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88章 我真不會撒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袁龍差點吐出一口老血,要不是陳政言和厲澤在這里的話,必然出手教唐元如何做個“人”!

    “袁隊長,你還有什么話要說的?”厲澤得意起來。

    “我無話可說!”袁龍轉過身,就朝包廂外走去,很是擔心會失態把唐元和厲澤一起給揍了,那樣的話,他被陳政言揍上一頓,將會是大概率事件。

    “小小一個機動小隊的隊長,無法無天,豈有此理!”沖著袁龍的背影,厲澤一頓嚷嚷。

    “這樣也行?”

    把厲澤的反應看在眼里,唐元目瞪口呆。

    唐元覺得,自己的行為已經算是很過分了,誰能想到,厲澤全面超越。

    這句話,簡直就是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但凡陳政言對袁龍有什么不滿的話,袁龍這個機動小隊的隊長,就算是做到頭了。

    “袁隊長可能是有苦衷吧。”想了想,唐元就說道。

    既然厲澤要落井下石,那就添上一把柴火好了。

    “苦衷?”

    厲澤連連冷笑,“這么點小事都搞不定,他能有什么苦衷?不過是天高皇帝遠,跋扈慣了而已,早該整頓風氣了。”

    唐元就覺得,厲澤這話說的實在是太有道理了,頓時有種引為知己的感覺。

    果不其然,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唐元一下子看厲澤順眼了很多。

    “袁隊長為人處世雖然有點小瑕疵,總體上還是很不錯的,兢兢業業,盡職盡責,所謂金無足赤,人豈有完人呢?”又是想了想,唐元說道。

    “袁龍對你可沒安好心,你居然為他說好話?”厲澤驚訝不已。

    唐元尷尬一笑,一副看上去有苦衷的樣子。

    厲澤看著唐元,看著看著忽然就懂了,雖然唐元完全不明白,他到底懂了什么。

    “老師,這事你怎么看?”厲澤朝陳政言詢問道。

    只需要陳政言表態,接下來他勢必要袁龍好看。

    陳政言擺了擺手,示意道:“小澤,你也出去吧,我和這位唐元同學,單獨淡淡。”

    “我?出去?”

    拿手指了指自身,厲澤幾乎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陳政言還說要和唐元單獨談談,能有什么好談的?

    但既然陳政言這樣說了,即使不情不愿,厲澤也就只能,邁著腳步,往包廂外走去。

    袁龍在外邊的走廊上抽煙,短短一兩分鐘,就抽了好幾根,看到厲澤走出,袁龍的臉色一時間分外的耐人尋味。

    “被人戲耍的滋味如何?”袁龍怪笑著問道。

    “袁龍,你總算是承認了嗎?”厲澤呵斥道。

    袁龍臉色一陣發黑,他所指的是唐元,怎么厲澤就理解成這個樣子了呢,何等該死的腦回路。

    “你以后要是有機會和唐元接觸,今天的事情,你自然就會明白。”袁龍淡淡說道。

    “哈哈!”

    厲澤大笑一聲,說道:“袁龍,我從來都沒有懷疑過自己的智商,然而你居然想著要把握的智商摁在地上摩擦。怎么著,莫非我看起來很像個白癡?”

    袁龍心想不是像,而是就是。

    當然這話袁龍也就放在心里想想,一旦說出口的話,厲澤鐵定得翻臉。

    “你總會明白的。”袁龍有些說不下去了。

    厲澤冷笑一聲,也是從口袋里掏出了煙盒,拿出一支叼在嘴里,摸了半天,卻是沒能摸到打火機。

    “袁龍,借個火。”厲澤隨口說道。

    “啪!”

    袁龍掏出打火機,湊過去點燃,厲澤吸了一口煙,方才說道:“袁龍,你是什么人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以前的你就是這樣,現在更是變本加厲,這世上從來不止你一個聰明人。”

    這樣說的話,袁龍的臉色,就不太好看了。

    ……

    包廂內。

    在厲澤走出去之后,陳政言抬起手臂示意唐元坐下說話。

    唐元也沒客氣,直接就坐了下來。

    陳政言笑了笑,說道:“唐元,之前在你還沒來的時候,我就一直在想,你是怎樣一個人。”

    “必然是讓陳老您失望了。”唐元羞澀笑著。

    “不,恰恰相反!”

    陳政言的眼神,極其的耐人尋味,“在我年輕的時候,可沒你這么大的膽子。”

    “陳老言重了,我一個學生,沒見過什么世面,膽子向來很小,有什么做的不對的地方,還請陳老您多多見諒!”唐元趕忙說道。

    陳政言說話的口吻風輕云淡,但一聯想起此人的身份,唐元就是感受到了極為強烈的壓力。

    有些時候可以亂說話。

    有些時候,則是萬萬不能!

    自己有幾斤幾兩,唐元還是掂量的很清楚的。

    他可以嘗試和袁龍掰手腕,但再怎么愚蠢,也不會流露出和陳政言掰手腕的心思!

    “膽子小?”

    陳政言的笑更是顯得意味深長,剛才在面對袁龍的時候,唐元可不是這樣,他雖老了,可還沒到頭昏眼花的地步。

    這就讓陳政言覺得有趣!

    不得不說,唐元比他想象中,要有趣的多!

    就像是陳政言所認為的那樣,這件事情,從一開始,就相當的有意思。

    “就剛才,不管袁龍說的是對是錯,你總該給他一點面子才是。”陳政言笑著說道。

    “問題是,我真不會撒謊!”唐元分外無辜。

    “你就不擔心,事后被報復?”陳政言不由就是有些戲謔。

    “這個陳老您就不用操心了,袁隊長向來宅心仁厚,寬宏大量,怎么可能和我這種無名小卒計較呢。”唐元振振有詞的說道。

    “這樣啊,我也就放心了。”陳政言的臉色一時間分外精彩。

    陳政言的眼光何其毒辣,一早就是看出,從進門的那一刻,唐元就在演戲,到這一步,唐元還是在演戲。

    不知是唐元演的太過投入了還是怎么回事,真真假假,竟是讓陳政言很多時候,都沒辦法分辨。

    而據袁龍所說,此子還是一個高二的學生。

    什么時候,一個高二的學生竟是如此的油膩了?是他老了嗎?跟不上時代的浪潮了?

    差一點,陳政言就要懷疑人生了。

    “啊,這可不行!萬萬不行!”

    反應過來,唐元一臉的急切,“陳老,您務必得在袁隊長面前說幾句好話才行,我倒不是擔心我自己,主要是擔心袁隊長會想不開,萬一出什么事的話,就不太好了,您老覺得對不對?”

    嘴角一陣抽搐,陳政言差點沒把手中的茶杯倒扣在唐元的腦袋上。

    太無恥了。

    明明是擔心被袁龍報復,卻是說的這般冠冕堂皇,他幾乎就要相信了。

    “不對啊!”

    陳政言感覺這里邊的情況有點不太對勁,倘若唐元擔心被袁龍報復的話,就不至于那樣做,必然會老老實實配合袁龍的一舉一動。

    既然唐元并不配合,也就是說,唐元絲毫不擔心被袁龍報復。

    “所以,這是要假借我的手,給袁龍上眼藥?”陳政言終于明白了,眼神變得異樣極了。

    這是唯恐坑袁龍坑的不夠,還要火上澆油嗎?

    這種事,真是一個高中生能做的出來的?

    再一次,陳政言懷疑人生了。

    另外就是,唐元憑什么不擔心被袁龍報復,莫非自信有和袁龍掰手腕的實力,問題是,唐元的自信是從哪里來的?

    以他的身份,自然看不上一個小小的機動小隊隊長,但唐元呢,他有什么資格看不上?

    “陳老,袁隊長為我南江省的長治久安鞠躬盡瘁,您得……”唐元還在說。

    陳政言聽不下去了,揮手打斷。

    “說說安瀾中學的情況。”陳政言說道。

    “我該說什么呢?”唐元問道。

    唐元就明白過來,他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敢情是因為他是安瀾中學的學生的緣故。

    陳政言要想了解有關安瀾中學的情況,沒有誰比他更要合適。

    再者,他又是長嶺市分部唯一的成員,沒辦法替代,因此哪怕袁龍對他有再多的不滿,也只能把他給叫過來。

    最終結果自然也就是,袁龍自個把自個給坑了。

    “譬如,近些時候,安瀾中學的一些人和事,有哪些變化……你是安瀾中學的學生,對這些想必是一清二楚的。”陳政言提醒道。

    “陳老,這下真要讓您失望了。”唐元苦笑道。

    唐元知道的并不多,遠不能和超能力者聯盟以及覺醒者聯盟相比。

    唐元心想,這大概就是異象調查組對兩個聯盟的應對,陳政言并非無緣無故的來到長嶺市,因為超能力者聯盟和覺醒者聯盟瘋狂拉人頭的緣故,到底是驚動了上面的人,于是陳政言來了。

    當然,這些只是唐元的猜想,真相是否如此,還有待商榷就是了。

    “不用緊張,你隨便說說……我呢,隨便聽聽。”陳政言笑呵呵的說道。

    “要說變化,最大的就屬于那棟倒塌的教學樓了,為此,我都沒辦法去學校上課……您老或許不知道,我可是好學生,非常愛學習的那種。”唐元打開話匣子完全停不下來。

    陳政言聽的滿頭黑線,唐元是不是好學習,他毫無興趣,好端端的說這些沒用的做什么?就不能說點有用的信息?

    他好不容易把唐元給“請”過來,可不是聽唐元說廢話的!

    “說點別的。”陳政言就有些不耐煩了。

    “別的?別的我也不知道啊。”唐元一臉的懵逼。

    “……”

    陳政言微微抬頭,看向唐元,沉默片刻,便一揮手,“好了,你可以走了。”

    “陳老,實不相瞞,我還沒吃中午飯。”唐元不好意思極了。

    “滾!”陳政言大手一拍,桌子上的碗啊碟啊,叮叮咚咚一陣亂響,唐元嚇一大跳,拔腿就往外邊跑。

    厲澤聽到動靜正好從外邊走進來,和唐元擦肩而過,滿頭霧水,唐元究竟做了什么,竟是讓陳政言氣成了這個樣子?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福建十一选五 马耳他幸运飞艇骗局揭秘 七星彩近200期历史开奖号 安徽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三明股票配资 个人投资理财哪家好 炒股炒亏了60万想死了 内蒙古快3推荐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飞鱼玩法 云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走势图今天 福建11选5中奖开奖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12开奖结果浙江 山西体彩11选五5遗漏 淘股吧股票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