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122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不過仔細回想,唐元便又意識到,實際上羅小海的變化是看得見的,并非沒有征兆。

    從時間線計算的話,羅小海的變化應當是自校運動會那一天開始,這就牽扯到了另一個人,也就是孟卓飛。

    因為也是那一天,孟卓飛同樣察覺到他比較于別的同學,是有所不同的。

    后來,超能力者聯盟和覺醒者聯盟的介入,算是加速了各人變化的發生。

    唐元當然不是排斥這些變化,相反是善意的,樂見其成的……在局勢愈發撲朔迷離的今天,無論是哪方面的變化,都無疑要比一成不變好的多。

    再者,唐元自我覺得,他是這場變化中的既得利益者,就沒有理由不期待身邊人的變化!

    “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見羅小海右臉青腫了一大片,唐元便是問道。

    “這點小傷去醫院的話,豈不是要笑死個人?”羅小海大力搖著腦袋,他也是要面子的好嗎?

    唐元不由莞爾,想著這家伙盡管變化甚為驚人,但骨子里好些東西,到底是一成不變的,這就感覺很好。

    “那就說說,你和厲澤是怎么回事。”唐元順勢詢問起來。

    許是感到丟臉的緣故,羅小海就長話短說,他一個人閑著無聊,正在大街上漫無目的的逛著,突然就被厲澤給堵住了。

    之后,大概厲澤也是比較無聊的緣故,說了些此事的前因后果,羅小海方才得知,原來是和唐元有關系。

    再之后,在厲澤的威逼之下,他不得不給唐元打了個電話。

    “我是不想給你打電話的,奈何那家伙看起來就沒底線的樣子,說實話,我當時慌極了。”

    在說著這話的時候,羅小海老臉漲的通紅。

    “打電話給我是對的,這種事情,切忌不可逞強!”唐元語重心長的提醒道。

    聽羅小海說完,唐元怎會不知,是他連累了羅小海……羅小海和厲澤并無任何的關聯,不過是因為厲澤要報復他的緣故,就是導致羅小海一不小心背了個黑鍋。

    至于厲澤為何會認識羅小海,此事太簡單了,但凡有心,稍加打聽,便是一清二楚。

    何況,超能力者聯盟有與羅小海發生過接觸,羅小海必然也是早早進了異象調查組的視線范圍,厲澤想要打聽有關羅小海的信息,不費吹灰之力。

    “此事和你毫無關系,全是我的錯,你好好想想,要我怎么補償你,不然我這心里委實過意不去。”唐元頗為愧疚。

    “補償就算了,我羅小海從來不占小便宜。”羅小海連連擺手,唯恐被唐元誤會他是那種小氣的人。

    “補償呢,不是你要不要的問題,是我必須要給的問題。”唐元強調道。

    “都說了不要補償,你再提補償就是打我羅小海的臉!”羅小海瞪大了眼睛,義正言辭。

    唐元就無語了,他只是想要求個心安而已,和打臉有什么關系?

    “唐元,我只有一個小小的要求,你只要告訴我,要怎樣才能和你一樣優秀。”羅小海囁嚅著說道。

    剛才看唐元出手,威風凜凜,霸氣十足,羅小海整個人都是快要羨慕壞了。

    雖說羅小海已然知道他是超能力者,但難道是唐元所擁有的能力和他不一樣的原因,因此唐元看上去簡直就強的離譜。

    羅小海當然也想要變強。

    “算了,我還是打你臉吧。”唐元頓時就無語了,怎么就問出這種問題了呢,根本就是逼著他打臉啊。

    唐元沒辦法回答羅小海的這個問題,主要是唐元不想敷衍羅小海,萬一羅小海聽信了他的話,走了歧途,那就不太好處理。

    一分鐘后,羅小海罵罵咧咧的走了,看那架勢,差點就要和唐元友盡,對此唐元表示有心無力。

    當然了,即使羅小海口口聲聲不需要補償,唐元也是肯定會在適當的時機給予羅小海一些補償的。

    二者現在的關系,好歹算是在同一個戰壕里戰斗過,羅小海更是借此,知曉了他身上的部分秘密,唐元就覺得,沒道理對羅小海太小氣,那樣的話,太不公平。

    送走了羅小海,唐元正打算回家。

    只是才走兩步,唐元的腳步就是猛的定住,看向那前方的一道身影,繼而雙眉,皺的跟麻花似的。

    “秦兄,你好啊。”很快,唐元的臉上洋溢出濃濃的笑意,朝著那人打起了招呼。

    那是秦恪守。

    在看到秦恪守的時候,唐元多少有些凌亂。

    如果不是知道厲澤和秦恪守絕無瓜葛的話,唐元幾乎就要懷疑,今天這事,是秦恪守和厲澤聯手布下的一個局。

    不得不說,秦恪守出現的時機太巧了,巧到讓唐元懷疑,對方從他出門的那一刻起,就在暗中跟蹤著他。

    之前唐元接到羅小海的電話的時候,之所以會有所遲疑,正是擔心會出現這種情況,然而很不幸的是,他所擔心的事情,到底是發生了。

    秦恪守神色淡然,守株待兔。

    秦恪守微微笑著,就是大步迎向唐元走了過來,直到距離唐元只有三米遠,這才停下腳步。

    隨著走近,明顯可看到,秦恪守臉上的笑意愈發濃郁了,隱約有著一絲嘲諷之色。

    “唐元,你可記得我幾天前和你說過的話?”秦恪守笑瞇瞇的問道。

    “秦兄,我們已經很長時間不曾見面。”唐元裝模作樣的說道。

    秦恪守說的那些話唐元豈止是記得,可以說刻骨銘心,但承認是不可能承認的。

    “不記得?也沒關系!”

    秦恪守臉上的笑意一成不變,“既然是你主動將機會送到我手里,我豈有不抓住的道理,直接點吧,想死還是想活!”

    最后一個字落下的剎那,秦恪守臉上的笑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冰冷陰鷲。

    那一對眸子有如鷹隼一般的死死的盯在唐元身上,毋庸置疑,但凡唐元拒絕配合,他必當暴起而動,痛下殺手。

    “秦兄你說笑了,我今年才十七歲,正是一生中最美好的年華,要多想不開才會想死?”唐元滿臉的抗拒以及不樂意。

    “是嗎?可惜的是,你要想死的話將很簡單,想活則并不容易。”秦恪守戲謔道。

    對唐元,秦恪守本有放棄的打算,尤其是傅瓔和唐元見過面后,一度讓秦恪守陷入絕望的狀態……

    然而秦恪守怎么都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今天,楚鹿月前腳剛出門,唐元就是后腳也出了門……等于是唐元主動送給了他一個機會。

    唐元都表現的如此主動了,他又豈能讓唐元失望呢?

    這時候將唐元的反應看在眼里,秦恪守就覺得有趣極了,秦恪守想著或許該感謝厲澤一番才是,當然,也就放在心里想想而已,做是不可能去做的。

    “我這無病無災的,活著怎么就不容易了?”唐元更為不樂意,大聲嚷嚷起來。

    “別裝了!”

    秦恪守聲音低沉,他可沒耐心看唐元演戲。

    隨即,秦恪守更加直接了:“唐元,你現在總該可以告訴我,我倆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是怎么憑空消失的……你若膽敢胡言亂語,我保證你活不過今天!”

    “果然還是這件事!”唐元無奈到了極點。

    秦恪守野心勃勃,就差沒將野心這兩個字寫在臉上,因此不錯過任何變強的機會,哪怕是萬中無一的機會。

    這份毅力,這份耐心,唐元承認很是佩服,可是這種事情發生在他的身上,身為直接當事人的唐元,就要多不爽有多不爽。

    “楚鹿月是我女朋友,你知道的吧?”想了想,唐元試探性的說道。

    “這又怎樣?”秦恪守不置可否。

    楚鹿月都和唐元同居了,二者之間的關系一目了然,不需要唐元多嘴提醒。

    “你為難我很容易,但萬一我女朋友生氣了的話,后果會是什么,說實話我都預料不到。”唐元一本正經的說道。

    “拿楚鹿月向我施壓?要不要再拿青君一并向我施壓?或者你還可以加上陳政言。”秦恪守的臉色譏誚到了極點。

    放在以前,對此秦恪守不是不忌憚的,但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當日他和唐元說過,留給唐元的時間不多了。

    那句話是說給唐元聽的,同時也是說給他自己聽的。

    他必須要在異象調查組官宣接管安瀾中學之前,把唐元給搞定,為此即使冒險,即使付出代價,在所不惜。

    “你不說我都快要忘記,上次陳老拍著我的肩膀告訴我,小伙子好好干,很看好我。”唐元恍然大悟的說道。

    秦恪守臉色發黑,見鬼似的看著唐元,都快火燒眉毛了,這家伙竟然還有心思在他面前演戲。

    這算什么?

    是唐元不曾將他放在眼里?

    抑或唐元有恃無恐?

    可唐元憑什么不將他放在眼里!

    憑什么有恃無恐!

    “唐元,看來你是鐵了心要和我做對了?”秦恪守怒意噴薄。

    “你怎么能往我身上潑臟水呢,難道不是你要和我做對?”唐元就很無辜,轉而,慢條斯理的說道,“秦兄,不如你猜一猜,為什么我今天一個人跑了出來,這個問題很關鍵,你千萬別猜錯了。”

    “不是因為厲澤的原因嗎?”

    秦恪守愣了愣神,直覺告訴他,唐元是在裝腔作勢,只是唐元太淡定了,無論從哪方面看,又不像是裝腔作勢。

    “難道,這也是一出戲?”

    秦恪守猛然警醒,環顧四周,要看看,楚鹿月是不是就藏在附近。

    幾秒鐘后,秦恪守勃然大怒,“混賬東西,你敢耍我!”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湖北快三形态走势图表 天津时时开奖查询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宁夏11选5买网址 森林玩法攻略 昆明股票配资公司 哪个炒股软件好用 英国金融时报股票指数 体彩大乐透玩法说明 江西快3官 河北十一选五有窍门么 天津时时彩时间表 上证指数大盘走势图 光线传媒股票 体彩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 股票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