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160章 保證你想怎么死就怎么死

第160章 保證你想怎么死就怎么死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我警告你,別惹我!”門被打開,唐元探出腦袋,神色兇狠。

    和信面不改色,半點不慌,淡笑著說道:“聽說安瀾中學挖掘了七具尸體,有這回事嗎?”

    “沒這回事的話你會來找我?”唐元一聲冷笑。

    “也對!”想了想,和信認認真真點頭。

    “不過我對這事興趣不大。”轉即,和信又是說道。

    唐元看白癡一樣的看向和信,很是懷疑和信拿他當成了白癡。

    這套把戲楚鹿月已經用過了,絲毫不新鮮。

    “那你來做什么?”唐元不無戲謔的問道,瓜雖然還是那瓜,但既然和信都這樣說了,唐元倒是想要聽聽,和信會給出這樣的說法!

    “不能進去再說?”和信哭笑不得的很。

    “不能!”唐元直接就拒絕了,說話就好好說話,真拿自己當客人了?

    和信失望之色溢于言表,但也不再糾結這方面的事情,接著前邊的話題說道:“那七具尸體我認為有很大的問題,其中的內情,恐怕并沒有異象調查組內部所認為的那么簡單。”

    “說好的不感興趣呢?”唐元當時就無語了,楚鹿月口是心非尚且屬于情有可原,權且當做是撒嬌了,但和信一個大男人莫非也要撒嬌?稍微一想,唐元頓時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異象調查組內部針對此事尚未有結論,你就已經知道結果了?”唐元就很是納悶。

    和信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說道:“就在半個小時前,我接到了師父打來的電話,這事,是師父在電話里跟我說的。”

    “刷!”

    就見楚鹿月豁然起身,踩著拖鞋,施施然往門口處走來,一邊走一邊小口打著哈欠,一副困倦未醒的模樣。

    但她雙眼透著亮光,顯見和信的話,讓她極其的感興趣。

    “這事和你師父有什么關系?”唐元就更納悶了。

    正一教在千里之外,老道更是一直在道觀內閉門不出,即便消息傳到了老道的耳里,但老道距離千里針對此事指手畫腳,還能更扯嗎?

    “師父懷疑那七人的身份并不尋常。”和信說道。

    “我也是這樣認為的。”唐元笑瞇瞇的說道。

    “如今已有人認為,那七人是初代覺醒者抑或超能力者,但最大的可能,他們還要在初代之前!”和信又是說道。

    “……”

    唐元滿頭黑線,在那七人的身份不曾調查清楚之前,唐元不認為討論這種事情有任何意義。

    況且,好端端的和信和他討論這些做什么?

    尤其是后者,唐元不是不迷惑的。

    “初代之前是什么意思?”就在唐元想著這些的時候,楚鹿月開口說話了。

    “這就是我今日前來的目的,我需要更多有關那七人的信息,只有如此,才能進一步去判斷!”和信正色說道。

    聽和信這樣說,楚鹿月轉而看向唐元,眼底深處亦是淌涌著迷惑之色,大概是怎么都沒想到,這件事情,竟是和唐元扯上了關系。

    “不用覺得奇怪,我和其他人都不熟。”見狀,和信便是解釋道。

    “難道我們兩個很熟?”唐元忍不住開嘲諷,心想難怪和信表現出一副自來熟的樣子,但問題是,他和和信也不熟好嗎?

    “一張清神符!”和信笑著說道,自信從容。

    “你拿我唐元當什么人了?我唐元生是異象調查組的人,死是異象調查組的死人……區區一張清神符就想讓我出賣組織,我看你是沒睡醒!”唐元怒容滿面,厲聲呵斥!

    和信目瞪口呆,他原本以為,以一張清神符為代價,輕易便能達成合作,萬萬沒想到,唐元居然是這樣的一個態度。

    “我不是說不能出賣組織,但這可是大事,搞不好要流血殺頭的,得兩張!”唐元伸長了脖子直愣愣看著和信,一字一頓的說道。

    “成交!”瞇眼一聲輕笑,和信斷然答應下來。

    隨即,唯恐唐元會反悔似的,和信快速拿出一張清神符當做此事的定金,二話不說,就是轉身離去。

    唐元手里拿著清神符,感覺就跟做夢似的。

    俗話說的好,漫天要價,就地還錢,和信完全可以討價還價的好嗎,一張清神符,其實也行,兩張的話,屬于純賺。

    “清神符這東西在外人看來很值錢,但對正一教的人而言,也就是在一張黃紙上畫幾個誰也看不到的符號而已。據我所知,只要山上那位愿意,這東西量產都行。”楚鹿月淡笑著說道。

    “所以,我并沒有賺,反而很虧?”唐元悔的腸子都清了。

    “反正以后少不了打交道的機會,再賺回來便是。”楚鹿月很是無所謂的說道。

    只要和信敢給,唐元必然就敢要……而在給了一次之后,以后若是唐元想要的話,和信只怕想要不給都很難!

    “和信怎么會對此事這么感興趣?”唐元迅速將清神符貼身收好,針對此事,依舊是疑惑不已。

    “以后自然就會知道。”楚鹿月依舊無所謂的很,又是踩著拖鞋,施施然回到沙發上坐下,拿過手機繼續玩游戲。

    “這么隨便嗎?”直覺告訴唐元,楚鹿月的反應很是反常,苦于沒有證據可證明。

    沒有證據唐元就也懶的多想,信手將門關上,轉身去到廚房準備今日份的晚餐。

    楚鹿月已然習慣了飯來張口,做飯肯定是不會做飯的,大不了點外賣,反正日子又不是過不下去。

    唐元一個人當家深知柴米貴這個道理,何況聽說外賣不太健康,既然能動手搞定,何必去花錢呢?

    吃過飯,唐元去到書房繼續看書做題,楚鹿月則是繼續玩游戲,默契十足,互不打擾。

    “終于來了嗎?”

    十來分鐘左右,唐元的情緒猛然變得焦躁起來,在感知到這一點后,唐元立即著手準備,從書桌下邊拖出來一箱啤酒,又是從柜子里拿出一條煙,再從抽屜里,拿出一沓錢。

    唐元將煙酒錢抱在懷里,靜靜等待,召喚的力量太強烈了,幾乎不容唐元有多余的反應,眼中所見便是陡然變幻。

    老街一如往昔靜謐,不過很快就響起一陣腳步聲,唐元抱著啤酒,甩著兩條大長腿往前方走去。

    一直走到老街盡頭,唐元方才停下腳步,繼而無比熟練的伸手敲門。

    “這次怎么來這么晚?”唐元敲門敲了三次,就聽門后邊傳來一個不耐煩的聲音。

    “吱呀”一聲,門打開了一條縫,一陣濃郁的酒氣撲面而來,差點要把唐元給熏醉過去。

    “我給你準備了點好東西。”唐元笑瞇瞇的說道,說著話就將一箱啤酒給送了過去。

    葉承安似乎不太放心,打開了查看,發現竟是有十二瓶酒之后,頓時就是眉開眼笑。

    “清賬了!”唐元提醒道。

    “知道了。”葉承安又是不耐煩的吼了聲,反手就是把大門給重重關上了。

    “無情!”

    唐元那叫一個無語,但也沒想太多,唐元挪動著腳步,去到了隔壁,如法炮制,伸手敲門。

    “拿來!”

    門打開的瞬間,陶稷就是毫不客氣的伸出了手。

    唐元一早準備周全,將五萬塊錢給塞到陶稷的手里,陶稷看也不看,順手就是往口袋里塞。

    “不數數?”唐元問道。

    “我不缺錢!”陶稷漫不經心的說道。

    “……”

    “自殺丹還有嗎?我決定再買點!”沉默片刻,唐元問道。

    “自殺丹這東西難道也能上癮?看在你送錢來的份上,索性我送你一顆好了。”陶稷大大咧咧的說道,伸手往口袋里掏了半響,摸出一顆黑不溜秋的東西來。

    “和上次不太一樣了。”唐元接過,一眼就是看出和上次的那顆自殺丹并不相同。

    “廢話!”

    陶稷沒好氣翻了個白眼,“但你別看不一樣,這次保證你想怎么死就怎么死!”

    “這么霸道嗎?”

    唐元當時就震驚了,聽陶稷這話的意思,分明是表示,這顆自殺丹的藥效,比之上次那顆,更為霸道。

    “就沒見過你這么一心求死的。”陶稷看傻子一樣的看著唐元,怎么都不明白,唐元年紀輕輕的,怎么就這么想不通呢?

    活著難道不好嗎?

    “既然這樣,要不你再送我幾顆?實在不行,一顆也可以。”唐元舔著張臉說道。

    這自殺丹被陶稷視之為毒藥,但對他而言,當然不是那樣。何況這自殺丹似乎被改良過,有更驚人的效果,唐元想不心動都很難。

    “你下次再來,我專門給你煉一爐。”陶稷甚為隨意,不值錢的破爛玩意,也是不知唐元哪里來的這么大的興趣。

    唐元眼前一亮,搗蒜似的點頭。

    “別高興的太早,等你挺過去這關再說。”陶稷興致缺缺,擺了擺手,示意唐元可以走了。

    唐元自是不會愚蠢到得了便宜還賣乖,轉過身便是往回走去。

    一會過后,唐元熟門熟路的來到了唐裝老者家門口。

    之前兩次唐元沒來打擾唐裝老者,但這次準備充分,禮數周全,也是時候打擾了。

    “砰砰!”

    抬手,唐元又是敲門。

    “小家伙,又皮癢了是吧?”

    門一打開,唐裝老者抓過拐杖,作勢就要打。

    唐元本來并沒有皮癢,但不知怎么回事,聽唐裝老者這樣一說,當真就是皮癢的厲害,簡直恨不能被唐裝老者狠狠的抽上一頓,越大力越好!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南粤风采好彩1开奖结果 陕西高频十一选五遗漏 向上360理财平台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 江西快3基本走势图 内蒙古快3开奖号码 福建快三和值走势图表 贵州11选五前三组选 四川体彩金7乐今天开奖号码 上海3d时时乐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手机版 ddx查股网 贵州快3和值走势图表 贵州快3走势图表了 481开奖结果最近120期 体育彩票36选7中几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