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114章 套路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秦恪守的心情很不好,楚鹿月的心情則很不錯。

    二十來分鐘后,看著身系圍裙,宛如家庭婦男一樣的唐元從廚房里端出來兩菜一湯,楚鹿月臉上的笑容差點就要溢出來了。

    原來,被人寵著,尤其是被自己喜歡的人寵著,是這樣的感覺。

    唐元并沒有寵著楚鹿月的覺悟,即便楚鹿月不在這里,他同樣是要吃飯的,現在,也就是多加一雙一筷子一個碗而已,區別在哪里?

    唐元就不覺得有任何的區別!

    唐元有這樣的想法并非唐元多么的直男思維,而是一向以來,對唐元而言,吃飽肚子都是極其重要的事情。

    至于和誰吃,吃什么,則毫不重要。

    吃著飯的時候,看著楚鹿月甜美可人的笑臉唐元沒有任何特別的想法,唐元心里所想著的是另一件事情。

    近段時間,唐元一直都是吃著從金剛蘿莉那里買來的肉,胃口一早就被養叼了,因此普通肉類,簡直給唐元一種難以下咽的感覺。

    問題是他現在和楚鹿月同居,那肉就沒法吃,不是唐元有多么吝嗇,拒絕與楚鹿月分享,而是分享之后呢,該作何解釋?

    另外就是,萬一楚鹿月吃上了癮,就不太好處理。

    花錢事小,唐元雖然不能算多么有錢,但目前吃肉自由還是沒問題的,因此唐元所介意的不是因為楚鹿月上癮他得多花上一分錢,而是介意被楚鹿月賴上一輩子。

    根據唐元自身的經驗來看,楚鹿月一旦吃了那肉,上癮是毫無懸念的事情,唐元又哪里膽敢冒險?

    想著這事唐元就是惆悵的厲害,他好不容易得以擁有吃肉自由,到頭來還是吃不上肉,且不是因為沒錢的原因,這種事連說理的地方都沒有,根本就是沒有天理。

    想著在和楚鹿月同居的這段時間,大概只能趁楚鹿月不注意的情況下偷偷摸摸吃上一兩口肉,唐元就更為惆悵了。

    “秦恪守,你害我。”唐元恨的直咬牙。

    倘若不是秦恪守跑到他面前耀武揚威,他也就不會把楚鹿月請回家;倘若不將楚鹿月請回家的話,他想什么時候吃肉就什么時候吃肉,想怎么吃肉就怎么吃肉,如何可能淪落到這樣的境地?

    所以吧,這事說來說去,都是秦恪守的錯,秦恪守百分百背鍋!

    唐元并不知道秦恪守每次提及他的時候都是咬牙切齒,總之這時候唐元一口牙都快要咬碎了。

    “唐元,你快吃啊。”楚鹿月歡快不已,給唐元夾菜,巴掌大小的一張臉,有著令人一眼就要怦然心動的純真。

    這就讓唐元感覺異常古怪,只能說楚鹿月實在是太復雜,心思百變,沒法琢磨。

    吃著楚鹿月夾過來的菜,唐元就又有些愧疚,隱瞞自身的秘密他是認真的,然而楚鹿月對他的好也是認真的,因為楚鹿月的這份純真,永遠只會出現在他的眼中表現在他的面前。

    “太難了,我真是太難了。”唐元默默吐槽著自己,簡直要懷疑楚鹿月是不是老天爺故意派來考驗他的。

    唐元沒辦法喊出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他的小命,可是被很多人捏在手里,半點不由人。

    直到手機鈴聲響起,唐元的思緒才是被打斷。

    電話是李紅袖打來的。

    “唐元,傅瓔是不是去找你了?”唐元剛按下接通鍵,那邊就是傳來李紅袖急躁不已的聲音。

    “已經找過了。”唐元無奈回應道。

    “那你……沒事吧?”沉默片刻,李紅袖說話的聲音聽著更急躁了。

    “沒事。”唐元隨口應對。

    “沒事就好!”李紅袖大大松了口氣。

    傅瓔來到長嶺市后,居然第一站就去找唐元,是李紅袖萬萬沒有想到的,按照李紅袖的推測,傅瓔應該不會把唐元放在心上才對。

    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之后,李紅袖就是進一步詢問細節方面,唐元也就只能睜著眼睛說瞎話,一通敷衍。

    幾分鐘后,電話掛斷,唐元拿過筷子就要繼續吃飯,坐在對面的楚鹿月卻是抬手一推碗筷,氣呼呼道:“不吃了。”

    “吃飽了?”唐元問道。

    “沒吃飽,氣飽了。”楚鹿月氣憤不已。

    “這樣也能吃醋?”

    唐元瞪大了眼睛,當時就震驚了,難不成他以后和別的女人說話的權利都要被剝奪?要不要這么夸張?

    “幸好我不打算談戀愛!”唐元就很是慶幸,談戀愛實在是太可怕了,戀愛中的女人更加可怕!

    唐元沒想過要安慰或者哄楚鹿月,不是原則問題,而是習慣問題……再者,萬一楚鹿月把吃醋當成習慣話,往后這日子該怎么過?

    稍微一想,唐元就是不寒而栗!

    飯菜雖然不太合胃口,但唐元依舊是吃的津津有味,看著唐元一頓瘋狂吸入,楚鹿月差點就要抑郁了。

    “休想吃獨食!”

    楚鹿月嬌呼一聲,拿起筷子就是忙亂的往自己碗里扒菜,唯恐動作稍微慢上一點就被唐元給吃了個精光。

    “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口是心非!”唐元感嘆道。

    說生氣就生氣,說不生氣就不生氣,完全讓唐元沒辦法摸著頭腦,所以楚鹿月剛才到底是生氣了還是沒生氣?

    一頓飯在吵吵鬧鬧中吃完,唐元順便拿過碗筷去廚房洗了,就打算去書房看會書,手機鈴聲在這時又響了起來。

    “老大,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們找到和信了。”張虎在電話那頭邀功道。

    “知道了。”等張虎說完地址,唐元順手就把電話給掛了。

    “楚鹿月同學,我們出去散會步?”唐元向楚鹿月發出邀請。

    “好啊好啊。”楚鹿月連著點頭,笑容甜美無敵,撩撥的唐元的少男心都是酥了。

    和信一直都在安瀾中學附近轉悠,唐元按照張虎給的地址找過去,十分鐘左右,就是看到了和信。

    一如往常,和信擺著個算命攤位在那里替人看八字算姻緣。

    看到唐元的時候,和信愣了愣神,一手卷起攤位就是要走,唐元當然不愿意了,伸手一把就給攔住了。

    “下班時間到了。”和信只得解釋了一句。

    “還錢!”

    如同沒有聽到和信的話,唐元伸出右手,懟到了和信的面前。

    “什么錢?”

    一聽唐元提起錢這個字,和信差一點就要過敏,算上這次的話,唐元可是第三次和他談錢了。

    這也是他第三次和唐元見面,和信就不明白了,二人怎么就在錢這個問題上過不去了呢?

    還有就是,唐元口口聲聲說還錢是什么意思?

    他什么時候欠唐元錢了?

    但如果沒有欠唐元錢,唐元怎么會如此的理直氣壯?

    “和信,你身為正一教門人,信字為先,該不會是要賴賬吧?”唐元甚為不滿。

    “這你就錯了,我和信一生行事,所求的就是一個信字……倘若我有欠你錢,自當二話不說就還給你,但并沒有!”和信信誓旦旦的說道。

    “沒欠?”唐元一聲冷笑,“你是不是和高滿堂說過,我從你這里拿走了六萬塊錢的醫藥費?”

    “沒有。”和信斷然否認。

    聽唐元說起這事,和信忽然就是明白過來,唐元所指的還錢是什么意思了,因為唐元不過從他這里拿走了六千塊錢而已。

    六千和六萬之間,足足差了五萬四,按照唐元的邏輯,也就是他欠了唐元五萬四千塊錢。

    和信原本在見到唐元的時候,以為唐元是對此事有所不忿,前來找茬的,但不得不說,唐元邏輯感人,不管什么事情,最后統統都變成了錢的事情。

    “區區五萬四千塊錢,就讓你不惜出賣良知,背叛信仰?”唐元又是一聲冷笑,這錢和信給也得給,不給也得給,反正他是要定了。

    “我根本聽不懂你在說什么。”和信接著否認。

    正一教門人最是看重信義,但也得分情況,難道他和信看著很像是白癡?難道他和信的錢是大風吹來的?

    “六萬減六千是不是等于五萬四?”唐元質問道,這就是一道小學數學題,沒理由會算錯。

    聽到這里和信差點就要吐血了,居然真和他想的一模一樣,唐元要的就是這五萬四千塊錢。

    “唐元,高滿堂說什么你都信?”和信很是納悶。

    “信!”唐元用力點頭。

    送錢上門的好事為什么不信?唐元不只是信,還是無腦的信。

    和信見鬼似的看著唐元,懷疑唐元是不是鉆錢眼里去了,不然的話,為何每次一談到錢,唐元就無比的亢奮呢?

    “唐元,你愿意相信高滿堂是你的事,與我無關,這件事情,卻是你被高滿堂騙了。你若有疑問,大可把高滿堂叫過來對質。”和信冷冷說道。

    唐元隱約感覺這話有點耳熟,仔細想了想,方才想起高滿堂說過類似的話,當時高滿堂說的是,叫和信過來對質。

    這就是套路,唐元幾乎要懷疑和信是不是一早就和高滿堂套過話,不然的話,怎么會連套路都一模一樣。

    “也好!”唐元點了點頭,從口袋里掏出手機就開始翻看電話本。

    看到唐元這個動作,和信頓時就傻眼了……和信在賭,賭唐元不會叫高滿堂過來,怎么都沒有想到,唐元竟真打算把高滿堂給叫過來。

    “等等……”和信急急忙忙制止,雖說唐元叫來高滿堂的可能性不大,但萬一高滿堂真來了呢?那就不太好處理。

    唐元裝模作樣把手機收好,順便在心里吐槽了一句:“恭喜你,上當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体育彩票基本走势图 江西快3走势图江西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前区五 辽宁快乐扑克开奖遗漏 3d试机号计算开奖号码 河北体彩11选规则五 北京时时彩2019安卓版手机 吉林11选五中奖信息 怎么买股票 子基金配资 股票推荐gupiaozhi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五遗漏号 江西福彩快3是真的吗 北京pk 拾彩票投注平台 宁夏11选五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