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115章 清神符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唐元并沒有高滿堂的手機號碼,當然了,就算是有高滿堂的號碼,唐元也不可能打電話給高滿堂就是了。

    這時不過是在和信面前裝裝樣子而已,可是在和信有了賭徒心理的那一剎那,和信就已經輸了,因為這事,本就是和信心虛。因此即便和信有看出唐元是在裝模作樣,也是萬萬不敢接著賭!

    和信的確不敢接著賭。

    唐元一副擺明不打算按常理出牌的架勢,這就導致本就心虛的和信更為心虛了。

    況且就是,信之一字,宛如一座大山一樣的壓在和信的腦袋上,讓和信根本不能肆意妄為。

    可唐元能!

    此消彼長,他就沒辦法不輸。

    “別發呆了,趕緊的給錢!”唐元嚷嚷著。

    “此事,我不過是和高滿堂開了個玩笑而已,誰想到高滿堂會當真呢?”和信臉色發黑,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你確定只是高滿堂當真了?”唐元笑的甚為詭異。

    看著唐元那不懷好意的笑,和信心里猛的咯噔了一下,怎會不知,這事無論高滿堂是否有當真,總之唐元是當真了。

    唐元之所以會當真,沒別的原因,歸根結底就是錢的問題!

    這樣一想,和信都是快要裂開了。

    他覺得自己實在是太蠢了,都已經被唐元誆了兩次,怎么還能在唐元面前提錢這回事呢,要知道和唐元談錢, 本質上就是給唐元送錢!

    “唐元,這事確實是一個玩笑,你若是有所不滿,我可以向你道歉。”和信就說道,一次又一次往外送錢,即使他的錢是大風刮來的,都沒辦法頂得住。

    因此,這次和信是鐵了心,怎么都不能讓唐元得逞,否則的話,肯定會有下一次,下下一次……循環往復,沒完沒了!

    “老話說的好,親兄弟明算賬,話說我們也就見過三次面而已,難道比親兄弟還要熟了?”唐元一臉的納悶,接著說道,“再說了,隨隨便便一句道歉,就想著賴掉我五萬四千塊錢,我唐元的錢莫非是大風刮來的不成?還是說,我唐元看上去像是冤大頭?”

    “我才像是冤大頭!”

    和信當時就震驚了,不管是講邏輯還是講道理,這話都應該由他來說不是嗎?唐元搶著把他的話說了是幾個意思?

    唐元看上去當然不像冤大頭,問題是他像啊,不對,不是像那么簡單,他根本就是!

    這下和信是徹底郁卒了,眼角余光,若有似無瞥視向那站在唐元身旁,有著歲月靜好的楚鹿月。

    匆忙一眼,和信就是迅速收回視線,但也是這一眼,似乎是促成和信下定了決心,只見到,和信眼底深處,閃爍過一絲掙扎,而后便是,拉開了隨身攜帶的手提包。

    手提包里滿滿當當都是錢,盡管和信不是第一次炫富了,唐元也都是被那顏色給晃花了眼睛。

    拉開手提包后,和信拿出幾摞錢便是低著頭仔細數了起來,他數的無比認真,也數的無比仔細。

    清點五萬四千塊錢絕不是一個小工程,但這時候和信別的沒有,耐心卻是十足的好,一連清點三遍,確定無誤,方才是一伸手,遞到了唐元的面前。

    見狀之下,唐元眼疾手快,抓過來就往口袋里揣,至于清數則是不必了,根據上兩次經驗,唐元知道和信絕不會多他一毛錢,也絕不會少他一毛錢。

    “夠了?”和信問道。

    “夠了。”唐元臉上的笑容都是快要溢出來,語重心長的說道:“千萬別忘記了,你是正一教門人,代表的是正一教的臉面,切忌不可因為區區小錢,背叛信仰,出賣良知!”

    “……”

    和信滿頭黑線,很想問問唐元這話到底是什么意思,終究是強行忍住了,他之所以做了這樣一個決定,本意就是不想和唐元糾纏不清,可是不想,一不小心,就又被唐元給訛上了。

    這樣想著,和信轉過身便是要走。

    唐元笑著揮手,表示不送,卻是一直沉默著的楚鹿月,忽然間開口了:“我要一張清神符。”

    “清神符十萬一張!”

    腳步猛然定住,和信猛然回過頭來,他看向楚鹿月,眼中滿滿都是驚訝,分明是沒有想到,楚鹿月居然會開口。

    “我要一張清神符!”

    仿佛沒聽到和信在說什么似的,楚鹿月重復了一遍。

    “我正一教清神符全國通價,十萬一張,現金交易,一手拿錢,一手交貨!”想了想,和信便是強調道。

    “我要一張清神符!”

    楚鹿月依舊自顧自的說著話,至于和信的話,則是統統被無視了。

    不過,當同樣一句話,重復第三次的時候,明顯可聽出,楚鹿月說話的語氣發生了變化,那是不耐煩,更是不悅。

    和信又不傻,當然能聽出楚鹿月語氣的變化,他瞳孔微微一凝,繼而就是陷入長時間的猶豫。

    “你是不是想告訴我,你沒錢?”半響過后,和信問道。

    和信其實一早就發現了楚鹿月,只是他選擇了視而不見,可是,楚鹿月到底沒打算放過他。

    和信就感覺自己實在是太悲催了,忘記看黃歷出門,被唐元訛上也就算了,居然楚鹿月也學會了訛人,莫非這就是所謂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畢竟,以前可從未聽說過,楚鹿月是這種人啊。

    “我有錢還是沒錢,和你有關系?”楚鹿月臉色轉冷。

    和信悄然一個哆嗦,總算是確定了,楚鹿月的的確確就是要訛他,明目張膽的那種。

    聽楚鹿月這話的意思不難明白,楚鹿月并不缺錢,但不缺錢是楚鹿月的事,楚鹿月根本就沒想過要掏錢。

    所以,從最開始,楚鹿月說的是要,而不是買!

    假如楚鹿月要買,十萬塊錢一張和信自然是會賣的,可是楚鹿月完全就沒買的打算,就差沒明著搶了。

    “清神符是個什么東西?”

    唐元滿頭霧水,休要說沒見過,便是連聽都沒聽說過。

    楚鹿月的態度無疑極其的有趣,和信的反應也是極其的有趣……唐元簡直是有些同情和信了。

    雖然唐元心知肚明,即使他有充分的同情和信的理由,和信大抵也是不需要他同情的。

    至于楚鹿月為何變得如此強勢,唐元奇怪歸奇怪,卻也不至于愚蠢到在這個時候插嘴,總之既然楚鹿月這樣做了,必然有其用意。

    楚鹿月的用意是什么不必要去多想和深究,只需要老老實實看一出好戲就足夠了。

    “你要是不給錢,清神符不可能給你!”咬牙,和信表明了自身的態度。

    “我給你錢,你敢要?”聽和信這樣一說,楚鹿月便是笑了。

    她雖然是一副小太妹形象,但長相卻沒得挑,眉眼精致,笑靨如花。

    但楚鹿月笑的如春花一樣燦爛,和信卻連看都不敢多看上一眼,頓時就更感悲催,不得不承認,楚鹿月說對了,就算楚鹿月給錢,那錢也注定拿著燙手。

    既然如此,楚鹿月給錢還是不給錢,區別在哪里?

    和信就是有些理解為何楚鹿月不打算給錢了,只是理解不代表他必須要接受,還是心甘情愿那種。

    “行情就是如此,莫非你是打算壞了行情?”和信質問起來。

    “不好意思,你可以送我一張清神符嗎?”

    楚鹿月變臉比翻書還要來的更快,說話的口吻又一次變了。

    和信見鬼似的看著楚鹿月,心想這樣也行?

    假如是他主動送一張清神符給楚鹿月的話,那么自然就算不上壞了行情,真要強行追究的話,也是他壞了行情!

    明白了這一層意思后,和信整個就是傻掉了,萬萬沒有想到,還有這樣的操作。

    于是,和信又一次沉默了。

    “我始終代表正一教!”和信無比艱難的開口,是提醒,更是震懾。

    “哦?”

    楚鹿月眨了眨眼,“老道那里的茶葉味道很不錯,我很喜歡,有時間的話,得再去討點茶葉了。”

    這話楚鹿月說的極其隨意,但這是敲打,更是威脅。

    老道那里的茶葉味道的確很不錯,但不是什么人都有榮幸從老道手里討一杯茶水喝,更別說討要茶葉。

    楚鹿月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用了一個“再”字,言下之意不外乎是告知,她便是連老道都沒放在心上,何況他一個小小的門人!

    “為何你不直接問我師父要?”和信苦著臉問道。

    “問了,他不給,還跟我打了一架。”楚鹿月淡淡說道。

    “所以你就問我要,因為我打不過你?”和信的臉色更苦了,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怎么會是要呢,明明是你強行要送我一張清神符,我乃是看在老道的面子上,再三推辭后,方才接受!”楚鹿月認認真真的說道。

    頓時和信就無言以對。

    他發現楚鹿月和唐元有著同樣的毛病,那就是專門搶別人的話說,該說的不該說的,統統被楚鹿月說了,他還能說些什么?

    “此事我會第一時間秉告師父。”和信又一次咬牙。

    “應該的。”楚鹿月笑的更燦爛了。

    ……

    和信第三次陷入沉默。

    隨后,和信沉默的拿出一張清神符,沉默的遞給楚鹿月,繼而沉默離去。

    看和信離去的腳步仿佛灌鉛似的,可見這一刻和信的心情有多沉重,但唐元的心思已經不在和信身上,而是在楚鹿月手中的那張清神符上。

    看上去不過一張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黃紙,但其上似乎蘊有一種奇特的力量,閃爍著瑩瑩幽光,分外矚目,一眼而已,唐元的視線,就是再也移不開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在线炒股配资仟推荐卓信宝 江西快三开奖图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一定牛 盛泽娱乐软件彩票 北京pk拾赛车app下载 云南快乐10分前三走势 河南福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十一选五组选走势图 银河磁体股票 江西十一选五骗局 河北快3走势开奖结果一定牛 北京快3玩法技巧 群英会任六胆拖中奖规则 江西福彩快三基本走势 浙江12今天开奖结果了 贵州11选五奖金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