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140章 不是什么好東西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長嶺市近郊,這里是一棟兩層的居民小樓。

    小樓鬧中取靜,環境清幽,屋門口不遠處就是一條小河,流水潺潺,可見到釣魚人三五錯落。

    唐元叫了個出租車,花了小半個小時趕到這里。

    下車后,吹著清爽的涼風,莫名就有些羨慕妒忌。

    “真是會享受啊!”唐元很是感慨。

    這里是陳政言在長嶺市的臨時住處,那棟兩層小樓,就是陳政言和厲澤的落腳點,唐元是第一次來這里,想了想就又覺得,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

    院門徑自敞開著,無需敲門,唐元便是大步走了進去。

    “厲澤,給我滾出來!”清了把嗓子,唐元大聲吼了一句。

    “蹬蹬……”

    “蹬蹬……”

    伴隨著唐元話音落下,房間內傳出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緊接著,厲澤那張冒著火氣的臉就是進入了唐元的視線。

    “唐元,你來這里做什么?”一眼看到唐元,厲澤就是怒火中燒。

    “不好意思,我只是確認你在還是不在。”唐元笑瞇瞇的說道。

    厲澤既然在,顯然陳政言也在,唐元總算是放了心。

    “你給我滾!”

    厲澤直接就開罵了,心想著唐元簡直就不是個東西,不知是唐元有特殊的技巧還是怎么回事,隨隨便便一句話,就是讓他上下跳腳。

    唐元瞇眼笑著,也不生氣,甩著兩條大長腿大步繼續往里邊走。

    他是來見陳政言的,厲澤的態度毫不重要,只要不是陳政言讓他滾,無論厲澤說什么當成耳邊風便是。

    當然了,即使是陳政言讓他滾,唐元也絕無可能老老實實滾蛋就是了。

    “站住!”厲澤面色鐵青,伸手一攔,就把唐元來攔了下來。

    “陳老,我來給你送禮了。”唐元絲毫不慌,扯著嗓子又是吼了一句。

    “見鬼!”

    厲澤看神經病一樣的看著唐元,休要說唐元并不是來送禮的,假使當成唐元是來送禮的,禮物在哪里?

    “唐元,你別太過分,上次的那筆賬,我可是一直都記在心上,早晚有一天,讓你好看!”厲澤陰惻惻的威脅。

    “那就好好記著,反正你也拿我沒辦法。”唐元很無所謂,他近段時間四處樹敵,看他不順眼的多了去了,多厲澤一個不多,少厲澤一個不少。

    再說了,厲澤算老幾?

    相比較于杜明巍或者張靈志,再加上一個傅瓔,根本就排不上號好嗎?

    “……”

    厲澤臉色發黑,差點要閉過氣去。

    如果不是一早就確定了打不過唐元,必然已然出手,將唐元給掃地出門。

    對一個人恨之欲死卻無可奈何是種什么樣的體驗?

    這種體驗厲澤以前從未有過,甚至未曾想過以后會有,但現在,厲澤知道了這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他幾乎要發狂,但又只能忍著,一張臉都是氣到變形。

    “進來!”

    好在這時,屋內傳來了陳政言的聲音,方才是讓厲澤得以放松緊繃著的神經,不然的話,肯定得發瘋。

    “果然,送禮就好辦事。”唐元嘀咕了一聲,信手把厲澤推到一邊,大搖大擺進屋。

    陳政言在泡茶,水剛剛煮沸,一通操作如行云流水,極富美感,對于唐元這種從來都只是隨便抓把茶葉就倒上開水的人而言,看著就挺唬人。

    香氣很快就彌漫開來,清香沁鼻,唐元大步走過去,在陳政言的對面坐下。

    “禮物呢?”陳政言輕笑著問道。

    “禮物正打算買,主要是不知道陳老你喜歡什么,所以專程過來問問,萬一到時候送了陳老你不喜歡的,或者犯了忌諱,就不太好。”唐元一本正經的很。

    “無妨,有心就成,你隨便送什么,我都喜歡。”陳政言淡笑著說道。

    唐元呵呵傻笑,心想老狐貍就是老狐貍,這段位,比厲澤高了幾層樓不止,但凡厲澤從陳政言這里學了點皮毛,也就不至于被他三番五次懟的啞口無言。

    當然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若不是厲澤那般招人恨的話,他也不可能和厲澤結下梁子。

    “陳老,這茶葉不錯了。”深呼吸一口氣,唐元不著痕跡岔開話題,俊美的臉蛋上堆滿了笑意,這是非常努力訓練過的,看上去人畜無害。

    “普普通通的野山茶,不是什么好東西。”陳政言甚為隨意。

    “陳老,您怎么能罵人呢?”唐元吹胡子瞪眼,這招含沙射影太高明了,若非智商夠用,唐元就要被蒙騙過去。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陳政言微微笑著,倒了兩杯茶水,一杯給自己,一杯給唐元。

    “聽不懂啊,完全聽不懂,畢竟我只是個高二的學生而已。”唐元搖頭晃腦,拿過茶杯一口氣喝個干干凈凈。

    陳政言卻是并不介意唐元的粗魯,等唐元把杯子放下后,就給滿上。

    唐元看著那快要溢出來的茶水,眼神一陣閃爍。

    “陳老,我還是個學生而已,您別欺負老實人啊。”唐元嚷嚷起來。

    酒滿敬人!

    茶滿欺人!

    陳政言的一言一行,滿滿都是套路,雖然唐元完全可以假裝不懂陳政言的套路,奈何,他沒辦法欺騙自己!

    “你能欺負我的學生,我怎么就不能欺負你?”陳政言一臉的高深莫測。

    “小孩子打架才叫家長,成年人都是自己搞定!”唐元冷哼一聲,拿過茶杯又是一口喝掉,不滿之意呼之欲出。

    聞聲,陳政言若有所思,片刻過后才是說道,“或許你是對的,是我對厲澤管教太嚴。”

    門外邊,厲澤正要進門,聽到陳政言這話,下意識停下了腳步。

    “陳老,萬萬沒想到您一大把年紀了,居然這么幽默。”唐元到底是沒忍住,大笑起來。

    陳老很嚴肅,那張老臉上看上去一絲不茍,“這并不好笑。”

    “陳老您千萬別誤會,我絕對沒有笑話你,只是覺得呢,在您如此嚴厲的管教下,有些人都是不成器,實在是令人揪心。”唐元正色說道。

    “混賬!”

    厲澤在心里怒罵,他怎么就不成器了?

    另外就是,他成器或者不成器,與唐元何干,唐元有什么資格指手畫腳?

    不知怎的,厲澤猛然心生警惕,心想著唐元這王八蛋說了這么多廢話,該不會是想要取代他吧?

    倘若唐元真有這方面的想法,那就大大不妙!

    “每個人這一生,就是在不斷的試錯,犯錯不可怕!”陳政言笑著搖了搖頭,他這樣的人物,怎么可能被唐元牽著鼻子走?

    即使對厲澤有所不滿,陳政言也是斷然不可能在唐元面前表現出來……或許是從小的生活環境太過特殊的緣故,面前的少年人,有著同齡人罕見的市儈和機敏。

    或許這是好事,或許這是壞事!

    聽陳政言這樣說,唐元就很失望,果然老而彌辣是有道理的,這是成了精一樣的老怪物,想要在他眼皮子底下玩花樣,太難太難,簡直就是班門弄斧不自量力。

    不過唐元今日前來并非是因為厲澤,僅僅是順帶著把厲澤給捎上而已。

    “我這幾天時間,麻煩不斷,不勝其擾!”唐元開始訴苦,俊美的臉蛋上全是愁緒,“先是那傅瓔,后有秦恪守,接下來是張靈志和杜明巍。”

    “實不相瞞,這讓我好生苦惱,最為要命的是,他們每個人都要殺我,陳老,你說我該怎么辦才好?”

    “殺的好!”

    厲澤默默冷笑,幾乎要拍掌叫好。

    唯一可惜的是,這么多強者要殺唐元,唐元非但沒死,反倒是比之以往活蹦亂跳的更厲害了。

    “問題不大。”陳政言沉吟了一番。

    “陳老,你這話說的不對,我都快要死了,問題還不算大?難道非要我死了,才算是大問題?”唐元的臉色就不太好看了。

    “唐元,你有沒有反省過,為什么他們偏偏去找你麻煩,而不是找別人麻煩?”陳政言語重心長的詢問。

    “所以,這事是我錯了?”唐元愣了愣神。

    “就是你錯了。”陳政言點頭,分外篤定。

    “你在放屁!”

    唐元差點沒忍住要開噴,好在關鍵時刻強行忍住,不然被陳政言掃地出門在所難免。

    但唐元實在是太氣憤了,按照陳政言的邏輯,受害者反而有了原罪,這是什么狗屁不通的道理?

    “陳老,你這樣說的話,很難讓我服氣。”唐元不悅的很。

    “有因必有果,任何一件事情的發生,都不是孤立的……其實一早我就想要和你談談此事。”陳政言說道。

    唐元多少有點傻眼,陳政言這態度,擺明就是沒得談,一招太極推手,爐火純青,如果不是臨時起意找上門來的話,唐元幾乎就要懷疑,陳政言是不是一早就猜到他會登門問罪。

    “陳老,您這是推卸責任,撇清關系……我為分部流過血,我為組織賣過命……生是組織的人,死是組織的鬼……如今有小人意圖害我性命,謀我錢財……組織斷然不能見死不救!”唐元悲嗆不已,聲淚俱下。

    看著唐元這一通操作,陳政言當時就震驚了。

    一同震驚的還有厲澤。

    “無恥,不要臉!”

    厲澤別過臉去,實在是沒眼看。

    不然的話,他很是擔心會控制不住情緒,沖進去把唐元摁在地上爆錘一頓。

    無恥之徒他見的多了,但無恥到這般地步的,舉世罕見!

    “害你性命可以理解,謀你錢財又是什么情況?”怔忪了半響,陳政言問道。

    “陳老,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唐元唉聲嘆氣,“總之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如今的處境岌岌可危,隨時都有掉腦袋的風險。”

    “雖說我只是組織的一顆螺絲釘,哪里需要往哪里搬,死了也不要緊,但我真要死了的話,陳老你顏面何存?豈非是欺我異象調查組上下無人!”唐元義憤填膺。

    “不至于!”陳政言滿臉都是尷尬,

    “至于!”唐元認真的不像話。

    “真不知道。”陳政言干咳了兩聲,擺了擺手,“這樣吧,你先回去,此事我會酌情處理,爭取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別啊,我難得來一趟。”唐元自然不可能就此離去,不然的話,這一趟豈非白跑了,打車錢都得好幾十塊呢。就算他現在不太缺錢了,但蚊子腿也是肉,能省就得省。

    “陳老,我好歹是異象調查組的一份子,你千萬不能讓我寒了心,不然的話,其他人會怎么想?”唐元提醒道。

    “唐元,如果我沒聽錯的話,你是在威脅陳老,對嗎?”聽到這里,厲澤到底是沒能忍住,沖進屋內,劈頭蓋腦一通質問!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内蒙古11选5 山东体彩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赣州期货配资公司怎么样 权证上帐10是什么意思 宁夏11选五走势图推荐号 高手只炒一只股票19年钒价2019年为何大跌 贵州快三走势图规律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重庆幸运农场是真的吗 福建体彩11选五爱彩乐 临汾期货配资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风采网 澳门正规赌场平台 重庆时时人工全天计划 天津时时彩三星基本走势 云南11选5真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