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102章 有奸人要害我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目送秦恪守走遠,唐元臉色一陣發黑。

    秦恪守的最后一句話,說的不明不白,但唐元自然清楚是什么意思。

    所謂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言下之意也就是,在安瀾中學被異象調查組正式接管前,秦恪守必然會采取行動。

    這是赤裸裸的威脅。

    等到秦恪守自視線范圍內消失,唐元猶自傻眼不已,萬萬沒有想到,在這件事情上,他竟是成了第一個受害者,這事該找誰說理?

    “秦恪守,我能說這事和我一點關系都沒有嗎?”唐元無辜到了極點,他也沒招惹誰,好端端的怎么就躺槍了呢?

    一旦秦恪守采取行動,必然會走極端,因為在安瀾中學被接管后,秦恪守恐怕要接近安瀾中學,都是很難。

    因此秦恪守只能在安瀾中學被接管前,抓緊時間把這事給干了,唐元傻眼歸傻眼,卻也是明白,留給他的時間,委實就是不多了。

    回到家中,唐元繼續思考著這個問題。

    以他目前的實力,自救顯然沒有半點可能性,也就是只能尋求幫手。

    “青君?楚鹿月?陳政言?李紅袖?”

    一個接著一個的名字,自唐元的腦海里冒出。

    沒有任何的疑問,首先排除掉李紅袖。

    然后,唐元又是排除掉了陳政言。

    秦恪守出手的話,陳政言自然不會袖手旁觀,但唐元和陳政言的交集有限,即便求到陳政言的頭上,陳政言也未必太多表示。

    說到底,唐元從來就不認為自己有多么的重要或者特殊。

    他又不是厲澤,和陳政言的關系,遠沒到那般地步。

    想了想,唐元接著排除掉了青君。

    青君無疑是不錯的幫手,但問題有兩點,第一點,青君行跡飄忽不定,沒可能守在他身邊,老話說的好,只有千日做賊,就沒有千日防賊,這樣一來,疏漏在所難免;第二點,在青君莫名其妙變得有錢之后,唐元已然很難干預青君的生活,唐元還不至于天真到認為,但凡他有所求,青君必當有所應。

    因此,即使這個決定甚為艱難,唐元也是只能把青君給排除在外。

    剩下的,就只有楚鹿月了。

    楚鹿月一直以來,都是給唐元一種極其莫名其妙的印象,但再怎么莫名其妙,唐元也都是能從楚鹿月的身上,感受到幾分真心。

    那是絕無半點虛假也不摻雜任何雜質的真心,也因此故,唐元方才是將楚鹿月納入了候選名單。

    唐元心知,只要他開口相求,楚鹿月答應是大概率事件,況且不必考慮欠楚鹿月人情什么的,以楚鹿月一貫的表現來看,后者無疑會很樂意送上這個免費人情。

    但并非沒有問題了,相反問題很大。

    因為這樣一來,就是等于,楚鹿月介入了他的生活,也就是吃瓜群眾無比喜聞樂見的同居,想想似乎就很刺激的樣子。

    不過唐元絲毫不覺得刺激,相比較于子虛烏有的刺激,唐元更不喜諸多現實存在的麻煩。

    只是沒有比這更好的辦法。

    低頭想了好一會,唐元終究是拿出手機給楚鹿月打電話。

    唐元記得很清楚,這是他第三次主動聯系楚鹿月,某種程度上,唐元很抗拒這種主動,但既然是有求于人,唐元只能主動。

    “楚鹿月同學,晚上有時間嗎?我請你吃飯如何?”唐元努力讓自己說話的口吻正常點。

    “好啊!”那邊楚鹿月答應的飛快,透過電話,隱約都能窺見,楚鹿月是何等的歡呼雀躍。

    這就讓唐元有些內疚了,說到底,此事有利用楚鹿月的嫌疑,即使對方并不介意被利用,可這絕不表示唐元能夠心安理得的利用對方。

    “罷了,以后有機會的話,適當補償回去。”唐元嘆了口氣,迅速約好了時間和地點。

    “只要楚鹿月答應下來,秦恪守就很難有機會。”唐元揉著眉頭,繼續思考著這個問題。

    秦恪守不會馬上動手,否則也不會事先發出警告,秦恪守之所以這樣做,當然不是出于所謂的好心,不過是溫水煮青蛙罷了。

    唐元之所以著急,正因唐元太過明白秦恪守的心理。

    唐元更傾向于秦恪守是要毀了他而不是要殺了他,但到底什么仇什么怨,讓秦恪守產生了這樣的心理?

    唐元就不明白了,明明是秦恪守在欺負他,怎么到頭來,秦恪守一副受害者的樣子,這事簡直沒天理!

    唐元約楚鹿月吃飯的地點是如意飯店,這家飯店上次唐元來過,覺得環境什么的都很不錯,雖然價格相對貴了不少,但這才像是有求于人的態度。

    時間則是下午六點半。

    唐元六點左右就到了如意飯店,有意避免出現上次那樣的狀況,只是一到如意飯店門口,唐元當時就驚呆了,居然,楚鹿月來的更早。

    唐元摸出手機看了眼時間,剛好六點過五分,也就是說,假如他掐著點過來的話,楚鹿月至少要在飯店門口等上二十五分鐘。

    這樣一想,唐元莫名就是有些心疼了。

    楚鹿月一副看上去精明的不能再精明的樣子,試問誰能想象得到,竟是有著這樣傻的一面呢?

    唐元也都是萬萬沒有想到,心情一下子變得分外復雜。

    “唐元,你怎么來這么早?”看到唐元出現,楚鹿月既是高興又是驚訝。

    “我想著提前點過來點餐,等你到了之后,剛好可以吃飯。”唐元打量楚鹿月一眼,就發現楚鹿月有過精心的打扮。

    雖然還是一副小太妹的模樣,但總體上卻是看著要順眼的多,這就讓唐元在心疼的同時,又多了幾分感動。

    “這樣啊……”楚鹿月眨了眨眼,笑嘻嘻的說道:“剛好我也是這樣想的,這算不算心有靈犀一點通?”

    換成以前的話,唐元斷然就否認了。

    這時候,唐元卻是猶豫了。

    “到底算不算呢?”唐元想了又想,終究是有點擔心破壞了楚鹿月的積極性,便是一咬牙,“算!”

    “嗯。”

    楚鹿月嚶嚀一聲,傲嬌意味十足,那仿佛是在表示,在和唐元的這場不見硝煙的拉鋸戰中,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

    見狀唐元就有些無語,楚鹿月也未免太容易滿足了,可是表面看去,楚鹿月完全不像是這么容易滿足的人啊。

    還是因為在他面前,楚鹿月并沒有太多要求,甚至沒有要求的緣故?

    雖然時間還早,但來都來了,索性唐元便是領著楚鹿月進了飯店,包廂是事先訂好的,好在這個時間點用餐的客人不多,服務員接到通知后,順利的將二人安排進了包廂。

    順手,唐元遞過菜單給楚鹿月。

    或許是有了上次一起用餐的經歷,楚鹿月明顯多了幾分熟稔,極其隨意的點了幾個唐元比較喜歡吃的菜,這情況,和上次一模一樣。

    唐元看著楚鹿月眉開眼笑的模樣暗道慚愧,楚鹿月對他的了解無疑遠勝他對楚鹿月的了解,唐元何止是不知道楚鹿月喜歡吃什么,甚至,除了知道楚鹿月的名字之外,其他方面,統統一無所知。

    就在今天之前,唐元并沒有太多了解楚鹿月的興趣,倒也并非認為二者是兩個世界的人,而是因為唐元不認為有了解楚鹿月的必要。

    但現在,唐元就是覺得,他或許有必要考慮考慮這個問題了。

    飯菜送上來的速度很快,唐元便是和楚鹿月一邊吃著東西一邊隨口~交談。

    楚鹿月似乎是猜到了唐元請這頓飯的意圖并不單純,只是她太聰明了,看破卻不說破,相反,時不時拋個媚眼撒個嬌,緩解唐元的尷尬。

    吃到一半,唐元到底是忍不住了。

    “我可能遇到麻煩了。”唐元嘆息一聲。

    楚鹿月正喝著果汁,腮幫子鼓鼓的,似極了小饞貓,放下杯子似笑非笑的看著唐元,也不問唐元遇到的是什么麻煩。

    “我這一生純良向上,不說多么的樂于助人好歹也扶過好幾個老奶奶過馬路,可是生活依舊沒有放過我。”唐元又是嘆息一聲。

    “說人話。”楚鹿月就有些聽不下去了。

    “好吧,有奸人要害我。”唐元滿臉都是惆悵。

    “等等,我先來猜一猜。”楚鹿月語笑嫣然,“我猜你說的那個奸人,是秦恪守,對還是不對?”

    “這么沒有難度嗎?”唐元呆了一呆,楚鹿月自然是猜對了,一猜一個準。

    唐元就感覺事情恐怕不太尋常,他從未在楚鹿月面前提起過秦恪守,今日里也是不曾露出端倪,楚鹿月怎么就跟事先知道了答案一樣呢,并且,還是標準答案!

    太古怪了!

    老話說的好,事出反常必有妖,尤其是在如今這般敏感的關頭,唐元就算是不去多想,都是很難。

    “你為什么會認為是秦恪守呢?”唐元不是不納悶的。

    “隨便猜的而已。”楚鹿月含糊其辭,不打算告訴唐元,她其實有和秦恪守打過交道。

    “你看我像是白癡嗎?”拿手指了指自身帥氣的臉蛋,唐元就是有點生氣了。

    楚鹿月的回答太敷衍了,在唐元看來,簡直就是強行摁著他的智商往地上摩擦,萬萬不能忍。

    “真的是隨便猜猜……不過,這好像不重要吧?”楚鹿月甚為無辜。

    然后,定定的看著唐元,楚鹿月問道,“你想讓我怎么做,去殺了秦恪守嗎?這事我可以去做,前提是,你得求我。”

    自和唐元打交道以來,表面看來,楚鹿月處處占據上風,但盡管占上風,楚鹿月卻每每憋屈的厲害。

    楚鹿月便是覺得,既然唐元有求于她,理當就要拿出求人的態度,不免就有些期待,唐元在她面前苦苦央求的模樣。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 今日上证指数是多少点 新闻 阳普医疗股票 足球彩票 山东体彩论坛 极速时时彩是不是正规的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里边~珍彩网 两面针股票行情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果 福建快三走势一定牛 期货配资ˉ杨方配资平台 内蒙古快3和值 陕西快乐10分推荐号码 新疆时时彩11选5走势图 炒股软件代理 河南快三基本上势分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