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62章 真金不怕火煉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一晚,唐元睡的很是踏實,不過對于另一些人而言,今晚則注定難眠。

    李紅袖回到分部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袁龍就是來了。

    “林文沖的尸體在哪里?”袁龍直接問道。

    袁龍到來的目的,一方面是確定林文沖的死因,另一方面則是處理林文沖的尸體,這是機動小隊的權限,同時也是袁龍的職責所在。

    李紅袖也沒多話,帶著袁龍進入一個房間。

    這是一間陳列室,內部構造極為簡單,但除了一張的陳列臺之外,另有兩個巨大的冷庫。

    陳列室里冷氣開的很足,不過在看到林文沖的尸體之后,李紅袖就莫名感覺有點燥熱,下意識看一眼袁龍,李紅袖發現,袁龍差不多是同樣的情況。

    袁龍著手檢查林文沖的尸體,他很仔細,面面俱到。

    五分鐘左右,袁龍二話不說,往陳列室外走去,李紅袖趕緊跟上。

    “林文沖的背部有過很嚴重的撕裂。”沉吟片刻,袁龍說道,說著話,袁龍的眼神漸漸有些邪異,“我這么說的意思是什么,你應該明白。”

    “我的確明白,但不認為多么重要,林文沖的致命傷太明顯了,你不會看不出來。”李紅袖回應道。

    “所以,你也承認,有人配合唐元演了一出戲,一出林文沖死于唐元手里的戲。”袁龍質問道。

    “不,我并不沒有承認!”李紅袖搖頭,沉聲說道,“我更愿意相信,正因林文沖受了傷的緣故,唐元才有了殺死林文沖的機會,否則,唐元不會選擇冒險,假如你認為這是一出戲的話,顯然是在侮辱唐元的智商。”

    “現在的情況,是唐元在侮辱我的智商。”袁龍一聲冷笑。

    “演戲不是這樣演的,如果我是唐元,我將會有至少一百種方法,讓這出戲更為逼真。”李紅袖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也說了如果,可惜唐元不是你。”袁龍又是一聲冷笑,“況且,你在電話里和我說過,在你見到林文沖的尸體的時候,只有唐元一個人,配合唐元的那人,完全擁有充足的時間抽身離去不是嗎?”

    “這是成見!”李紅袖的臉色猛的一片鐵青。

    李紅袖是知道袁龍對唐元有成見的,但還是意外了,袁龍對唐元的成見竟是如此之深。

    “你可以認為這是成見,但唐元有義務且有必要針對此事進行解釋,這件事情你要是不方便去做,我會抽時間親自和唐元談談。”袁龍也不解釋,始終堅持。

    “假如最后證明,是你錯了?你該如何?”李紅袖就問道。

    “我自然會向唐元道歉,甚至我很希望是我錯了,就看唐元會不會給我機會!”袁龍大笑一聲,眼神無形之中,更是多了幾分邪異,“林文沖可是S級,休要說受傷,就算是瀕死,唐元又豈敢與之對抗?演戲就是演戲,就算再逼真,終究也是演戲!”

    李紅袖就沉默了。

    原本李紅袖以為,借此機會,唐元將能得到袁龍的認可,進而得到組織的正式認可,卻是事與愿違。

    “不過,真金不怕火煉。”李紅袖暗自想著。

    只是,唐元當真是真金嗎?

    李紅袖本來沒有懷疑的,可是由于袁龍的態度的緣故,就也是變得不太確定了。

    ……

    第二天早上,唐元剛剛走進校園,就是看到了楚鹿月,看情況,楚鹿月是專程等著他。

    標志性的小太妹形象分外矚目,來來回回的學生,往往目光都是會在楚鹿月身上停留片刻。

    楚鹿月就站在一棵樹蔭下,如果不是因為她那夸張的穿著打扮,稍微正常一點的話,無疑是一個大美女,艷壓群芳毫無懸念。

    然而楚鹿月似乎渾然不知自身的美貌,雖然不至于扮丑,但那般怪異的穿著和打扮,無疑是楚鹿月減了五分還不止。

    唐元就不太明白了,為什么楚鹿月偏偏要這個樣子,還是說,楚鹿月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想了想,唐元大步朝楚鹿月走了過去。

    “昨晚睡的怎樣?”楚鹿月笑吟吟的問道。

    “我的睡眠一向不錯。”唐元張嘴就答。

    話說完后,唐元方才是反應過來,楚鹿月這個問題,問的很不一般。

    一般來說,楚鹿月應該是問他吃過早餐沒有才對,然而楚鹿月問的是他昨晚睡的怎樣……

    “看你精神狀態不錯,應該確實睡的挺好,這樣我就放心了。”楚鹿月笑的很是歡快。

    “你放心什么?”唐元多了幾分警惕。

    “記得我曾經和你說過的話嗎?”楚鹿月的笑容,給唐元一種很迷的感覺,“我很希望你成長為我喜歡的模樣,可惜我又忘不了你最初的模樣,當然,這并不沖突。”

    “我最初的模樣?”唐元愣了愣神。

    仔細回想了一下,唐元發現,他自己都早已忘記,最初是什么模樣。

    楚鹿月說她記得,暗示的意味太明顯了,這就讓唐元感覺很是怪異,因為,聽楚鹿月說話的口吻,就好像,二者是相識多年的老友似的。

    這是什么情況?

    還有,什么叫成長為她喜歡的模樣?

    唐元就想問問,楚鹿月喜歡他變成什么模樣,然后努力改正,爭取不變成楚鹿月喜歡的樣子。

    遺憾的是楚鹿月沒給機會,轉身就是走了。

    唐元盯著楚鹿月的背影看了又看,除了陌生,還是陌生,實在是想不起來,與楚鹿月有過什么交集。

    所以楚鹿月是撒謊了?

    問題來了,楚鹿月為什么要撒謊?有撒謊的必要嗎?

    唐元想的不只是這件事情,楚鹿月開頭的第一句話,太過容易讓人浮想聯翩,那讓唐元懷疑,楚鹿月昨晚之所以沒有殺林文沖,是為了給他一個殺林文沖的機會。

    也就是說,楚鹿月一早就發現他了。

    “所以,在我殺林文沖的時候,楚鹿月是有看到的?”唐元猛的一驚。

    這件事情,唐元自認做的不算多么高明,但黑暗中始終有一雙眼睛在盯著,則也仍舊始料未及。

    站在楚鹿月的立場,或許這是驚喜。

    可是站在唐元的立場,完完全全就是驚嚇。

    唐元就也總算明白過來,為何楚鹿月會問他昨晚睡的怎樣,說到底殺人絕不是一件令人愉悅的事情,因此在看出他確實睡眠質量挺好之后,楚鹿月就得以放心了。

    這就導致出現了第二個問題,楚鹿月怎么會對他這么上心?

    唐元覺得,就算他曾經和楚鹿月有過交集,也不至于讓楚鹿月對他如此關心,除非二者是那青梅竹馬的關系。

    可如果是這樣的關系的話,唐元覺得,除非他失憶了,不然不可能不記得。

    越是想著,唐元就越是糊涂。

    想了一會,唐元頭疼的厲害,索性不再多想,朝教學樓方向走去。

    走進教室唐元剛回到座位上坐下,一旁的孟卓飛就是挪著椅子湊了過來,一張臉看起來很是猥瑣。

    “我剛看到楚鹿月了,她該不會是在等著你吧?”孟卓飛神秘兮兮的問道。

    “恭喜你,答對了。”唐元隨口說道。

    “你這就被拿下了?”孟卓飛當即就驚呆了。

    雖然孟卓飛有推算過,唐元被楚鹿月拿下是大概率事件,但也是萬萬沒有想到,如此之快,唐元就被拿下了。

    唐元就沒想過,要掙扎一下嗎?

    就算不掙扎,好歹稍微矜持點,怎么能這么快就從了呢?

    “為什么不是楚鹿月被我拿下呢?”這樣說的話,唐元就不太樂意了,整的他好像是吃軟飯的小白臉似的。

    “有區別嗎?”孟卓飛就很納悶。

    無論是唐元拿下了楚鹿月,還是楚鹿月拿下了唐元,在孟卓飛看來,都沒有任何區別,除非……

    “不對啊,你的意思是,你們兩個干柴烈火,一早就看對眼了?”孟卓飛又是驚呆了,心想著大概就是唐元會認為,是他拿下了楚鹿月吧。

    唐元就無語了。

    這家伙果然深諳八卦的精髓,怎么勁爆怎么來。

    這要是被坐實了,他不得比竇娥還要冤。

    “沒有的事,楚鹿月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唐元當即說道,極力否認孟卓飛的說法。

    “你剛還說把楚鹿月給拿下了,現在又跟我說她不是你喜歡的類型,渣男!”孟卓飛唾罵起來。

    “……”

    唐元被楚鹿月拿下這事,就這樣傳出去了。

    始作俑者孟卓飛得意洋洋的告訴唐元,他這樣做的目的,是要揭開唐元的真面目,避免其他的女生上當。

    唐元并沒有放在心上,反正因為楚鹿月的自白書,他早已惡臭滿盈,這名聲再臭上一點,也是無關緊要。

    只是,當楚鹿月親口承認,她被唐元給拿下之后,整個安瀾中學,都是引爆了。

    “呸,渣男!”孟卓飛就差沒往唐元身上吐口水。

    唐元整個人就都是不太好了,楚鹿月居然親口承認了,難道真的像是孟卓飛分析過的那樣,楚鹿月的真正目的,是為了得到被他渣的機會?

    “有人撒謊了。”唐元不得不解釋。

    “我知道,畢竟撒謊的那個人,可是你。”孟卓飛不慌不忙的說道。

    唐元臉色一陣發黑,恨不能一拳打歪孟卓飛的鼻子!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2019幸运赛车走势图 配资平台哪个好 布衣3d图库福彩3d全图 广东快乐10分钟交流群 广西快乐十分投 七星彩开奖时间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今天的 体彩11运夺金遗漏 中兴通讯股票 河北快3今日开奖 全国地方彩票开奖结果 福彩3d助手专业版 宁夏11选五跨度走势图 股票推荐576789.com 有没有靠谱的股票配资平台 中信证券股票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