受能力,也比我想象中好的多。”

    “這和我殺人有什么關系?”唐元就很無語。

    “沒關系嗎?”旗袍少婦笑的一臉詭異,“在你進入這里之前,你可有想過會殺人?或者,你可有能力殺人?”

    唐元聽著感覺這是強詞奪理,只是唐元不得不承認的是,在此之前他是沒有殺人的能力的。

    如果這就是旗袍少婦所認為的進步的話,他委實是進步了。

    “所以……我是在擁有了殺人的能力之后,方才有了殺人的念頭?”沉默片刻,唐元說道。

    這是很奇怪的邏輯。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又是給唐元一種很有道理的感覺。

    因為唐元不認為自己當時出手的時候,是有殺彭少康的想法的,甚至一星半點的念頭都沒有。

    可是居然就這么輕易被旗袍少婦給說服了。

    唐元自然不太服氣,可是唐元又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這種滋味不得不說,很不好受!

    然后,唐元猛的一個哆嗦,他忽然就是明白過來,旗袍少婦的第二個問題,有著怎樣的深意。

    如果那個人不該死呢?

    殺?

    還是不殺?

    這個問題怎樣都算不上是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可是唐元很是詭異的發現,他已經很難回答這個問題了。

    “接受能力?”

    這就是旗袍少婦所說的接受能力,某方面來說,唐元的接受能力,的確很驚人。

    當然這并不是唐元所希望的,感覺非常的不友好!

    “小弟弟,你果然聰明的很,一點就透。”旗袍少婦笑瞇瞇的說道。

    “姐姐你過譽了。”唐元沒好氣的很。

    唐元不認為自己多么的聰明,他倘若聰明的話,反倒不會有這么多煩惱。

    旗袍少婦依舊沒有回答唐元的問題,不過唐元已經失去了興趣,當然也是知道,旗袍少婦是不打算回答他的問題的,不然也不會說這么多。

    好在唐元是有這方面的心理準備的,倒也不會因此而感到失望。

    這個女人,才是真正的聰明絕頂,稱得上可怕。

    這個話題到此就算是結束了,于是旗袍少婦在唐元眼中,更多幾分不可輕言的神秘。

    那讓唐元向往。

    同時又讓唐元感到恐懼。

    唐元很是懷疑,旗袍少婦實際上所看到的不是所謂的“真相”,而是人心。

    也就是說,當他出現在旗袍少婦面前的時候,任由他如何遮掩,旗袍少婦也是一眼就看透所有。

    這是不可思議的情況!

    當初李紅袖催眠彭少康,一度讓唐元嘆為觀止,相比較于旗袍少婦的手段而言,委實又算不上什么了。

    “姐姐你要是沒什么事的話,我就先走了。”唐元說道。

    這個女人太過危險,唐元打從心底有些發怵。

    “姐姐我好無聊好寂寞,你就不能多陪陪我嗎?反正隔壁那個女人不在家,你今晚就留下來好不好?”旗袍少婦苦苦相求。

    “不好!”唐元斷然拒絕。

    在見識過旗袍少婦的另一面之后,唐元的想法是離這個女人越遠越好,否則的話,估計哪天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說了話唐元轉身就走,走著走著干脆甩著兩條大長腿奔跑起來,慌不擇路,就跟逃命似的。

    旗袍少婦看著,笑個不停,那樣的笑使得唐元毛骨悚然,于是跑的更快了。

    “咚……咚咚……”

    老街幽靜清冷,唯一的聲音就是唐元的腳步聲。

    一直跑出去很遠,唐元才是放慢了腳步。

    “可怕的女人!”唐元在心里瘋狂吐槽著,愈發感覺,不談戀愛,是一件無比明智的事情。

    單身難道不好嗎?

    白癡才談戀愛!

    唐元本就從沒談戀愛的想法,這時候就更加沒有了。

    “吱呀!”

    卻是,又一扇門打開了,露出一張熟悉的臉來,是那矮胖青年。

    矮胖青年看唐元一眼,頓時就跟見到了鬼死的,砰的一聲,就將大門給關上了。

    “走,快走!”門后,傳來矮胖青年鬼哭狼嚎的聲音。

    唐元就很迷亂,他明明什么都沒做好不好,有必要反應這么激烈嗎?

    然后唐元就是聽到,咚的一聲,矮胖青年丟了一本書出來。

    聽到聲音唐元看去,那赫然又是一本圖畫集。

    瞬間唐元的臉色精彩無比。

    “神經病啊!”唐元整個人都不好了,這是何等該死的誤會,就也明白過來,為何矮胖青年的反應是那樣的激烈。

    問題是,他對這種書,完全沒有興趣好不好?

    畫風到底是什么時候開始歪的?

    為什么矮胖青年會認定他很有興趣?

    這叫他如何解釋?

    唐元感覺自己就算解釋矮胖青年怎么著也不會相信了,畢竟,這已經是第三本書了。

    吐槽歸吐槽,唐元還是將那本書撿了起來,不用翻開唐元就也知道里邊是什么內容,嘴角一陣抽搐,唐元又是尷尬又是頭疼,一點都不想知道這樣的誤會是怎么造成的。

    鬼使神差的,唐元還是將書給翻開了,一邊暗罵自己手賤一邊愛不釋手,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樣的索然無味!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贵州十一选五历史开奖查询结果 重庆快乐十分钟软件下载 山东快乐扑克3奖金表 极速赛车跟秒速赛车 北京快乐8所有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预测 海南体彩环岛赛走势图 深圳风采市政 专注织快乐十分平台 东北期货配资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跨度 湖北11选5遗漏top10 长线股票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赌博运气规律 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