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120章 我沒想過要打你的臉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條老街,千奇百態,形形色色,卻是什么樣的人都有!”唐元甩著兩條大長腿離去,不無感慨的說道。

    無論金剛蘿莉還是旗袍少婦,抑或唐裝老者與那矮胖青年,再有就是葉承安和陶稷……

    老街上的這些居民,每個人都是有著顛覆想象的一面。

    單說陶稷,即使不是他所自認的少年丹神,必然也不會差距太遠。

    唐元之所以對自殺丹有勢在必得之意,很大程度上,正是因為陶稷自詡少年丹神的緣故……丹神出品,哪怕再差,又能差到哪里去?

    何況,自殺丹除了名字難聽了點,并不差!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唐元有了非常強烈的危機感,在那般危機感的驅使之下,迫使唐元去擁有力量或者掌控力量!

    唐元自知他力量的來源就是這條神秘不可輕言的老街,因此故,唐元不會錯過任何一次機會。

    自殺丹的功效當然不是用來自殺,而是瞬間提升力量……這對于已然觸摸到S級天花板的唐元而言,至為重要。

    一旦服下自殺丹,就將能一舉突破S級的天花板,那樣一來,倘若不可避免要與S級強者一戰,唐元也算是擁有了一份把握。不至于一門心思只想著逃命,何況就是,很多情況下,根本就沒有辦法逃命!

    身為異象調查組的成員,往后大大小小的戰斗必不會少,唐元這種未雨綢繆的行為談不上貪生怕死,用有備無患來解釋要更合適。

    陶稷所說的后遺癥,唐元不是不放在心上,但他的身體素質有過全面提升和改造,縱然會有后遺癥,唐元也是有著一定的把握,不會出現爆體的情況。

    在這種情況下,唐元自然就是對自殺丹垂涎不已。

    好在,付出一定代價的之后,總算順利得手…五萬塊錢對唐元來說不是一筆小錢,可是相比較于自身的小命,這筆債,還是很容易就能算清的。

    一邊想著這些,唐元一邊行走在老街上,突兀間一腳踏空,眩暈之感席卷而來,下一秒,唐元眼前場景就是急劇變幻,已然在書房之中。

    ……

    第二天上午,楚鹿月接了個電話,說了幾句,告知唐元有事要去處理,就是離開了。

    唐元本想著和楚鹿月一起去,一想不對……楚鹿月是越發依賴他了,若是希望他一起去的話,肯定會主動提出來,既然楚鹿月沒提,無疑表示他去的話,不太方便,就只好打消了這個念頭。

    楚鹿月出了門,唐元正打算去書房看會書,手機鈴聲就是響了起來,見是羅小海打來的電話,唐元隨手接通。

    “唐元,救命,快來救我!”

    電話剛一接通,羅小海就是一頓嚷嚷,哭天喊地。

    “怎么回事?”唐元先是一愣,繼而便是緊張起來。

    “有個叫厲澤的家伙說要見你,你要是不來,他就掐死我……快來救我啊,我快死了。”羅小海又是一通嚷嚷。

    “厲澤?”

    聽羅小海提起厲澤,唐元整個都是傻了,轉念一想,既然是厲澤而不是別人,這事就相對容易處理的多。

    聽羅小海磕磕巴巴說了地址,唐元沉默了片刻,就也只能出門而去。

    花費二十來分鐘,當唐元趕到羅小海說的地方的時候,看到羅小海的同時也是看到了厲澤。

    “唐元,你總算來了。”

    好不容易等到唐元到來,羅小海是一把鼻涕一把淚,他的狀況并不好,甚至可以說糟糕,右邊臉頰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個巴掌的印記。

    留下巴掌之人,毋庸置疑正是厲澤。

    厲澤雙手環抱在胸前,似笑非笑的看著趕過來的唐元,“沒想到,你這種人,居然也會講義氣。”

    “我是什么人莫非你很清楚?拜托不要裝出一副很了解我的樣子好嗎?”唐元冷聲說道。

    “說的也是,不過我何必了解你?”厲澤伸手在羅小海肩膀上輕輕一拍,羅小海就是嚇的差點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我可以理解為你是在威脅我?”見狀,唐元皺了皺眉。

    “很明顯不是嗎?”厲澤不置可否,接著說道,“上次當著陳老的面在我面前耀武揚威,感覺很爽吧。”

    “還行。”認真想了想,唐元說道。

    聽厲澤這樣一說,唐元便是明白過來,今天這事是個什么情況。

    厲澤囂張慣了,傲氣十足,平常時候不管走到哪里,都是眾星捧月,偏偏唐元一點都不慣著他。

    “還行?”

    似乎萬萬沒有想到,唐元居然就這么承認了,厲澤一張臉頓時就垮了下去。

    “唐元,你是爽了沒錯,可我很是不爽……今天你要是不能讓我爽的話,我必然讓你更加不爽!”厲澤陰森森的呵斥道。

    “區區小事而已,你這是何必呢?陳老要是知道了這事,肯定會不太高興吧!”唐元就很無奈。

    “你拿陳老向我施壓?”厲澤看白癡一樣的看著唐元,“莫非你自以為,比我在陳老眼里更具分量?”

    “休要說我只是報復你,即使我殺了你,你猜一猜,陳老會是什么態度?”厲澤又是說道。

    唐元一聲嘆息,他當然不會天真到認為自身比厲澤在陳老心中更具分量,便是那樣的想法都不會有。

    不過厲澤這話與其說是陳述一個事實,倒不如說是炫耀,某種程度上而言,陳老乃是厲澤的護身符,是厲澤橫行無忌的依仗。

    因此厲澤可以肆無忌憚,只要有陳老在,不管他做任何事,就都不必有太多的顧慮!

    但唐元有!

    頓時唐元就是意識到,今天這事有些棘手了,得罪厲澤唐元毫不擔心,反正不是第一次得罪了,可唐元必須要考慮是否會牽扯到陳老,一旦把陳老給得罪了,那就不太好處理。

    “說說你的想法吧。”唐元無可奈何的說道。

    “跪下,磕頭,道歉!”厲澤一字一句的說道。

    “你在放屁!”

    唐元這邊還沒說話,羅小海就搶先發作了,他瞪大眼睛看神經病一樣的看著厲澤,“你這王八蛋長的不怎么樣,想的倒是挺美,讓唐元給你下跪,問問你自己,你配嗎?”

    “閉嘴!”

    顯然是沒有料到,被蹂躪過一頓的羅小海竟是有如此犀利的一面,厲澤愣了愣神,神色兇狠到了極點。

    “老話說的好,士可殺不可辱,大不了你就殺了我好了,下跪是不可能下跪的,磕頭道歉你更是做夢!”

    羅小海絲毫沒有閉嘴的覺悟,亦是露出兇狠的一面,針鋒相對。

    “混賬東西!”

    厲澤怒,抬手便是一巴掌,朝羅小海扇去。

    厲澤心想看樣子是他太仁慈了,以至于導致羅小海有了不該有的幻覺,不過沒關系,這就讓羅小海清醒過來。

    見厲澤又是要打自己的臉,羅小海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既是憤怒又是無能為力,只能選擇,默默承受。

    羅小海做好了被厲澤毒打一頓的心理準備,可是等了好一會,遲遲沒有動靜,不由呆了一呆。

    待眼睛睜開,羅小海就是看到了唐元,同時,看到厲澤那只被唐元一把抓住的右手。

    “放手!”厲澤厲吼。

    他不是不想掙脫唐元的鉗制,問題是怎樣都沒辦法掙脫,一張臉都是漲的通紅。

    “厲澤,其實我沒想過要打你的臉,你相信嗎?”唐元無比真誠的詢問道。

    “我讓你放手。”厲澤可沒耐心聽唐元說廢話。

    “我真沒想過!”只見唐元看上去又是有些無辜。

    厲澤將唐元的反應看在眼里,直覺告訴他要出事,但還沒想明白會出什么事,厲澤就是看到了唐元的手,那是唐元的左手。

    唐元左手伸出,照著厲澤的左臉,二話不說,就是狠狠的招呼了過去。

    “啪!”

    耳光響亮,剎那間,五根通紅的手指印在厲澤左臉上浮現而出。

    這下厲澤總算明白過來出的什么事,他整個人都是傻住了,不敢置信的看著唐元……只是來不及說話,火辣辣的痛感,就是使得厲澤不住的倒吸冷氣。

    唐元順勢松手,信手就將厲澤推到了一邊。

    “羅小海同學,下次別說有人讓我下跪,就算有人拿槍頂在我腦門上,你也當做什么都沒看到好嗎?”唐元齜牙咧嘴的說道。

    “大白天的,說這種不吉利的話做什么。”羅小海傻笑起來。

    看著羅小海傻笑,唐元不由被感染,就也是笑了起來。

    唐元是真沒想過要打厲澤的臉,前提是厲澤別打羅小海的臉,唐元不得不承認,在羅小海義正言辭說出那樣一番話的時候,他被感動的一塌糊涂。

    誰會想得到,學習成績不怎么樣的羅小海,居然會有滿嘴都是道理的一天呢?

    看在羅小海說的那么有道理的份上,唐元就算不想打厲澤的臉都是不行了,于是,厲澤被打臉的一幕發生了。

    “放心,這事我會記住一輩子。”唐元拍了拍羅小海的肩膀,轉而才是轉過身,望向厲澤。

    厲澤一手捂住左邊臉頰,死死的盯著唐元,眼神全是怨毒。

    “唐元,你有沒有想過得罪我的下場會是什么?”厲澤歇斯底里。

    “沒有想過,要不,你就直接說吧。”唐元慢條斯理的說道。

    原本唐元并非沒有疑慮,但事情已然發展到了這一步,唐元整個人反而是輕松了下來,無論厲澤要做什么,奉陪便是!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深圳风采今天开奖结果 福彩3d晚秋字迷 188金宝博娱乐城百家乐 江西时时彩三星组六 时时彩官网平台 华煦期货配资 股票配资业务员怎么找客户 河南快3一定牛遗漏 江西快3走势图 现在最正规的娱乐平台 江苏11选五奖结果 股票涨跌的本质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囹 七星彩论坛精选 秒速赛车荣鼎彩 13267期排列5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