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103章 氣死人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殺了秦恪守?”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唐元猛地反應過來,為何在他不停的思考之后,始終都是感覺缺了點什么,歸根結底,他一直思考著的都是被動防御,并沒有想過要主動進攻。

    唐元沒有思考后者是由于他知道以他的實力主動進攻無異于自取滅亡,但楚鹿月不同……倘若能夠說動楚鹿月,直接把秦恪守給干掉,自然就不存在任何的麻煩。

    稍微一想,唐元不得不承認,他心動了。

    但心動歸心動,問題就這么毫無防備的來了,楚鹿月一副看上去就不懷好意的樣子,他到底要怎么去求,楚鹿月方才會答應出手?

    楚鹿月真要能解決掉秦恪守的話,唐元自是不會介意放低了身段去央求,話說回來,他這樣的人,飽經生活毒打,哪里來的身段?

    根本就不存在的東西,就沒必要去要求什么。

    不是唐元的道德底線太低,乃是唐元一直以來都想的很明白,比之同齡人更清楚他要的事什么以及怎樣才能拿到他想要的。

    皺著眉,唐元陷入了苦苦的思索。

    楚鹿月悠然從容,好不愜意,喝上一口果汁,再吃一口菜……這些菜雖然都是唐元喜歡吃的,但吃著吃著,她也就喜歡上了。

    大概如果對一個人有了特殊的感覺的話,就是會下意識的去遷就對方,努力喜歡對方的一切以及努力變成對方喜歡的樣子。

    想到這里楚鹿月低低嘆了口氣,唐元這塊木頭,到底什么時候才能明白她的心思呢?

    她想要的,其實一點都不多!

    這邊,唐元想了好一會,不知是否是驚喜來的太突然的緣故,一時間竟是想不出來該怎么去求楚鹿月。

    求人不外乎就兩點,一來是足夠的誠意,二來則是不要臉的死纏爛打。

    唐元僅僅是請楚鹿月吃了頓飯而已,誠意什么的,顯然就遠遠不夠……至于死纏爛打,如果可以的話,讓唐元在楚鹿月面前打個滾都行,問題是,他一高冷男神變成那樣的畫風,首先不管楚鹿月受不受得了,他自己首先就受不了了。

    “算了,吃飯吧,不求了。”搖頭,唐元狠下心來。

    “這么就放棄了?”楚鹿月驚呆了。

    只要唐元開口,隨便求一求,說不定她就答應了呢,唐元怎么就一點都不堅持呢?這讓她該怎么辦才好?

    難道主動出手,解決掉秦恪守,可是那樣一來,會不會給唐元一種很廉價的感覺?

    她是女孩子好嗎,唐元怎么可以這個樣子,氣死人了!

    “不是不求了,我是怕你會受不了。”唐元老老實實的說道。

    “不會!”楚鹿月斷然說道。

    她身為S級,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眼下區區小事,怎會受不了。

    唐元不知在想些什么,臉色就有些古怪,遲疑了片刻,終究還是決定算了,以免因為他的形象太過顛覆,造成另外的不可預知的麻煩。

    “好吧。”楚鹿月就很是失望,她只是好奇唐元會怎么求她而已,居然唐元連這么點小小的要求都不愿意滿足,想著自己在唐元的心里大概是真的一點分量都沒有,楚鹿月多多少少有些傷心了。

    一頓飯無驚無喜吃完,唐元叫過服務員結賬,順便邀請楚鹿月去家里坐坐。

    這是唐元一系列計劃的第二步,第一步就是請楚鹿月吃飯,假如楚鹿月不來,第二步自然就夭折了。

    這時候已經吃過飯,唐元就是趁機,開展了第二步。

    “好啊!”

    楚鹿月眼前一亮,似是萬萬沒有想到,唐元今日里會如此的主動,簡直就是受寵若驚,看向唐元的眼神既溫柔又充滿了期待。

    唐元強行忍住心中的負罪感,和楚鹿月離開飯店,隨后就是將楚鹿月領回了家。

    安排楚鹿月在沙發上坐下,唐元順手打開電視,便是去廚房鼓搗起來。

    楚鹿月坐著也不安分,大大的眼睛東張西望看個不停。

    小小的房間給楚鹿月的第一印象就是干凈,不大的空間內,沒有任何雜亂的地方,每一件東西,都是被擺放在最為合適的位置上。

    只是很多東西都很破舊了,比如坐上去就凹陷下一大塊的沙發,比如那臺不知道多少年的電視機……

    坐了一會,楚鹿月起身,站在窗戶前往外看,透過一層薄薄的窗紗,對面不遠,就是一片鼎沸的煙火氣。

    這里只有到了后半夜方才會安靜下來,大部分時間段都異常的吵鬧,可即使吵鬧,卻又是輕易讓人有種安心的感覺。

    楚鹿月想了想,心想這就是家的感覺吧!

    這是屬于唐元的一片天地,唐元小心翼翼維持著呵護著,少年人的生活大多時候都不如人意,但心中總是燃燒著一團火,努力要改變生活的現狀。

    楚鹿月又是想了想,心想唐元已經做到了。

    唐元鼓搗半天,從廚房里端出一杯咖啡出來的時候,就是看到楚鹿月站在窗戶前發呆,也沒多想,隨口招呼楚鹿月喝咖啡。

    楚鹿月回到沙發上,手里端著唐元精心調好的咖啡……再尋常不過的速溶咖啡而已,唐元居然給拉了個花。

    “喜歡?”楚鹿月便是問道。

    “不喜歡!”唐元笑著搖了搖頭,“以前在一家咖啡店打過短工,店長送了我一包咖啡,一直以來,也沒時間喝。”

    唐元不喜歡喝咖啡,是真不喜歡。

    這種事情沒必要撒謊,雖然唐元完全可以隨口撒個小謊蒙混過去,那樣一來或許楚鹿月會更高興。

    只是沒必要就是沒必要,倒也并非是唐元覺得他和楚鹿月之間的關系未曾到讓他為楚鹿月改變的那一步,而是唐元覺得,與其在撒了謊之后想方設法去圓謊,不如坦然一點。

    楚鹿月也是笑了笑,對于唐元的回答似乎沒有一絲的意外,她喝了口咖啡,就是有些難為情,“可是我很喜歡,你說該怎么辦?”

    “太簡單了,告訴我你喜歡什么口味,我送你啊。”唐元說道。

    楚鹿月愣了愣神,她還以為唐元會說,既然她喜歡,以后就專門給她煮咖啡……誰讓唐元送了,難道她會買不起?

    “我不喜歡了。”信手把咖啡杯往茶幾上一放,楚鹿月氣的小臉都是紅了。

    “……”

    唐元滿頭黑線,這是什么個情況?

    咖啡本不便宜,以他一貫錙銖必較的風格,買來送人已然是屬于大出血的范疇,楚鹿月說翻臉就翻臉是怎么回事?

    是他說錯話了?

    仔細一回想,并沒有啊。

    唐元端起咖啡就往廚房走,楚鹿月又是愣住了:“你做什么?”

    “洗杯子。”唐元理所當然的回道。

    “啊……”

    楚鹿月差點就要抓狂,很是懷疑自己要被氣死在這里。

    聽到廚房里傳來的水花聲楚鹿月就知道唐元是真的去洗杯子了,而不是虛晃一槍,這就讓楚鹿月很迷。

    所以唐元邀請她來家里到底是要做什么?

    一會唐元就從廚房走了出來,組織了一會語言,“時間不早了,你一個女孩子走夜路不太方便……”

    “你要送我嗎?”楚鹿月趕忙問道,心想木頭總算是開竅了嗎?

    假如唐元要送她的話,她就原諒唐元倒掉咖啡的可惡行為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要不你今晚就睡這里好了……放心,我絕對不是要占你便宜,你睡沙發,我睡床。”唐元解釋道。

    “為什么不是你睡沙發我睡床?”楚鹿月氣的跺腳,居然指望一塊木頭開竅,委實是她天真了。

    “好,我睡沙發。”唐元等的就是楚鹿月這句話,當機立斷答應下來。

    “不對啊,時間還很早,八點都沒到。”楚鹿月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到底是反應過來,差點就要被唐元給繞進去了。

    八點這個時間段,長嶺市的夜生活都還沒能正式開始,這樣也能說時間不早了?

    “哦,我有早睡的習慣。”唐元面不改色心不跳。

    邀請楚鹿月來家里是唐元計劃中的第二步,留宿楚鹿月則是第三步,同時這也是最為關鍵的一步。

    一旦這一步失敗,前面兩步就等于打了水漂,在這種情況下,唐元自然不可能遷就楚鹿月,而是必須要讓楚鹿月遷就他。

    “我一直都是過了凌晨才睡覺。”楚鹿月就說道。

    “沒關系,我可以陪你一起熬夜。”唐元表現的毫不猶豫。

    楚鹿月噗嗤一笑,“唐元,你貪生怕死的樣子有點可愛呢。”

    真相就這么被戳破了,簡直毫無防備,唐元老臉通紅,就覺得楚鹿月一點都不可愛。

    這種事情知道就行了,怎么能直接說出口呢?他也是要面子的好嗎?

    “我實在是不放心你一個女孩子走夜路。”唐元說道,承認是不可能承認的,至少嘴上絕對不能承認。

    “我乃S級,橫行南江省誰能奈我何?”楚鹿月霸氣十足。

    唐元給的理由太拙劣了,楚鹿月都懷疑唐元在找這種理由的時候有沒有過過腦子,她從來就不會懷疑唐元的智商,然而唐元卻是在侮辱她的智商。

    唐元瞬間就傻眼了,他想過很多種留下楚鹿月的理由,唯獨遺漏了這一點,楚鹿月可不是那種柔弱的女生,而是強大的S級,差不多和青君平起平坐的那種,放眼南江省,打遍無敵手。

    “大意了。”唐元頓時就坐蠟了,話說到這一步,讓他怎么往下接?

    “咚咚……”

    “咚咚……”

    卻聽這時候,外邊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上海股票期货配资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72 今日排列三开奖直播现场 11选5前三自创杀号 河南福彩快三预测 玩真钱的打麻将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 辽宁11选5前三组选走势图 众彩网山西体彩11选5 今日上证指数是多少点了 河北快3和值推荐号 彩票基本走势图周日 全天重庆时彩计划精准版 12171期博彩老头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创业板股票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