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138章 一類極其特殊的人群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莫名其妙拿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唐元不由膩歪的厲害。

    他之所以提起陸兆民,不過是想著讓杜明巍知難而退罷了,哪里知道,好端端就是被扣了一頂大帽子。

    “傳武圈子?”唐元咧了咧嘴,聽杜明巍那話的意思,他得罪的不是某一個人,而是一個圈子。不會有什么比這來的更令人難受,唐元差一點就抑郁了。

    但杜明巍虎視眈眈,咄咄逼人在即,這時候唐元可不能抑郁,眼見杜明巍再度出手,唐元只能強行振作精神,與之一戰。

    “轟!”

    “轟!”

    杜明巍攻擊的手段異常直接,相當霸道,狂暴的力量如那狂風驟雨一般傾瀉往下,劈頭蓋腦的,哪怕唐元將通臂長拳與自身相融,近乎本能,也是接連被逼退。

    每一次碰撞發生的時候,唐元都是感覺,他的拳頭,他的手臂,打在了一根又粗又壯的鋼筋上一樣,那種滋味,舒爽的簡直沒法用詞語形容。

    “這貨根本不是人!”唐元在心里瘋狂吐槽的。

    杜明巍給唐元的感覺,更像是一架沒有感情的機器,便也是明白過來,為何同樣身為S級的閻寒山,一度要被杜明巍給嚇尿。

    不過,在數次碰撞過后,杜明巍也有點不太好受。

    “力量,速度!”杜明巍默然輕語。

    唐元看著分明并不怎樣,但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隱隱都是能與他相抗衡,唐元唯一欠缺的,也就是反應而已。

    假使唐元的反應再靈敏一點,杜明巍情知,恐怕他都將很難奈何唐元。

    這種情況,杜明巍不是不迷惑的。

    但迷惑歸迷惑,手下留情則是不可能的,杜明巍倒是要試試看,唐元究竟能夠抵擋住他幾次進攻。

    “轟!”

    碰撞再度發生,唐元被逼退十幾步,后背狠狠的撞在那圍墻上,圍墻晃動,落了滿地的灰塵。

    喉嚨深處沖出一股腥甜的味道,唐元下意識伸出舌頭舔了舔,這就發現,滿嘴都是血。

    “我的反應太慢了。”低喃了一聲,唐元拿手,胡亂擦去嘴角的血漬。

    唐元也算是經歷了好幾場戰斗,這是第一次受傷,不過受傷的感覺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也沒有想象中那么難以接受。

    而且,因為皮糙肉厚的緣故,若非是嘴角溢出了血,唐元幾乎察覺不到自己受了傷。

    “唐元,你沒事吧?”楚鹿月驚呼了一聲。

    “小問題。”唐元大大咧咧的回應道。

    對于唐元這種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小人物而言,只要死不了,就統統不算問題,矯情什么的,是不存在的。

    “注意安全,我馬上來幫你。”楚鹿月沉聲安慰,轉即攻擊手段愈發凌厲,讓張靈志有點招架不住了。

    “小問題,是嗎?”

    杜明巍笑了笑,身影一動,快速往唐元沖去,可見到,在他身后,被拉出一道類似虛線一樣的白影。

    這是極致的速度。

    十幾步的距離在這樣的速度之下,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眨眼間杜明巍就是出現在了唐元身前,握拳,轟出。

    “轟!”

    唐元全身肌肉驟然間繃緊了,兩條手臂像是門栓一樣橫在胸前,杜明巍一拳打下來,落在唐元兩條手臂交叉的節點上。

    唐元的身體便是不可抑制的往那后方倒去,但唐元的身后是圍墻。

    拳頭的力量,差不多貫穿了唐元的身體,緊接著,圍墻上出現了一道鮮明顯目的人型印記。

    可是圍墻并未坍塌。

    一道奇怪的光芒猛的閃爍而起,那是清神符,被杜明巍這一拳引爆了。

    “該死的東西!”唐元狂怒了。

    清神符唐元一直小心翼翼的貼身珍藏著,為的就是以備不時之需,即便今日里與杜明巍一戰,唐元也沒使用的打算。

    卻是被引爆了,怎會不讓唐元惱火不已。

    “杜明巍,吃我一拳!”唐元低喝。

    清神符被引爆,抵消了大部分的力量,唐元斷然不可能錯過這個絕佳的機會,吐氣開聲,力透雙臂,拳風震蕩而起,轟擊往前。

    隨后就是看到,杜明巍像是那斷線的風箏似的,被唐元這一拳打的橫飛了出去。

    如此!

    不夠!

    唐元怒到發狂,大步踏出,人影晃動,肉眼幾乎不可見,接著又是一拳爆錘,打的杜明巍橫飛向圍墻的另一角,同樣在那圍墻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人型印記。

    唐元的心在滴血,好好的圍墻,就這么被毀了,以現在的工價計算,沒個萬把塊,鐵定下不來。

    杜明巍要是知道此刻唐元心中的想法的話,估計得吐血,好在杜明巍并不知道,可也并不好受。

    唐元突然爆發,超乎他的想象,接連兩拳,打的他都是快要懵逼了。

    “清神符?不錯的東西!”杜明巍低低說道。

    “杜兄,你還能不能行了?不行的話我就要撤了啊。”張靈志叫嚷了一聲,他一直在觀察著杜明巍和唐元的戰斗,本來以為杜明巍鎮壓唐元毫無難度,萬萬沒想到,杜明巍竟是被唐元給打飛了。

    “太陽沒從西邊出來啊。”張靈志喃喃說道,話音落,再無戰意,拔腿就溜,速度那叫一個快,以至于以速度著稱的楚鹿月,一時半會都沒辦法攆得上。

    “張靈志,你……”

    目睹張靈志開溜,杜明巍差點沒吐出一口老血來。

    固然以他和張靈志的關系,張靈志犯不著為他講義氣,但真有必要溜的這么快嗎?

    楚鹿月沒有追擊張靈志的打算,與張靈志這一戰,對她而言本就是巨大的折磨,既然張靈志主動開溜,再好不過。

    邁動著兩條纖細的大長腿,楚鹿月就是一步步往杜明巍走去。

    杜明巍定定的看著楚鹿月,又是看一眼正齜牙咧嘴的唐元,暗嘆一口氣,旋即一拳打穿了圍墻,奪路便走。

    “杜明巍,你給我站住!”唐元頓時就不干了,一通叫嚷。

    “算了。”楚鹿月勸慰道。

    杜明巍不戰而走,在楚鹿月看來,這是最好的結果,有關此人的可怕程度,她比唐元更要清楚。

    “損失太大了啊。”看著圍墻上的那個破洞,唐元痛心不已。

    “這……”

    楚鹿月差點沒忍住要把唐元摁在地上暴抽一頓,她還以為唐元是不服不忿,誰能想到,唐元滿腦子想的都是錢。“這事不可能就這么算了,我唐元從不吃虧。”唐元跺了跺腳,一邊計算著修復圍墻得花多少錢。

    楚鹿月聽不下去了,轉身就進了房間,不然的話,她真的很擔心會忍不住動手。

    幾分鐘后,唐元方才是一臉悲憤的回房,猶自氣難平。

    楚鹿月倒了一杯水遞給唐元,示意唐元可以消氣了,不然場面極有可能會一發不可收拾。

    “張靈志那貨怎么這么強?”

    唐元喝完了水,總算是冷靜下來,好奇詢問道。

    “超能力者聯盟的話事人之一,他不該這么強嗎?”楚鹿月一臉的狐疑。

    雖說張靈志看著不怎么靠譜,但強橫則是實打實的,當然了,這也并不妨礙張靈志當一條舔狗就是了。

    “所以傅瓔更強?”回想起張靈志當初舔傅瓔的一幕,唐元就又問了。

    “不好說!”楚鹿月搖頭。

    她也好,傅瓔和張靈志也罷,出自同一個訓練營,各自的倚重點并不一樣,只能說各有千秋,除非發生生死之戰,不然的話,沒辦法判斷誰更強。

    唐元就有點失望,不過也是知道,這種問題對楚鹿月而言,有點強人所難了,

    活動了一下雙手雙腳,除了胸口有點悶之外,別的方面倒也沒有大礙,唐元就也放了心,而后問道,“杜明巍似乎沒我想象中的那么強大,是我的錯覺嗎?”

    “你之所以沒死,不過是因為杜明巍往自個腦袋上套了個緊箍咒。”楚鹿月沒好氣的解釋道。

    唐元沒有說錯,這就是錯覺。

    “陳政言?”想了想,唐元恍然大悟。

    所謂緊箍咒,不外乎是表示,杜明巍有所忌憚,沒辦法完全放開手腳……縱觀長嶺市,恐怕也只有陳政言,才能擁有這么大的威懾。

    “你忘記了一個人。”楚鹿月提醒道。

    “青君?”唐元眼前一亮。

    楚鹿月緩緩點頭,近段時間,盡管諸多強者接連涌入長嶺市,但能夠讓杜明巍有所忌憚之輩,亦如鳳毛麟角。

    陳政言算一個,青君算一個。

    至于其他人,即便傅瓔和張靈志,即便她,杜明巍也未必太多放在心上。

    “青君我就很熟了,那是我的老朋友,實不相瞞,我和他關系好到就差沒穿同一條褲子。”唐元自吹自擂了一句。

    “自作多情可不是好習慣。”楚鹿月無情糾正。

    “怎么就自作多情了呢,男人之間的友誼,你不懂!”唐元翻了個白眼。

    楚鹿月確實不懂,她也不想懂,沉默片刻,就是問道,“你怎么會知道陸兆民?”

    “我隨口亂說的,你不用放在心上。”唐元擺了擺手。

    “陸兆民所代表的不僅僅是通臂長拳,他也是代表著傳武這個圈子,更代表了一類極其特殊的人群!”楚鹿月的臉色看著頗為凝重,

    “陸兆民真有這么厲害?”唐元愣了愣神。

    唐元有看過陸兆民的簡介,知道陸兆民被稱為當代通臂長拳鼻祖,繼往開來,發揚光大,他對通臂長拳的注解,影響了無數人。

    陸兆民代表通臂長拳再正常不過,但陸兆民居然代表了傳武這個圈子,稍微一想,唐元就感覺挺離譜。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pc蛋蛋vip有什么用 炒股头像 快乐十分选三前直玩法 贵州快三和值走势图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报告 辽宁快乐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七乐彩中奖规则查询 北京快乐八工在线计划 重庆农场幸运农场网站 山西11选五开奖走势图 百度 江苏11选5任三公式 安徽快三预测一定牛8月30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 天津快乐十分秘籍 股票配资平台全国招商 恒乐股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