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96章 誰才是神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很難有一段美滿的姻緣?”夏荷皺起了眉頭。

    年輕攤主雖然并沒有這樣說,但意思差不多就是這樣一個意思,原本夏荷要問的就是姻緣,這樣一來,自然就讓夏荷不太高興了。

    “姻緣本是自然而來,強求就不太好了。老話說的話,強扭的瓜不甜!”年輕攤主不置可否的說道。

    聽到這,唐元心想強扭的瓜固然不甜,但解渴啊。

    解渴就完事了,管瓜甜還是不甜。

    想想有又得不太對勁,什么情況這是,神棍轉性了?

    唐元是見識過年輕攤主的忽悠功底的,忽悠起來,那是一套一套的,不然的話,喬小喬不至于花六千塊錢買兩張破紙。

    雖然那破紙最終證實并不簡單,但在不曾向喬小喬做出有效證明的情況下,年輕攤主就是將之以一個匪夷所思的價格賣給了喬小喬,可想而知,年輕攤主在忽悠人方面的功力何等的不同一般,幾乎就是將喬小喬的智商,摁在地上摩擦。

    今日里夏荷問姻緣,唐元很是新奇,雖然夏荷極有可能,真有這方面的需求,也就是年紀到了。

    因此,夏荷這般做法,是對還是錯,都不需要過多評價。

    唐元驚奇的是年輕攤主的態度,一句強扭的瓜不甜,直接就把路給堵死……按照正常情況發展下去的話,難道不是大肆忽悠一通,夏荷愛聽什么他就說什么嗎?

    反正怎樣都是胡扯,逮著好話放肆的說,夏荷就沒有不高興的理由!

    夏荷高興,年輕攤主也高興,各取所需,兩全其美,多好的事啊。

    居然,年輕攤主一反常態,直言不諱的表示夏荷的姻緣很難求得美滿,這種情況,怎不會讓唐元滿頭霧水?

    似乎是沒有想到年輕攤主會這樣說,夏荷也是一臉的驚奇,定定的盯著年輕攤主看了好一會,問道:“為什么這么說?”

    年輕攤主就是笑了笑:“信則有,不信則無,解釋再多,也不過畫蛇添足而已。”

    “你必須解釋!”臉色轉冷,夏荷很是強橫。

    任由誰人,面對這種事情都不可能高興,夏荷當然也不會例外,何況身為老師,性格中本就有強勢的一面。不然的話,也鎮不住一班頑劣的學生。

    年輕攤主搖頭:“這已是在強求了。”

    “我不認為強求有什么不對,如果你感到不高興的話,完全可以理解為,這是在努力為自己的幸福而爭取。”夏荷說道。

    年輕攤主愣了愣神,像是沒想到夏荷居然會是這樣的理解,邏輯方面并無不對的地方,很有道理的樣子。

    “不是什么事情都會有好的結果,方向不對,再如何努力,也都注定白費……有這份心思,不妨多放在你的事業上。”年輕攤主淡淡說道。

    “你說服不了我。”夏荷的臉色更冷了幾分。

    “你錯了,我沒想過要說服你。”年輕攤主一本正經,“時間自然會證明一切,等你看到最后的結果,你便是會明白,爭執毫無意義。”

    夏荷沉默了。

    不知夏荷是在想些什么,沉默片刻后,便是轉身離去,很快走遠了。

    “這就行了?”

    唐元目瞪口呆。

    雖然上次在見過年輕攤主一手提包的錢后,唐元就知道,這家伙賺錢非常容易……但也萬萬沒有想到,會這么的容易。

    隨隨便便幾句話,就賺了一千塊錢,這速度搶銀行都沒法比。

    唐元不由有些酸了,想想以前的他,為了賺個幾塊十幾塊錢汗如雨下,任勞任怨,這樣一比較,就更是酸的厲害。

    “欺騙一位人民教師的感情,你的良心不會痛嗎?”唐元覺得自己必須要說點什么了,不然的話,就算年輕攤主的良心不會痛,他的良心也都要痛了。

    豈能眼睜睜見夏荷受騙而不管不顧?

    反正唐元怎樣都是做不到的。

    大步走到攤位前方,唐元很不高興,這和為喬小喬出頭的道理一樣簡單,雖然唐元和夏荷之間的交集少的可憐,但對方終歸是他的老師,但凡年輕攤主有點良心,就不該做出這種事來。

    “鄙人道號和信,一生所求,不過一個信字。”年輕攤主正色說道。

    “那你肯定辜負你師父的良苦用心了,誰會想到,最終教出了你這樣一個不義之徒呢?”唐元一聲冷笑。

    “什么意思?”

    和信深感不悅,好端端的,他怎么就變成不義之徒了,能不能講點道理?

    “剛才的一幕,我可是一一看在眼里,難道你還想狡辯不成?”唐元就又是一聲冷笑,痛心疾首不已,“好歹你也是正一教的門人,就算你不為自己考慮,也得為正一教的形象考慮……你有沒有想過,若正一教上下,知道出了你這樣一個敗類,會何等痛心?”

    “敗類?”

    和信臉色微變,眼神就是有些不善了。

    “你自以為你很懂,實際上你什么都不懂。”和信語氣轉冷。

    “彼此彼此。”唐元滿臉都是笑。

    “你果然什么都不懂。”和信眼神更多了幾分不善。

    “這是要忽悠我了?”

    唐元心中驀然多了幾分警醒,神棍的套路往往就是這樣,說著一些事實而非的話,粗略聽來,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仔細一想,狗屁不通。

    “這話倒也沒有說錯,論忽悠人的本事,我確實沒你懂的多。”唐元笑瞇瞇的說道。

    “我正一教的手段,豈是你能想象?”和信不服,他怎么就忽悠了?

    “這樣啊,要不你給我算算,我什么時候發財,你若算對了,我第一時間道歉,如何?”唐元笑的更開心了。

    “這!”

    和信當時就傻眼了,萬萬沒想到,唐元會來這一出。

    “當然,你也可以說,我沒有發財的命,反正怎樣都是你對。”唐元不慌不忙的補充了一句,堵死后路。

    “……”

    “我沒說。”沉默片刻,和信憋屈不已。

    “也就是說,我肯定會發財,是這個意思吧?”唐元立馬興奮起來。

    “我也沒說。”和信又是沉默,更加憋屈了。

    這就讓和信很無奈,話都讓唐元說完了,他該說些什么才好?

    感覺說什么都不對,就只好什么都不說。

    “這樣的話,那我就要不好意思了……退錢吧。”唐元右手伸出,遞到了和信的面前。

    “又來!”

    和信見鬼一樣的看著唐元,上次唐元正是用這種方式,從他這里拿走了六千塊錢,今天居然又是這一招……到底誰才是神棍?

    和信就覺得,唐元口口聲聲說他忽悠,實際上,唐元才是真正的大忽悠。

    他賺錢也很不容易好嗎,唐元這樣的做法,根本就是要砸爛他的飯碗!

    “不可能!”和信斷然拒絕。

    退錢是不可能退錢的,說到底這次和上次還是有些區別的,何況已經被唐元忽悠了一次,斷然不可能再上當。

    “那可是一位人民教師的血汗錢,你就忍心拿著?正因有你這種人,社會風氣才被敗壞了。”唐元聲色俱厲。

    和信目瞪口呆,他也就算個命而已,靠本事賺錢,這和敗壞社會風氣有一毛錢關系嗎?有必要說的這么義憤填膺,好似他罪大惡極一樣。

    要不是自認并沒有錯,和信幾乎就要信了唐元的鬼話。那樣一來,在同一條陰溝里翻船在所難免。

    “隨便你怎么說吧,你高興就好。”和信沒有耐心糾纏,麻溜的收起攤子,便要走人。

    唐元當然不可能就這么放任和信走了,伸手就給攔了下來,“和信,你還不回頭嗎?莫要等到有朝一日,你師父親自出手,大義滅親,悔之不及。”

    “我到底做錯什么了?”和信整個人都是凌亂了,快要炸裂。

    大義滅親又是怎么回事?

    他不過是依照正一教的規矩行事,循規蹈矩,絕未逾矩,怎么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呢?

    看這情況,和信哪會不知,這一千塊錢他要是不掏出來,鐵定是走不了的,一聲嘆息,和信就拉開了隨身攜帶的手提包。

    “我不希望再見到你!”臨走前,和信幾乎是咬著牙說出這句話。

    “那你肯定要失望了。”唐元的心情美滋滋。

    這一千塊錢唐元當然不可能私吞,必然是要交還給夏荷的。

    目送和信離去,唐元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

    自從上次得知了和信的身份后,唐元就已經知道,和信是沖著安瀾中學來的……今日里和信在安瀾中學校門口擺攤,不打自招!

    只是和其他人不同,和信低調的多,正因和信低調,唐元方才能夠屢屢得逞,這似乎也就足以說明,和信是有些心虛的。

    看似是一千塊錢的事,倒不如說是試探,試探的結果,也就是和信最終妥協了。

    唐元這時候表面看上去挺高興的,內心的真實情緒,當然不是這么回事,相反,若是和信執意不肯妥協的話,唐元的心情,或許將會好的多。

    至于夏荷。

    從平平無奇到搖身一變,成為大美女,自然不是唐元的審美觀發生了變化,而是唐元看到了夏荷的真實面目罷了。

    之所以如此,和唐元再次從矮胖青年那里得到一本小人書,心靈的洗禮和升華有關,否則的話,唐元是沒辦法看到本質的。

    只是誰會想到,一個代課老師,竟是如此的不簡單呢。

    這事,唐元不是不驚訝的。

    “有一點孟卓飛卻是說對了,安瀾中學,委實臥虎藏龍。”唐元不無感慨的想著。

    唐元正想著這些,眼角余光就是見到,夏荷從外邊回來了,由于唐元就站在校門口的緣故,隨著夏荷走過來,二者就不可避免的遇上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龙虎和时时彩助赢软件 000793股票行情 江苏11选五前三组选遗漏 贵州快三开奖公告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吉林市快三开奖走势图 12121期博彩老头 排列7最大一注多少钱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彩经网 炒股什么叫内盘什么叫外盘 股票配资炒股佣金 湖北快3走势图遗漏图 四川快乐12技巧万能六码 棋牌绑定送25现金 时时彩平台哪个信誉好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