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121章 本色出演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但凡得罪了我厲澤之人,上天入地,窮極這一生,我都必要他后悔在世為人!”正如唐元所愿,厲澤便是直接說了。

    這話,原本厲澤并不想說的太直白,放在心里也就夠了,反正他肯定會那樣去做就是了,但既然唐元要聽,索性說給唐元聽聽也無妨。

    “喂,唐元也就是抽了你一個耳光而已,有必要這樣嗎?”又一次搶在唐元之前,羅小海發作了。

    “況且,你可知道,得罪我羅小海會是怎樣的下場?”緊接著,羅小海立馬補充了一句,爭取氣勢方面能與厲澤相抗衡。

    然而要讓羅小海失望了,因為厲澤從始至終,連多看他一眼的興趣都是欠奉。

    “我剛以為,我們之間算是扯平了,這就很遺憾!”攤開雙手,唐元不無惋惜的說道。

    “扯平?”

    厲澤看死人一樣的看著唐元,聽唐元這話的意思,分明就是,他抽了羅小海一個耳光,反過來被唐元抽了一個耳光,這事就算扯平了。

    但帳不是這樣算的!

    羅小海算個什么東西,豈能與他相提并論。

    再者,他與唐元之間本就有一段舊怨,舊怨加上新仇,怎樣都不可能扯平。

    “如果你愿意改變主意,跪在我面前嗑三個響頭,或許我可以考慮。”厲澤冷冷說道。

    “這就沒得談了!”唐元輕輕嘆息,神色亦是不經意間,發生了細微的變化。

    “唐元,這家伙太沒誠意了,我都想過不和他計較太多,偏偏他一個勁的舔著張逼臉在這里裝逼……沒辦法了,揍吧!”羅小海呲著一口牙說道。

    “好主意。”唐元微微一笑。

    唐元就發現羅小海還是有不少優點的,總能再關鍵時刻,無比精準的揣摩中他的心思。

    唐元確實有揍厲澤一頓的想,既然沒得談,武力就成了解決問題的唯一途徑……何況,不只是羅小海看厲澤裝逼不爽,唐元也是膩歪的厲害。

    “揍我?”

    聽羅小海這樣一說,厲澤既是驚訝又是意外,話說羅小海可是好幾次在他面前要被嚇的尿褲子,怎么唐元一來,就跟變了個人似的。

    厲澤就很懷疑,羅小海先前在他面前的表現統統是演戲,苦于沒有證據。

    厲澤震怒了。

    羅小海說要揍他,他可以當成是羅小海胡說八道,說到底以羅小海的本事也就只能占點口頭便宜,但唐元表現出一副無比認同的樣子又是怎么回事?

    難不成,唐元實際上是有揍他的想法的?

    這樣一想,厲澤當時就震驚了!

    “簡直,不知死活!”厲澤怒意噴發,怎樣都沒辦法克制的那種。

    “想揍我,盡可出手!”厲澤說話的語氣冰冷到了極點,倒是想要看看,唐元是否還敢出手。

    有一種無奈叫即使對一個人恨之欲死,卻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不敢做,甚至連想法都不敢有,因為就算只是產生了那樣的想法,也是絕對的錯誤。

    厲澤倒要看看,唐元的膽子到底有多大,膽敢連陳老的面子都不給。

    “唐元,你聽到沒有,這家伙有受虐傾向呢,趕緊的,成全他。”羅小海咋咋呼呼的,擼起袖子,恨不能親自上陣。

    好在羅小海理智尚存,知道親自上陣的下場根本就是送人頭,便是只能催促唐元出手。

    “真的嗎?”

    唐元愣了愣神,難以想象,怎么會有人有這種古怪的癖好。

    “我特么的……”

    厲澤差點就要罵人了,羅小海這話算是什么意思,要揍就揍,往他腦袋上胡亂扣帽子有意思嗎?

    “唐元,你要出手,我不會阻攔……”厲澤惡聲惡氣的說道。

    “你阻攔的了嗎?”不等厲澤把話說完,羅小海就直接打斷,沒好氣的很。

    “嘿……哈哈……”

    厲澤怒極反笑,喘著一口粗氣說道:“唐元,上次在如意飯店的時候,原本你有很大的機會成為我的朋友,然而你并沒有抓住機會,這就很可惜。”

    羅小海則是被厲澤無視了,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罷了,以后有的是機會拿捏,犯不著和羅小海過多計較。

    “有些人就算不認識,只需要一眼就可知道不可交。”唐元輕聲一笑。

    唐元當然知道,他是有這樣的機會的,利用打壓袁龍的契機,順勢搭上厲澤,但唐元并沒有那樣去做,也就是說,唐元主動放棄了這個唾手可得的機會。

    而沒有那樣做的理由簡單的不能再簡單,厲澤絕不會是一個值得相交的朋友……如果有的選,唐元寧愿選擇緩和與袁龍之間的關系也不會選擇厲澤。

    “你的意思是,你很聰明!”厲澤語氣陰冷。

    “談不上!”

    唐元搖頭,他一向不認為自身多么的聰明,不過是被社會毒打了好些年,勉勉強強練就了一手看人的本事而已。

    話說回來,看人下菜對唐元而言實屬基本操作,沒有半點值得炫耀的地方,因為這本身就是唐元被無數次毒打后留下的烙印,倘若詳細說來,必當聞者傷心,聽者落淚。

    “所以,是我厲澤沒資格當你朋友。”厲澤咬牙切齒。

    “你心里有數就行了,何必一定要自取其辱呢?”唐元就很無奈。

    這話他是不想說的,偏偏厲澤自己主動說了出來。

    “混賬!”

    厲澤到底是忍耐不住了,破口大罵。

    隨后,厲澤身影一動,率先出手,筆直一拳,轟擊向唐元……他要讓唐元為他的無知付出代價。

    只是無知之人從來就不是唐元,而是厲澤。

    觸摸到S級天花板從來不只是隨便說說那么簡單,這意味著,唐元S級以下無敵,厲澤的實力盡管還算不錯,但也要看跟誰比。

    跟唐元比的話,不客氣的說,他什么都不是。

    唐元就也是以實際行動證實了這一點。

    伴隨著厲澤一拳打來,唐元右手抬起,信手就一拳對著打了過去,結果是什么不言而喻,厲澤整個人,被唐元這一拳掀翻在那地上,摔了個狗吃屎。

    “厲澤,你身為陳老的學生,一言一行,無不代表陳老本人,本該克己慎行才是,然而你并沒有……我不清楚陳老會否失望,總之我很失望。”

    唐元緩緩說道,說話的同時,大步往前,不等厲澤掙扎著從地上爬起,就是一腳重重的將厲澤給踩在了地上。

    “唐元,你有什么資格教我做人?除非你殺了我,不然,你遲早有一天,會死在我的手上!”厲澤怒聲咆哮。

    “何必把話說的這么滿呢?”

    唐元搖了搖頭,就很疑惑尋常時候,陳政言到底教了厲澤些什么東西。

    如果這些,也都是陳政言所教,那么,他就不僅是對厲澤失望,也將對陳政言,甚至對整個異象調查組失望透頂。

    人一旦多了,偶爾出現一兩個害群之馬再正常不過,但害群之馬一旦多了,那就不太正常。

    唐元當然不想上升到那種高度,遺憾的是,厲澤無時無刻都在提醒著他,讓他縱使不去多想,都是很難。

    “萬一不小心,我理解為是你在逼著我殺你,那么,我到底是殺呢?還是不殺?”轉即,唐元又是說道。

    “你……”

    厲澤猛的一個激靈,他不是白癡,豈會聽不出來,唐元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赫然是有了殺他的念頭。

    這無疑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信號!

    厲澤之所以肆無忌憚,歸根結底是篤信唐元不敢亂來,但若唐元失去了理智,鋌而走險,他根本連掙扎都做不到,只會被唐元一腳踩死。

    “唐元,不用懷疑,這家伙就是在逼你殺他。”羅小海唯恐天下不亂的叫喊起來。

    “你在放屁!”

    厲澤一張臉漲的通紅,他怎么可能逼著唐元殺他,又不是嫌小命太長,活著難道不好嗎?

    “怎么證明不是?”羅小海怪笑起來,頓時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這家伙先前在他面前頤指氣使,羅小海想死的心都有了,本以為這輩子都沒機會報復回去,唐元卻親手將這個機會送到了他的面前。

    機會都已經送到了面前,羅小海就算再笨再傻,也沒有抓不住的道理。

    “證明?”

    厲澤傻了,這種事情該如何證明?

    難不成向唐元求饒……假如求饒的話,確實可以證明,但他斷然不可能做出那種事!

    “我就知道你沒辦法證明。”羅小海一副早就看穿了一切的模樣。

    “唐元,今日之事,我就當做沒發生過。”厲澤聽不下去了,萬一唐元被羅小海蠱惑,后果不堪設想。

    因此這時即便有著一萬個心不甘情不愿,也是只能暫時低頭。

    “你發誓!”卻是厲澤話音剛落,羅小海又是一通叫嚷。

    ……

    兩分鐘后,目送厲澤狼狽不堪離去,唐元和羅小海相視一眼,就都是笑了起來。

    “羅小海同學,表現不錯。”唐元贊賞道。

    今天要不是羅小海默契配合,唐元還真不太好處理厲澤,打是已經打了,但殺是萬萬不可能殺的。

    羅小海固然是在不斷的惡心厲澤,實際上也是三番五次給厲澤臺階下,到最后,厲澤別無選擇,只能順驢下坡。

    “過獎過獎,也就本色出演,不值一提!”

    羅小海雙手抱拳搖晃個不停,笑的一臉的憨厚。

    看著羅小海那張老實臉,唐元的眼神漸有些深意,哪會意識不到,這段時間,不只是他一個人在進步,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即使是曾經很熟悉的人,也是往往,已有翻天覆地一樣的變化!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天津快乐10分钟 吉林11选五号码走势图 七乐彩专家预测号推荐 基金配资业务 南昌期货配资 如何购买安徽快3 818彩票手机app 快乐扑克三开奖 七星彩现场直播今晚 期如意期货配资公司 快乐10分口诀近期查询 2478幸运28模式 山西快乐10分app 云南11选5中奖技巧 股票融资门槛 河北快三一定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