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80章 有話好好說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別著急走啊,有話好好說。”唐元趕忙把人給攔住了。

    “你若強行問姻緣,那就沒得說。”年輕攤主面無表情的說道。

    “這么可怕嗎?”

    唐元整個人都是凌亂了,別人能問,偏偏就他不能問,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還是說,他就不配擁有姻緣,注定孤老終生?

    稍微一想,唐元就感覺這事,委實相當可怕!

    “你總得給我一個理由。”唐元就不太高興了。

    “不可說。”年輕攤主搖頭。

    “我可以加錢。”唐元提醒道。

    “你沒我有錢。”年輕攤主還是搖頭。

    ……

    唐元又一次驚呆了。

    居然連他有錢還是沒錢都能算出來,有這么神奇嗎?

    還是說,并非對方算出他沒錢,而是他看上去就不像有錢人?

    這時候要是身邊有面鏡子的話,唐元非得照鏡子看看,自己是不是看著就很缺錢的樣子。

    奈何沒有,這就讓唐元倍感郁悶。

    “聊聊別的。”唐元岔開了話題。

    “問前程三百。”年輕攤主回到攤位上,攤開那張大白紙,這是重新開張了。

    唐元就有些樂,這家伙果然個性十足,心想難不成這就是喬小喬心甘情愿掏三千塊錢買一張破紙的原因?

    想到這里,唐元心中猛的咯噔一下,就剛才,他就差沒主動掏錢了,要不是對方看不上一點小錢的話,他估計已經受騙。

    “我有個朋友。”唐元接著前面的話題,不等對方說話,就快速說道,“她花三千塊錢,從你這里買了一張破紙。”

    年輕攤主就總算確定,唐元并非無中生友,確實有那樣一個朋友。

    忽然年輕攤主便是明白了,唐元不是來問前程,也非問姻緣,而是為他那朋友打抱不平來著。

    “確切的說,是兩張。”年輕攤主說道。

    “所以總共騙了人家小姑娘六千塊錢,你的良心不會痛嗎?”唐元那叫一個納悶。

    “不會。”年輕攤主斷然說道。

    “這么黑嗎?”

    唐元多少有點傻眼,就算良心是真不會痛,就這么承認了,當真好嗎?

    “我正一教弟子,行事不求無過,但求無愧于心。”只聽年輕攤主又是說道。

    “說的這么冠冕堂皇做什么?”唐元一聲冷笑,話音落,就感覺這情況有點不太對勁,他下意識的盯著年輕攤主看了幾眼,眼神突然就是變得異樣起來。

    “正一教?”

    唐元在心里默念了兩遍。

    換成是昨天之前的話,唐元聽聽也就過去了,但就在昨天,有聽李紅袖提起過四大道門,其中就有正一教。

    聽年輕攤主剛才那話的意思,他乃是正一教的弟子。

    唐元就感覺這事,無端端變得復雜起來,即便最近在他身上,發生過很多巧合,但這事,唐元不認為是巧合那般簡單。

    “你昨天是不是跟人打了一架?”想了想,唐元就問道。

    “昨天?”

    年輕攤主回憶了一會,“昨天有幾個人來我這攤位問前程,問過之后卻不給錢,我也就照規矩行事。”

    唐元當然不知道,所謂的規矩是什么,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就算找到“兇手”了。

    “你知不知道他們的身份?”唐元又問道。

    “我正一教自有規矩。”年輕攤主強調道。

    唐元笑了笑,“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總之呢,打架就是不對的,萬一別人訛你個一千八百的,屬實也正常。”

    “我不缺錢。”年輕攤主淡淡說道。

    唐元忽然有點想罵人,心說你當然是不缺錢的,兩張破紙就賣了六千塊,這能缺錢嗎?

    “錢不錢的暫且不說,這事沒你想的那么簡單,具體來說呢,就是你闖大禍了,先把六千塊錢退給我,我再教你怎么處理這事。”唐元這邊是張嘴就來。

    原本唐元還在想著,要怎樣才能讓對方退還六千塊錢,靈機一動之下,就是冒出了這樣一個念頭,不由暗夸自己實在是太機智了。

    唐元就覺得,他話都已經說到了這般份上,對方別無他法,只能老老實實退錢。

    然而很快,唐元就失望了。

    “我正一教自有規矩!”說來說去,年輕攤主依舊是這樣一句話,他很嚴肅,態度端正,一絲不茍。

    “什么破規矩?”唐元那叫一個膩歪,很是意外,此人竟是如此的講原則,或者也可以說,腦袋一根筋!

    “區區正一教,難道想要凌駕于國家意志之上不成?”唐元就不太高興了。

    “不敢!”

    年輕攤主搖頭,繼而認認真真的說道,“不過,我只認正一教的規矩!”

    話音落,年輕攤主看唐元一眼,又是認認真真的說道,“雖然這樣說的話,你肯定會很不高興,但我從不騙人,所以,很抱歉讓你不高興了。”

    ……

    唐元滿頭黑線,總算是得以確定,此人的確就是一根筋,完全不懂得如何變通。

    不然的話,斷然不可能說的這樣直白!

    “居然還挺有原則!”唐元又一次意外了。

    這和唐元想象中坑蒙拐騙的形象完全不同,唐元就只能感嘆金錢的魔力太大,硬生生把一大好青年的價值觀給扭曲了。

    要不是因為對方坑了喬小喬六千塊錢的話,看在對方如此有原則的份上,唐元都是有種,和對方交個朋友的沖動。

    “我不管你正一教什么規矩,廢話少說,把錢給退了。”唐元伸出了右手,強行索要。

    他來都來了,不可能空手而歸,臨河市分部的事暫時可以不談,錢一分都不能少。

    “沒這規矩!”

    年輕攤主搖頭,他看唐元臉色不虞,卻也絲毫不在意,不緊不慢說道,“你所認為的破紙,在別的人眼里,卻價值千金……”

    “等等……說破了天,也就兩張破紙不是嗎?”唐元的臉色就很難看了。

    居然還敢狡辯,簡直豈有此理。

    “我剛說了,價值因人而異,何況,你并未看到那兩張平安福的價值。”年輕攤主又是搖了搖頭。

    “聽你這意思,敢情還提供三包服務?”唐元納悶不已的問道。

    “沒錯!”

    這次,年輕攤主總算是點頭了,“假如最后有證據證明平安福是沒有效果的,我會第一時間全額退款。”

    話說到這里,年輕攤主擺了擺手,做出一個請的手勢,意思是唐元可以滾蛋了。

    唐元當然不可能滾蛋,都說神棍一張嘴,這家伙忽悠人的水平著實相當的高,分明是胡說八道,卻又是說的一套一套的,要不是喬小喬被坑的太狠了,差點就要上當。

    至于三包,打死唐元都是不可能信的。

    通常這種攤位,都是打一槍換個地方,到時候要是能找到人的話,就算他唐元輸。

    “我能說你這是強詞奪理嗎?”唐元沒好氣的很。

    年輕攤主沉默了,不知是無話可說,還是懶的搭理唐元。

    卻是這時候,在那不遠處,傳來兩道急促的腳步聲,轉即就是看到,一個中年婦女一路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

    在中年婦女的身后,追著一個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手中拿著一把菜刀,一邊追一邊大聲嚷嚷,看那架勢,不一刀把中年婦女砍死誓不罷休似的。

    “你既然有本事偷人,有本事就站住啊,看我砍死你!”

    中年男子悲憤不已,一張臉慘綠慘綠的,奈何他穿著一雙拖鞋,根本跑不快,眼見著中年婦女越跑越遠。

    “我就不站住,你本事那么大,就來砍死我啊。”中年婦女一路跑的飛快,一邊不忘記冷嘲熱諷一聲。

    中年男子戴了個綠帽子,本就難受的要命,哪里受得了這個,干脆把拖鞋一甩,加快速度就沖了過來。

    “啊!”

    慘叫聲,在兩秒之后響起。

    “沒砍著呢。”中年男子氣急敗壞,一刀砍下去,竟然砍歪了,不爽的很。

    “啊!”

    又是過去兩秒,中年婦女再度發出一聲慘叫。

    唐元看的津津有味,沒想到今天出來,還能有這樣的收獲,雖然唐元知道這樣是不對的,但這出戲,委實太精彩了。

    年輕攤主面無表情,就在中年男子第二刀,即將落在中年婦女肩膀上的時候,他忽然伸手,往口袋里陶了掏,掏出一張平安福。

    年輕攤主把平安福掏出,遞到唐元面前給唐元看。

    唐元愣了愣神,不明白對方這是什么意思,倘若是向他推銷平安福的話,會不會太不人道了?

    隨后就見,年輕攤主兩只手指夾住平安福,輕輕朝著中年婦女一甩,平安福劃過一道拋物線,準確無誤,落在了中年婦女的肩膀上。

    說時遲那時快,中年男子手中的菜刀,正好砍落。

    “砰!”

    菜刀砍落的瞬間,居然傳出了金屬碰撞的聲音,唐元看到了一道金光。

    金光從中年婦女的肩膀上飛射而出,時間雖短,卻異常的燦爛,就跟放煙花似的。

    然后唐元就是看到,中年婦女肩膀上的那只平安福憑空消失了。

    “這樣也行?”

    看一眼中年婦女,最終,唐元的目光,落在了年輕攤主的身上。

    “雖有錯,不至死!”年輕攤主面無表情的說道。

    事實上,即使年輕攤主不出手,唐元出手也完全來得及,唐元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中年婦女被中年男子亂刀砍死。

    就像是年輕攤主說的這樣,雖然中年婦女有大錯,但罪不至死,即便該死,也不該是中年男子出手。

    “你剛剛在向我證明?”唐元就問道。

    “巧合。”年輕攤主恢復了云淡風輕的模樣。

    唐元一頓傻眼,他承認這確實是巧合,可也正因太巧了,反而一時間讓他沒辦法接受。

    那邊,中年婦女罵罵咧咧走的遠了,中年男子失神不已的看著掉落在地上的菜刀,都是忘記了追趕。

    年輕攤主就朝中年男子走了過去,附在對方耳邊,不知說了什么,中年男子先是驚詫莫名,繼而感恩戴德似的,朝著年輕攤主做了好幾個揖,之后,畢恭畢敬掏出五百塊錢,拍拍屁股,走的時候眉開眼笑。

    “你說什么了?”

    將這樣的一幕看在眼里,唐元再次感嘆,這神棍委實太能忽悠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算牌为什么会被赌场打 骆驼股份股票分析 pc蛋蛋刷蛋绿色破解版 福彩七乐彩选号器 股票融资融券买入是什么意思 内蒙古快三今天推荐号 打彩票的技巧 山东十一选五预测 上证指数 吉林快三一定开奖 排列7走势图 南京期货配资晓晓 江苏快三预测号码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16 期货配资公司名录 炒股课程学费2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