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87章 你解釋,你再解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唐元,陳政言陳老要見你,你若不知陳老是誰,最好是給李部長打給電話!”

    唐元前后掛了兩次電話,為了避免這第三個電話又被掛斷,袁龍一連深呼吸了好幾口冷氣,然后快速的,進行表達。

    “這么頭鐵嗎?”唐元就挺納悶。

    他這邊都掛了兩次電話了,然而袁龍半點悔改的意思都沒有,之所以說話的語氣會有所不同,不過是強行壓制著心頭的那一股怒火罷了,并非表示,袁龍的態度發生了改變。

    這就讓唐元很意外袁龍竟是頭鐵到了這樣的地步,分明在打第三個電話的時候,差不多有央求他的意思了,偏偏,還死死撐著不低頭。

    袁龍會低頭嗎?

    當然會!

    唐元可是親眼看到,袁龍在陳政言面前低頭。

    之所以袁龍在他面前不愿意低頭,不外乎是他的身份和實力,不足以令袁龍低頭罷了。

    只是雖然如此,這樣一想,唐元的心情還是不太舒服。

    唐元就打了個電話給李紅袖,詢問陳政言是誰,在李紅袖簡短介紹一番后,頓時就倒吸一口冷氣。

    “好大的來頭!”唐元的心情無法淡定了。

    “你怎么會知道陳老這個人?”李紅袖很是疑惑。

    “袁隊長和我說的。”唐元笑了笑,毫不猶豫就把袁龍給賣掉了,“袁隊長接連打了三個電話給我,說什么陳老要見我,我還以為是騙子呢。”

    “既然陳老要見你,那你就去吧。”電話那頭的李紅袖沉默了片刻,說話的聲音都是有些不太一樣了。

    “去?我不要面子嗎?”

    唐元信手把手機塞進了褲子口袋里。

    在得知了陳政言的身份后,唐元知道,他今天無論如何,都是得去如意飯店一趟,但去歸去,怎么去還是得有些講究的。

    總不能被袁龍威脅了之后就立馬服軟,他唐元也是要面子的!

    唐元跑去倒了一杯水,坐在沙發上,不慌不忙喝著……

    ……

    如意飯店,包廂內。

    陳政言在喝湯。

    湯只是最簡單的青菜豆腐湯,怎樣都算不上多么的美味,但陳政言似乎很是喜歡,喝了一碗又一碗。

    每到陳政言喝完,同行的男子就是趕緊給盛上,分外殷勤。

    袁龍打了第三個電話后,自外邊走進來,看到陳政言依然在喝湯,就小小松了口氣,既然陳政言的胃口不錯,就表示陳政言并沒有生氣或者不耐煩。

    只是,在又看到,那快要見底的湯碗之后,袁龍的臉色,就是細不可察的變了。

    青菜豆腐湯陳政言很喜歡,但這碗湯總有喝完的時候,等到陳政言喝完了湯,那個時候唐元若是還沒出現的話,該如何是好?

    稍微一想,袁龍的頭皮都是發麻了。

    “唐元,你這個不識好歹的東西!”袁龍怒。

    男子聽到腳步聲,側頭便朝袁龍看去,隨口問道:“袁龍,怎么樣了?”

    “唐元那邊的事情還沒忙完,不過應該快了。”袁龍解釋道。

    “這可都等了快半個小時了。”男子臉色猛的一沉,“究竟什么事,如此的重要?袁龍,我很懷疑你沒有說實話。”

    聞聲袁龍臉上微變,“厲少,唐元那邊確實是很忙,近段時間,長嶺市大小事故高發,想必他會第一時間趕來的。”

    這被袁龍稱之為厲少的男子本名厲澤,是陳政言的學生,因為這樣的緣故,一度讓厲澤的身份水漲船高,為人方面,甚為驕橫!

    袁龍以前是有和厲澤打過交道的,那個時候的厲澤可不是這樣,尚且要稱呼他一聲袁隊長,客氣的很。

    可見一段時間沒見,厲澤是愈發跋扈了。

    袁龍心中極度不喜,但看在陳政言的面子上,他只能將這份不喜,強行按捺著,半點不敢表露!

    “這不是理由,是借口!”厲澤渾然不聽袁龍的解釋,一聲冷笑,“那唐元再忙,難不成還能比老師更忙?比我更忙?再給你五分鐘時間,倘若唐元再不出現,這事你……”

    “袁龍,你再去給唐元打個電話!”

    厲澤的話還沒說完,陳政言的聲音就響了起來,然后說道:“有事忙很正常,你就讓唐元,盡量抽出時間吧。”

    “好……好……”袁龍忙不迭點頭,轉身又朝包廂外走去。

    “老師,很明顯袁龍在撒謊!”厲澤不服不忿,不明白陳政言為何要為袁龍開脫,小小一個機動小隊的隊長而已,算個什么東西?

    陳政言微微一笑,“這事我看著挺有意思,就等唐元來了再說吧。”

    “有意思?什么有意思?”厲澤滿頭霧水,不解其意。

    袁龍大步走到包廂外的走廊上,走出包廂的那一瞬間,他的臉色,就已是陰郁到了極點。

    原本袁龍以為,只需要一個電話,唐元立馬就會屁顛屁顛滾過來,然而,整件事情的發展,最終卻是呈現出失態的趨勢。

    袁龍萬萬沒有想到,唐元會如此大膽,會如此的不給面子!

    “唐元,這件事情,我和你沒完!”袁龍心中一個聲音在咆哮。

    拿出手機,袁龍就第四次,撥通了唐元的手機號碼。

    ……

    如意飯店距離安瀾中學不遠,唐元花了差不多十分鐘時間就到了。

    唐元走到包廂門口的時候,正好聽到拍桌子的聲音,探頭往里看去,唐元就是看到,袁龍被厲澤訓斥的畫面。

    厲澤一根手指伸出,幾乎快要指到袁龍的腦門上。

    陳政言大馬金刀坐著,青菜豆腐湯已經喝完,此時他正在喝茶。

    輕輕吹開浮沫,陳政言喝的有滋有味,仿佛什么也沒看到什么也沒聽到似的。

    一眼看去,唐元就覺得這畫面極其有趣,算上袁龍在內,這三人,沒一個是簡單的!

    “咚……咚咚……”

    看了一分鐘戲后,唐元伸手敲門。

    “唐元,你總算來了嗎?”回頭看向唐元,袁龍眼中閃爍著烈焰。

    “進來!”

    厲澤朝唐元招了招手,等到唐元走進包廂,他便是肆無忌憚的,盯著唐元,一連打量了好幾眼。

    “你就是唐元?”厲澤問道。

    聽袁龍說唐元是安瀾中學高二班的學生,然而厲澤在唐元的身上,沒有看到一星半點的學生氣息。

    尤其是少年人,分外好看了些,不知怎的,就是讓厲澤有些反感。

    “是我。”唐元點了點頭。

    “聽說你很忙?”厲澤就又是問道。

    小小一個分部成員,竟是讓他們足足等了四十分鐘,好大的面子。

    “沒有啊,我一點都不忙……誰說我很忙的?”唐元一臉的驚色。

    “不忙?”

    厲澤愣了愣神,惡狠狠瞪了袁龍一眼,不陰不陽的說道,“袁隊長可是打了四個電話給你,說你忙的抽不開身,怎么就變成不忙了?”

    “我一個學生能有什么好忙的?何況現在又不用上課,時間太多了,一天天的,閑的都快要發霉了。”唐元一頓吐槽。

    “好你個袁龍!”厲澤怒了。

    “唐元,你敢坑我?”袁龍也是怒了,見鬼似的看著唐元,仿佛第一次認識唐元一樣。

    唐元不給他面子也就算了,袁龍萬萬沒想到的是,唐元竟是膽敢當著他的面坑他,好大的膽子!

    “袁隊長,你這話,我就聽不太明白了,我坑你什么了?”唐元滿臉的無辜。

    坑肯定是要坑的。

    承認,則是斷然不可能承認的。

    至于袁龍秋后算賬什么的,唐元表示半點都不慌。

    沒錯,唐元就是這么的小肚雞腸。

    袁龍做過的那些事,唐元嘴上不說,心里卻門兒清,好不容易逮到這樣一個機會,不狠狠的坑袁龍一把,唐元都是會覺得過意不去。

    “你親口說的,你很忙!”袁龍低吼。

    “袁隊長,沒想到你年紀輕輕的,耳朵就這么不好使了,得趕緊去看醫生才行啊。”唐元不慌不忙的說道。

    這話唐元自然是沒說過的。

    天王老子來了,唐元都不可能承認他說過。

    不過通過袁龍這話,唐元不難猜到,在他遲來的這四十分鐘時間里,這里發生過什么事。

    顯而易見,由于他遲遲不來的緣故,袁龍不得不編造了一系列的理由,那些理由,厲澤和陳政言信還是不信姑且另說,總之,唐元是不可能順著袁龍的意思來的。

    袁龍深吸一口惡氣,整個人都是差點閉氣過去。

    他在打第二個電話給唐元的時候,就有警告,讓唐元不該說的絕對不要多嘴,偏偏怕什么就來什么。

    似乎唐元并不算多嘴,因為唐元說的全部都是事實,但這讓他很是坐蠟,被打了個手足無措,接下來不知該怎么辦才好了。

    “袁隊長,你解釋,你再解釋!”厲澤掀了掀眉,暗想袁龍才是真的好大的膽子,敢情在唐元來之前,一直在他和陳政言面前演戲呢。

    不得不說,袁龍的演技太精湛了,要不是唐元當場揭穿,簡直毫無痕跡。

    “厲少,唐元是什么樣一個人,你并不了解,可千萬別被表象欺騙!”袁龍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所以你就心安理得的欺騙我和老師?”厲澤陰惻惻質問。

    話音落,肉眼可見,陳政言的臉色變了。

    “沒有的事!”

    看到陳政言臉色發生了變化,袁龍心口一緊,急忙解釋。

    這事厲澤誤會了也就誤會了,就如厲澤沒把他放在眼里,他何嘗有把厲澤放在眼里,但陳政言也誤會的話,就不太好處理。

    那可是跺跺腳,偌大的異象調查組都要抖三抖的大人物,他一個小小的機動小隊隊長,休要說掰手腕,便是連那樣的資格,都不具備。

    “袁龍,事到如今,你還拿我和老師當傻子糊弄呢?”厲澤臉色一片陰沉。

    真相已然明朗,袁龍卻是執迷不悟,這讓厲澤怒火中燒。

    “厲少,唐元說的,不過是他的一面之詞,你沒理由只信他而不信我!”袁龍只得又是解釋,看向唐元的眼神,陰郁到了極點。

    “唐元,你若說明真相,今日之事,我便既往不咎。”強忍著心頭的一口惡氣,袁龍幾乎要炸裂了。

    “袁隊長,你的意思是讓我撒謊嗎?問題是我不會啊……我還是個學生,這個世界如此險惡嗎?”唐元一副受驚不輕的模樣。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2019十大股票推荐 山西快乐10分开奖数据 宁夏十一选五任选五遗漏 福建福彩湖北快3 三分彩免费计划 燕赵福彩排列7 股票行情上证指数 贵州快3走势图表了 快三提前预测软件 11选5 博彩真经共享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直遗爱彩乐 新手炒股指南 辽宁快乐十一选五走势手机版 中国福利彩票软件 排列五最简单选号方法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