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36章 我這人最喜歡交朋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周大年的腦子就有點亂。

    他覺得自己應該是忽略了什么,卻又想不明白,到底忽略了什么。

    唐元哪管周大年在想些什么,掏出手機直接給李紅袖打電話,讓后者過來領人。

    唐元有想過和袁龍聯系,畢竟,周大年是從袁龍手底下逃脫的,借此機會,說不定能拉近與袁龍的關系也不一定。

    雖然唐元差不多抱上了青君的大腿,但抱大腿這種事情,什么時候都不嫌多不是,袁龍的大腿又粗又壯,一點都不比青君差,不抱白不抱。

    奈何沒有袁龍的聯系方式,這就毫無辦法。

    電話掛斷,唐元神色驀然變得兇狠,“賠錢!”

    雖然在加入異象調查組后,唐元手頭寬裕了不少,但一扇門動輒幾百上千,可不是什么小數目。

    這錢,周大年賠也得賠,不賠也得賠。

    “什么錢?”周大年呆了呆。

    “當然是換門的錢,怎么著,你敢賴賬?”唐元很不高興。

    聽明白唐元的意思后,周大年就感覺腦子更加亂了,完全沒料到,唐元竟是會計較這些旁枝末節的小事。

    一扇門才多少錢?

    有必要這么計較嗎?

    再說了,現在是計較這種事情的時候嗎?簡直無法理解唐元的腦回路是怎么長的。

    “沒錢。”周大年悶聲道。

    “砰!”

    唐元出手了,對著周大年的鼻子就是一拳,讓周大年再度領教開花的滋味。

    “你居然敢說沒錢,騙鬼呢?”

    要說周大年沒錢,唐元萬萬是不會信的,這家伙可是搬空了一家金店,怎么可能會沒錢?

    因此在周大年說沒錢的時候,唐元就是分外羞怒,擺明了,周大年是在羞辱他呢。

    “真沒錢!”

    周大年被唐元這一拳打的鼻涕眼淚橫流,下手委實太狠了,他的整張臉,徹底失去了知覺。

    “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但我不可能騙你。”周大年哭喪著一張臉,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錢呢?”

    唐元就納悶了,那么多金器,難道憑空飛走了不成?

    唐元倒也不是惦記著那些金器,畢竟是不義之財,他好歹領著一份國家發的工資,怎么可能會有那樣的想法?

    唐元的想法很簡單,他僅僅是要拿回換門的錢而已。

    當然了,如果周大年愿意多賠一點,唐元也不會拒絕就是了。

    偏生周大年看上去不像是撒謊,問題就來了,錢呢?

    “秦恪守……秦兄全拿走了。”周大年只好告訴唐元真相。

    “砰!”

    唐元頓時就生氣了,對著周大年的鼻子又是一拳。

    “周大年啊周大年,你一個成年人,就不能稍微有點主見?搶劫金店的是你,憑什么便宜了秦恪守?何況還被秦恪守全拿走了,你就不能私藏一點嗎?不爭氣的東西!”

    周大年心想我怎么就不爭氣了。

    至于私藏?

    他可不敢在秦恪守眼皮子底下玩花樣,那是S級強者,要捏死他不會比捏死一只螞蟻更難。

    雖然周大年也很不甘心被秦恪守占便宜,但他毫無辦法。

    “現在,立馬……打電話給秦恪守,就說手頭緊,讓他轉點錢過來。”腦海中靈光一閃,唐元忽然想到了一個頗為不錯的辦法。

    這樣一來,既可以避免與秦恪守見面,又可以順利拿到錢,可謂兩全其美。

    “我沒有秦兄的號碼。”周大年哪曾見過如唐元這般財迷的家伙,根本就是掉錢眼里了,不由哭笑不得的很。

    “開花!”

    唐元神色更多幾分兇狠,第三次出拳。

    這家伙果然相當不爭氣,都和秦恪守狼狽為奸了,居然連秦恪守的聯系方式都沒有,太差勁了。

    “嗚嗚!”

    周大年直接就被唐元給打哭了。

    他舊傷未愈,又加新傷,鼻子鐵定保不住了,毀容是肯定的事情。

    就算原本長的就很難看,好歹還能出門見人,但被毀容,以后再也沒辦法見人了,想起這事,周大年哭的更兇了。

    “你能有點出息嗎?”唐元就很無語。

    一個大男人哭哭啼啼像什么樣子,而且你還哭的這么難看,就不怕嚇到小朋友?就算沒有嚇到小朋友,嚇著花花草草也不好啊。

    莫名唐元又是感到惱火,看周大年這情況,肯定是一分錢都拿不回來了,這意味著他莫名奇妙賠掉了好幾百塊錢,太坑爹了。

    李紅袖心急火燎趕過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這樣的一幕。

    唐元坐在沙發上唉聲嘆氣,周大年蜷縮在角落里哭哭啼啼。

    瞬間李紅袖就是看傻了眼,她該不會是錯過了什么吧?

    “你們倆個?”遲疑片刻,李紅袖忍不住問道。

    “什么都別說了,帶走吧。”唐元擺了擺手,想著今晚虧了好幾百塊錢,心就是痛的無法呼吸。

    “你對周大年做什么了?”李紅袖好奇不已,周大年居然在哭,還哭的那么傷心,這要不是錯過了什么,打死也不敢相信。

    唐元就很迷,為什么李紅袖的話這么奇怪呢,他一個大男人,能對周大年做什么?

    “我能對他做什么?”唐元納悶不已。

    “真的沒做什么嗎?”李紅袖就也是迷了。

    唐元要是沒對周大年做什么的話,周大年至于哭成這個樣子嗎?

    一看就是被唐元欺負的太狠了,至于唐元是怎么欺負周大年的,因為沒有親眼看到的緣故,李紅袖就不清楚了。

    “神經病吧你!”

    唐元反應過來,破口大罵,這女人一天到晚想些什么東西呢。

    “誰讓你長的這么好看呢,男女通殺,完全不成問題。”李紅袖笑瞇瞇的說道。

    “我錯了。”

    唐元趕忙求饒,實在是不想繼續這種毫無營養的問題。

    李紅袖怪笑一聲,就要過去將周大年帶走,卻是這時候,門外邊忽然傳來腳步聲,聽到聲音李紅袖下意識看去,臉色忽然就變了。

    唐元看李紅袖的反應,就也是側頭看去,然后唐元的臉色也是變了。

    一道身影,仿佛閑庭漫步,自那門外緩步走了進來。

    那張臉唐元已然見過兩次,一次比一次印象深刻,怎么都不可能忘記,除了秦恪守還能有誰?

    頓時唐元震驚不已,秦恪守怎么會來?

    不過一想,周大年之所以能如此之快就找上門來,正是出自秦恪守的授意,唐元就又是釋然。

    唐元甚至懷疑,秦恪守早就來了,只不過在等待一個合適的現身契機。

    李紅袖到來,正要帶走周大年,秦恪守自是不會允許,因此,秦恪守現身了。

    “所以這是要把我和李紅袖一鍋端?”唐元想著,心頭猛的一震。

    秦恪守自顧自走了進來,目光輕飄飄的掃視李紅袖一眼,繼而落在唐元身上,顯而易見,相比較李紅袖,他對唐元更感興趣。

    這是唐元第一次與秦恪守近距離接觸,能夠感知到一股極其強烈的危險氣息。

    通過秦恪守平和的目光,輕易可見到,有危險的火焰在閃耀。

    唐元未曾在青君身上有這種感覺,在袁龍身上也沒有。

    倒也并非秦恪守比青君或者袁龍更強,而是此人身上,有著非常典型的反~社會人格的氣質。

    這是極端危險的氣質!

    “你是誰?”想了想,唐元就問道。

    唐元當然不想承認見過秦恪守,裝傻充愣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他就是秦恪守。”不等秦恪守說話,李紅袖解釋道,她以為唐元忘記了秦恪守長什么模樣,加重了語氣。

    唐元就很無語,他當然知道對方是秦恪守,完全不需要解釋,這該讓他怎么繼續裝傻?

    “演的不錯。”秦恪守終于說話了。

    “過譽了,也就是正常發揮而已。”唐元嘿嘿一笑,情知是福不是禍,假若是禍,怎樣都躲不過去了。

    “不用太緊張,我沒想過殺你。”秦恪守表明了態度。

    “太好了。”唐元心中一喜。

    他以為秦恪守是要殺他呢,原來是想多了。

    “你這人……”

    秦恪守看向唐元的眼神頓時就變得奇怪起來,雖然他說了不殺唐元,但并沒說會放過唐元,這種事情,有什么好值得高興的?

    “我這人最是喜歡交朋友,比如,我和青君就是相當不錯的朋友。”唐元笑的無比燦爛。

    “你和青君是朋友?我怎么不知道?”李紅袖很是納悶,仔細想了想,沒聽唐元說過啊。

    “你能閉嘴嗎?”唐元狠狠瞪向李紅袖。

    “我是真不知道。”李紅袖感到委屈。

    唐元頭疼欲裂,什么是豬隊友,這就是。但凡有點腦子,也就不至于問出這樣愚蠢的問題。

    再者,他和青君是不是朋友,根本不是重點,也根本不需要李紅袖相信,只要秦恪守相信,就夠了。

    “所以,你是在威脅我?”眸光閃動,秦恪守的神色甚為耐人尋味。

    “當然不是,我只是覺得,你是一個值得結交的對象,而且,我聽青君多次提起過你,神往已久。”唐元一本正經的說道。

    聽唐元這樣一說,秦恪守就笑了。

    “你果然是在威脅我。”秦恪守終于得以確定,唐元的的確確是在威脅他,不然的話,不會再三提及青君的名字。

    “你非要這樣認為的話,我也沒有辦法。”唐元一臉的無辜,他當然是在威脅秦恪守,但這種事情不需要承認。

    “可惜,青君威脅不了我。”卻見,秦恪守搖了搖頭,看向唐元的眼神,冰冷且戲謔。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云南快乐10分钟手机版 湖北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结婚 快乐10分开奖直播视频 18体验金娱乐城百家乐 北京快中彩玩法说明 甘肃任5遗漏 个股票行情查询 钱生钱理财公司可靠吗 彩票走势图合法吗 重庆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一定牛同尾走势 广西11选五走势图带连线图 理财方案 海南环岛彩票开奖结果 排列三组选三复式玩法 002647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