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113章 殺人不用刀(求訂閱)

第113章 殺人不用刀(求訂閱)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由于從小到大的生活成長環境極其特殊的緣故,唐元一向都是習慣性的,自我磨平棱角,隱匿鋒芒。

    但這絕不表示他沒有棱角和鋒芒!

    既然傅瓔視他為一條可信手捏死的臭蟲,那么,唐元又怎會再給傅瓔好臉色看?

    “哦?”

    傅瓔眨了眨眼,顯然是沒有料到,毫無征兆的情況下,唐元突然就翻臉了,一時間,她的臉色略顯錯愕。

    但錯愕也就剎那的事,轉瞬恢復如常。

    這時,楚鹿月驀然抬頭,朝唐元看去,眼底深處,閃掠過一抹奇異的亮光,轉即便又是低下頭去,接著玩游戲。

    片刻過后,傅瓔正要說話,但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被張靈志搶先了。

    “道歉!”逼視唐元,張靈志神色兇狠到了極點。

    “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唐元笑吟吟的說道。

    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哪怕今日里被傅瓔摁在地上摩擦,也斷然不可能道歉……何況,張靈志有什么立場說這話?

    “什么話?”張靈志不由怔住。

    “舔狗舔狗,舔到最后呢,一無所有。”唐元認認真真的說道。

    看著張靈志的時候,唐元不免就想起了羅小海……在舔這方面,羅小海有種獨特的天賦,相比較而言,張靈志無疑要遜色的多。

    聞聲張靈志就又是怔住,臉色青紫不定,他似乎想要說句更兇狠的話,奈何卻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

    “唐元,你誤會了,我和張靈志只是普通朋友。”傅瓔輕笑著說道。

    張靈志暗自握緊了拳頭,心想這難道就是唐元所說的舔到最后一無所有?

    到目前為止,他和傅瓔只是普通朋友沒錯,但為何傅瓔要在這個時候說這種話?這算什么,踩高捧低?踩著他的腦袋討好唐元。

    可是,憑什么?

    他到底哪里不如唐元了?

    越是想,張靈志就越是想不通。

    原本以為,這趟長嶺市之行,將能和傅瓔的感情迅速升溫,誰知道半路殺出來一個唐元,讓他便是連舔的資格都快要失去了。

    張靈志氣的渾身發抖,看向唐元的眼神,就也是相應的,冷厲到了極點。

    “什么叫殺人不用刀?”

    將張靈志的反應看在眼里,唐元感嘆不已。

    傅瓔隨便一句話,便如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點燃了張靈志心底深處的那一股怒火。

    在這件事情上,張靈志斷然不會覺得傅瓔有錯,只會將全部的錯誤算在他的身上,直接便導致,他成為張靈志的眼中釘肉中刺。

    可是即便明白了此點,唐元也是沒辦法說太多,姑且不論說了是否有用,在這種情況下,無論他說什么,都是有火上澆油的嫌疑,因此就也沒有多說的必要。

    然而唐元沒有火上澆油的打算,傅瓔卻有!

    “唐元,就算喜歡你的人再多又怎樣,喜歡你是我的事,和別人一點關系都沒有。”傅瓔一副傲嬌臉。

    唐元莫名驚悚,這女人的心思太歹毒了,不把他玩壞決不罷休?

    話說這樣不斷刺激張靈志真的不會出事嗎?即使舔狗,也是有尊嚴的好嗎?

    怎么就沒完沒了了呢?

    唐元頭疼的厲害,只得強行打起精神應付:“好好做個人不行嗎?為什么一定要做舔狗呢?”

    “舔狗?”

    傅瓔臉色微變,唐元嘴巴委實太毒,她怎么就變成舔狗了?

    不過是有意戲耍唐元而已,誰認真誰就輸了,唐元一副看著智商在線的樣子,怎么就認真了呢?

    最為詭異的是,分明認真的是唐元,輸的卻是她!

    這種情況讓傅瓔感覺極度不友好,忽然就是有點明白張靈志的內心感受了,舔狗,果然是沒有前途的。

    “不好玩,一點都不好玩!”搖了搖頭,傅瓔不無揶揄的說道。

    她當然不可能承認自己是舔狗,何況并沒有舔……便是明白,這出戲到此為止,強行演下去的結果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把自己變成一個笑話。

    傅瓔的本意是看唐元的笑話,自然不允許這種情況的發生,否則的話,她和張靈志有何區別可言?

    “終于不玩了?”唐元就又是一聲冷笑,總算也是松了口氣。

    “唐元,你想清楚了沒有,跟我走還是不跟我走?”傅瓔面無表情的問道。

    傅瓔說不玩了就是真不玩了,因為在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已是失去了全部的興致。

    說到底傅瓔之所以會陪同唐元虛與委蛇,乃是由于楚鹿月的關系,若非是楚鹿月的話,唐元的待遇將會和張靈志如出一轍,被她正眼看上一眼的資格都不具備。

    “慢走,不送!”

    終于,一局游戲結束,楚鹿月隨手將手機往沙發上一丟,伸了個懶腰,便開口說話了。

    在這出戲上,唐元的表現還算不錯,要讓楚鹿月來打分的話,差不多可以打個八十分……至于為何是八十分而不是九十分或者滿分,主要原因是唐元在第一階段的表現太拉胯了。

    誰允許唐元拍傅瓔馬屁了?

    想想就讓楚鹿月極度不爽,因此思前想后,只能給唐元打個八十分。

    聽到楚鹿月說話的聲音傅瓔眼神就是陡變,固然清楚,今日之事,說到底矛盾的源頭是楚鹿月,但也是沒有想到楚鹿月竟是這樣的直接!

    楚鹿月為唐元做決定并沒有讓傅瓔有絲毫的意外,之所以傅瓔會感到意外,是因為她忽的意識到,楚鹿月剛才做甩手掌柜的真正用意,是借用她的手來磨礪唐元。

    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唐元無疑都是太稚嫩了,從這一點來看,楚鹿月有這方面的心思和想法,實屬正常。

    但被利用的是她,就怎么都正常不起來。

    “如此盡心盡力,楚鹿月啊楚鹿月,我可是第一次見你對一個人這樣的上心!”傅瓔在心里默默說道。

    傅瓔轉即就是掃視向唐元,倒是想要看看,少年人除了長的好看之外,究竟還有什么閃光之處讓楚鹿月這般處心積慮。

    但看來看去,傅瓔也是沒辦法看出來唐元有多么的不同。但這并沒有讓傅瓔失望,反而讓她對唐元更多好奇。

    “誰說我們要走了,今天這事,可還沒完!”張靈志冷冷說道,又一次搶在傅瓔前面說話。

    話音落,張靈志就被狠狠打臉了。

    因為傅瓔竟是二話不說,轉身就往門口方向走去。

    張靈志只覺老臉火辣辣的,疼的厲害,他到底招誰惹誰了,就這么不被待見?

    “唐元,你給我等著!”

    放下這句狠話,張靈志趕忙跟了上去,很快,一前一后兩道身影,就陸續離去。

    唐元盯著門口處走了一回神,方才是上前把門給關上了。

    “怎么著,舍不得?”

    卻是唐元剛剛關上門,冷不丁的,楚鹿月的聲音響起在耳邊。

    “怎么會?”

    唐元嚇一大跳,他又沒有受虐傾向,怎么可能會舍不得?

    不對,就算有受虐傾向,也斷然不存在舍不得!

    畢竟,傅瓔看上去就屬于那種吃人不吐骨頭的女人,他唐元活的好好的,可是不想來一個英年早逝。

    “沒有嗎?”

    不同于在傅瓔面前的表現,這時候的楚鹿月,活脫脫就是一個小女人,“如果沒有的話,你為什么盯著傅瓔的背影看個不停?”

    頓時唐元后背上冷汗都冒了出來,他有盯著傅瓔的背影看嗎?完全沒有的事情好嗎?

    “肯定是你看錯了。”唐元斷然否認。

    “那你有沒有怪我?明明傅瓔很漂亮,我卻故意說她是個丑八怪?”楚鹿月就是換了一個話題。

    “雖然傅瓔確實挺漂亮的,但也要看跟誰比,跟你比的話,她就是一個丑八怪!”唐元張嘴就來,臉不紅心不跳。

    “嘻嘻……”

    楚鹿月終于開心了,嘟著小嘴一副柔弱可憐的模樣,“唐元,我都餓了呢。”

    一聽這話,唐元就知道自己總算是過關了,于是二話不說,一溜往廚房沖去,沒一會,廚房里就是傳來一陣叮叮當當的聲響。

    楚鹿月抿唇笑著,像極了一條小狐貍,一把抓過手機,重新點開了游戲界面……

    ……

    兩道身影并排站立在街頭拐角處,目送著一輛紅色跑車迅速駛離。

    直至跑車徹底消失不見,閻寒山方才是收回視線,隨即,閻寒山就是定定的看向秦恪守。

    “看情況傅瓔并沒有出手!”閻寒山提醒道。

    “我知道!”莫名秦恪守就很不耐煩,他又不瞎,當然看的出來傅瓔沒有出手,不需要閻寒山多嘴提醒。

    閻寒山就笑了笑,“眼下的局勢變化,愈發令人看不懂了。”

    “你的意思是,我徹底沒了機會?”秦恪守的臉色瞬間就是變得難看起來。

    閻寒山當然不至于愚蠢到說出這話,想了想說道:“這事很奇怪,既然傅瓔第一時間來找唐元,按道理說,她不可能輕易放過唐元才對。除非,傅瓔只是做做樣子而已!”

    “什么意思?”秦恪守皺緊了雙眉。

    “眾所周知傅瓔對楚鹿月有很大的成見,所以可以理解為傅瓔實際上是來找楚鹿月的,從頭到尾,和唐元一點關系都沒有。”又是想了想,閻寒山說道。

    秦恪守心想這就是一句廢話,不管傅瓔是來找唐元的還是來找楚鹿月的,只要傅瓔出手,就是他的機會。

    問題是傅瓔沒有出手,那么,傅瓔此行,就毫無意義!

    秦恪守不只是不耐煩更是感到異常的煩躁和焦慮,時局變化,愈演愈烈,眼花繚亂,他本身的處于一個被動的狀態,若是唐元這邊失手的話,他的處境,無疑將會更加艱難!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福彩专家预测推荐 产业基金配资是真的吗 500彩票官方网站 排列3技巧 好彩1网上投注购买 今日东方6十1预测 陕西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多乐彩什么号码容易出 七乐彩缩水专家app 炒股380万剩60万破产 天狼50股票分析软件 湖北快3 投注 2020年山西十一选五 福彩360彩票全国开奖r 12098好彩1预测 招商证券智远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