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65章 打擂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為什么袁龍在我面前可以不講道理,只因他比我強,強者無需和弱者講道理!”唐元默默想著。

    同樣,為何他需要向袁龍不停的解釋,只因他太弱。

    強者對弱者天然俯視,這就注定了,二者之間的身份和地位不可能對等!

    唐元心知,他固然在不斷的變強,可依舊不夠強。只有他強大到一定的地步,他才能擁有最為基本的尊嚴!

    聽著有點像是在說笑,不過這是不容否定的事實。

    自然唐元并不會因此而自怨自艾,因為唐元太清楚了,他的成長是有跡可循的,他幾乎可以真切感知到自身每時每刻的變化。

    當初,唐元將自身歸類為第四類人,不同于超能力者,也不同于覺醒者,這何嘗不正是他最為特殊的地方。

    “袁龍,我會很期待俯視你的那一天!”唐元又是說道,眼中迸射一抹犀利的冷光。

    毋庸置疑,那一天必然不會太久遠!

    這就更讓唐元,多了幾分期待的理由。

    說過話,唐元不由打了個哈欠,困意席卷而來,便強行按捺下心頭的那份冷意,邁步走進臥室。

    ……

    袁龍離開之后去了分部,李紅袖在那里等著。

    袁龍今晚去見唐元,事先有和李紅袖打過招呼,李紅袖之所以留在分部,就是為了等一個結果。

    袁龍大馬金刀長驅直入,臉色不虞,見狀,李紅袖心里猛的咯噔了一下,情知恐怕很難有好的結果了。

    掃視李紅袖一眼,袁龍說話的口吻有些陰沉,“即日起,無限期取消唐元所有的資源和福利。”

    “這么嚴重嗎?”李紅袖的臉色變了。

    李紅袖萬萬沒有想到,袁龍會是這樣的態度,會不會有點小題大做了?

    至于取消唐元的資格和福利……仔細想了想,李紅袖就發現,唐元從未得到任何的資源或者福利,僅僅是拿一份基本工資而已。

    獎金的分配,向來是多勞多得,把彭少康和周大年一并算進去,再加上林文沖,唐元一共執行了三次任務,這三次任務根據目標的級別不同,獎金的數額也就不同。

    除此之外,還有什么?

    根本就什么都沒有!

    “總不能無緣無故就這樣做,你得給我一個理由。”李紅袖不服。

    “理由?”

    袁龍冷冷一笑,這時候想起剛才和唐元打交道的經歷,猶自很不舒服,尤其是唐元演的第二出戲,站在袁龍的立場而言,根本就是挑釁。

    袁龍覺得,唐元那話的意思不外乎是表示,擁有狙殺一尊S級的能力,恰好他也是S級,這豈非意味著,唐元是在威脅他?

    “對,理由!”李紅袖認認真真點頭。

    資源和福利有沒有是一回事,取消還是不取消,是另一回事……唐元既然是異象調查組的成員,資源和福利將來總會有的,袁龍一句話就要取消,對唐元太不公平。

    況且,唐元是她親自招攬進入異象調查組,是她的直系下屬,李紅袖不可能任由著袁龍擺布,必然是要給出一個令她信服的理由。

    “李部長,莫非你到現在還一心認為唐元是個普通高中生不成?”袁龍反問道。

    不等李紅袖回話,袁龍就又是說道:“唐元若真的很普通,他憑什么和青君談笑風生,憑什么讓楚鹿月另眼相看?千萬別告訴我,僅僅是因為他長的很好看。”

    李紅袖心想唐元委實就是長的很好看,這點難道不是事實嗎?

    不過經由袁龍提醒,李紅袖就也是意識到,近段時間發生在唐元的身上,的確不太對勁。

    唐元不只是結識了青君,更是和楚鹿月有著牽扯不清的關系……前者勉強可以解釋,但后者該如何解釋?

    “倘若是由于唐元長的很好,吸引了楚鹿月,大概也算正常。”想了想,李紅袖說道。

    “楚鹿月可沒這么膚淺。”袁龍斷然說道。

    “據我所知,袁隊長你對楚鹿月應該不算很熟。”李紅袖不得不爭辯了一句。

    楚鹿月是否膚淺,李紅袖不認為袁龍有資格下定論,袁龍并不熟悉楚鹿月,憑什么認為楚鹿月不是膚淺的女人?

    “你……”

    袁龍愣了愣神,不知怎的,就發現李紅袖這話,聽著挺有道理的。

    他確實對楚鹿月不熟,所以楚鹿月是否膚淺,根本一無所知,萬一楚鹿月就是因為唐元長的好看而看上了唐元呢?并非沒有這種可能性不是嗎?

    “青君你如何解釋?”袁龍的臉色,也是變得不太好看了。

    因為袁龍意識到,基于唐元長的好看這一前提,使得唐元身邊很多事情,都勉強可以解釋……難道這就是長的帥就能為所欲為?

    稍微一想,袁龍就是郁悶的抓狂。

    “假如袁隊長對唐元更多了解一點的話,就會發現,唐元身上有種與生俱來的親近能力……”又是想了想,李紅袖方才說道。

    “難道不是心機深沉?”袁龍冷冷說道。

    “誰沒有心機呢?”李紅袖微微一笑,“唐元在那種環境下長大,若無心機,早就隨波逐流,能否活到現在都是未知數。”

    “所以你現在是在告訴我,你之所以為唐元說這么多的好話,原因也是唐元長的很好看?”袁龍耐人尋味的說道。

    “對!”

    李紅袖并不否認,要不是唐元長的好看的話,她豈會在一年時間內,斷斷續續跑去找了唐元三次?

    “……”

    袁龍滿頭黑線,一時間竟是不知說些什么才好。

    看向袁龍,李紅袖笑吟吟的說道:“看來,袁隊長是沒辦法說服我了。實不相瞞,基于唐元近段時間的表現,我正打算,為唐元申請相應的資源和福利,這方面,還得請袁隊長多多美言幾句。”

    聽李紅袖這樣一說,袁龍尷尬到快要炸開,他感覺李紅袖根本就是故意和他作對,苦于沒有證據能證明。

    “我會考慮。”冷哼一聲,袁龍拂袖離去。

    “有點意思。”送走了袁龍,李紅袖笑的極其意味深長。

    李紅袖并不清楚袁龍今晚去見唐元發生了什么事,有心過問但袁龍肯定不會回答,索性就一句話也沒問。

    不過李紅袖能感覺到,袁龍對唐元不僅僅是有成見,更是多了一分敵意。

    問題是,敵意從何而來?

    唐元究竟做了什么,居然讓袁龍有了干掉他的沖動?

    李紅袖心知,今晚這事,暫時算是過去了,但往后唐元的麻煩必然不會少,袁龍從來不是大度之人,不可能咽下這個悶頭虧。

    ……

    第二天一大早,唐元起床之后,跑到院子里打了一套通臂長拳,一套拳打完方才回房間洗漱,再是做早餐。

    生活一日接著一日在重復,不過對唐元而言,卻是甚為享受著當下的這份難得的平靜。

    平靜隨時都有被打破的可能,到那個時候,未必會有這樣的閑心。

    吃過早餐唐元照例去書房看了會書,時間差不多了,才是不緊不慢的走出家門前往學校。

    令唐元意外的是,他在前去學校的路上,預見了梁峰,看樣子,梁峰是專程在半路等著他。

    那晚的事情發生后,昨天梁峰曠課了,曠課的原因是什么唐元沒去細想,反正也不算什么大事。

    “唐元,我決定了。”

    梁峰的確是專程等著唐元,看到唐元后,第一句話就是說道。

    “我決定前往極限訓練營,大概需要兩個月左右,假我已經請好了。”梁峰又是說道。

    “極限訓練營?”

    唐元呆了一呆,他從未聽說過這極限訓練營,不清楚是個什么情況。

    “袁隊長昨晚親自打的電話給我,名額有限,我考慮過,這是一個不錯的機會。”梁峰的眼神很炙熱。

    這個老實,甚至給很多同學一種懦弱感覺的男生,或許是因為終于找到一條屬于他自己的路的緣故,明顯可見,多了信心以及野心。

    唐元感覺這很不錯。

    “祝你一切順利。”唐元笑了笑。

    “我會努力,爭取兩個月之后,以全新的狀態出現在你面前。”梁峰也是咧嘴笑了笑,轉身離去。

    “出現在我面前是幾個意思?”唐元不由驚了,敢情梁峰真拿他當成假想敵了?這樣一想,唐元就分外無語。

    “袁隊長,沒成想你一個大男人,居然如此小肚雞腸!”唐元又是有些腹誹。

    袁龍是昨晚打的電話給梁峰,時間是在和他見過面之后,唐元就懷疑袁龍是臨時起意,推送梁峰去極限訓練營,固然是給了梁峰一個成長的機會,但唐元隱隱感覺事情恐怕不太簡單,似乎袁龍有栽培梁峰的意思,目的是為了和他打擂臺。

    “我招誰惹誰了?”唐元就感到很無辜。

    他明明什么都沒做,怎么就弄的天怒人怨了呢?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好股票配资平台 北京快乐8官网开奖 快乐8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118滚球-博彩的不安源于什么 新疆11选5任三推荐号码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 甘肃快3今日开奖号码 内蒙古快三选号 体彩7位数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预测 河南省体育彩票官网 中信证券股票分析论文 海口哪里有玩飞鱼体彩的 搞活动的时时彩平台 股票分析师怎么考 十一选五任二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