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我真是大魔王 > 第163章 我真不是那種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老話說的好,識時務者為俊杰。

    唐元別的方面的優勢不算有多明顯,但在識時務這一點,則是相當的鮮明。

    厲澤本身不足為慮,不客氣的說,唐元何曾有把厲澤放在眼里,不過是厲澤一次又一次自討沒趣罷了。

    但厲澤身后的厲家,唐元縱使想不放在心上都不行。

    從這方面來說,唐元怎會不知,如果當真如李紅袖所言,厲澤不計代價的話,那么,他被驅逐出核心,將會是大概率事件。

    這就很不友好。

    唐元自問,也沒怎么得罪厲澤,好端端的,怎么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呢?

    “我當你什么都沒說!”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李紅袖嘀咕了一聲。

    “別啊,我很認真好嗎?”唐元趕忙強調了一遍。

    “這樣的話,希望厲澤下次再找你麻煩的時候,你別打他的臉就好。”李紅袖笑瞇瞇的說道。

    “我真不是那種人!”唐元把腦袋搖晃的跟撥浪鼓似的,要多認真有多認真。

    “唳!”

    二人正交談著,忽然就是聽到一聲撕裂般的厲吼。

    轉即頭頂之上,仿佛烏云飄來,天光暗淡,聞聲唐元和李紅袖迅速抬起了頭,而后便是看到,一頭雄鷹扇動著雙翅,自遠而近,極速飛來。

    距離數百米,勁風就已是撲面而來,刮在臉上,有如刀割一般,火辣辣的疼,分分鐘叫人受不了。

    地面之上,飛沙走石,煙塵滾滾。

    龐大的黑影遮蔽了小半邊天空,盡管不是第一次見識這樣的場面,唐元也都是有著莫名的震撼。

    微微瞇著雙眼,唐元凝神看去,就是看到雄鷹的背上,立著一道身影,不過在看清楚那人的模樣之后,唐元的臉色就是古怪不已。

    “怎么會是他?”唐元低喃了一聲。

    那站在雄鷹背上的,赫然是杜明巍。

    唐元可是記得很清楚,這頭雄鷹的主人,是一個面色黧黑的中年男子,怎么就變成杜明巍了?

    “不好!”

    下一個剎那,唐元驀然反應過來,低低叫喚了一聲,轉即一把拉過李紅袖的手臂,快速往后方避退而去。

    碰撞在幾秒鐘之后發生。

    黑色的雄鷹掠空飛過,像是一架失控的飛機似的,筆直撞向一棟教學樓,聲響震天,那棟教學樓,直接就是坍塌了。

    這里的動靜將辦公室里的諸人紛紛給驚動了,奪路竄出,等到看清楚那里的情況,有一個算一個,紛紛傻眼不已。

    “什么情況這是?”唐元也是為之傻眼,毫無征兆的,那頭雄鷹竟然自殺了?

    然后,唐元就又是看到了杜明巍。

    杜明巍站在廢墟之中,毫發無損,只見杜明巍伸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便是一步步自那廢墟中走了出來。

    隨著杜明巍走出,所有人就都是看到了杜明巍。

    相比較于傅瓔的高調,杜明巍則是由著罕見的低調,但人的名樹的影,即使杜明巍再如何低調,他也都是人盡皆知。

    “難道?”

    唐元瞳孔微凝,看這情況,那頭雄鷹的的確確是自殺了,確切的說,是被杜明巍給逼的自殺。

    雄鷹死了,那么,雄鷹的主人呢?會不會也是被杜明巍給抹殺?

    眼下的情況怪異無比,唐元感覺腦子都是有點不夠用了!

    “杜明巍,此地已被我異象調查組接管,你越界了。”李紅袖呵斥起來。

    “假如我說,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嗎?”杜明巍怪笑著問道。

    “你覺得呢?”李紅袖冷哼了一聲。

    “老實說,我真不是故意的,那畜生不知怎么回事,非要往這邊飛。”杜明巍嘆了口氣,一副看上去不得已的模樣。

    但話是這樣說,杜明巍看上去則是半點不得已都沒有,就差沒明擺著告訴諸人,他就是故意的。

    聽杜明巍這樣一說,李紅袖頓時就無語了。

    剛才的那一幕她親眼所見,貌似就是這樣一個情況,但為了制造一個闖入安瀾中學的理由,杜明巍竟是如此大手筆……稍微一想,李紅袖就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個瘋子!”一個聲音在李紅袖心底深處咆哮。

    也只有瘋子,才會如此的不擇手段,不難看出,杜明巍是何等的煞費苦心。

    但即便知道這不過是一個人為制造的借口,一時間,李紅袖卻也是無話可說,因為她根本不能說杜明巍是不對的。

    杜明巍在東張西望,四處打量,仿佛對這里的一切都是充滿了好奇,至于諸人怎么想怎么看,統統無視。

    片刻過后,杜明巍就是走到了一處深坑的邊緣。

    那一處深坑,曾挖掘出一具尸體,杜明巍站在旁邊看了看,最終以一種令人瞠目結舌的方式徑自跳了下去,如此不說,蹦蹦跳跳小一會,杜明巍更是伸長了四肢,在那深坑里躺了下來。

    “奇怪啊,真是奇怪!”

    杜明巍含糊不清的嘀咕個不停,足有一分鐘,方才是起身,從深坑中跳出。

    “以這里的土壤環境,不出三天,尸體就必然會腐爛……我很仔細的查看過了,沒有任何特別的地方,你們說奇怪不奇怪。”杜明巍疑惑不已的說道。

    “然后呢?”李紅袖冷冷問道。

    “可惜我來遲一步,不然肯定得借一具尸體回去好生研究一番。”杜明巍悵惘不已。

    “來遲一步?”

    李紅袖又是一聲冷笑,自是不可能信了杜明巍的鬼話。

    當日里,陳政言坐鎮,誰人膽敢輕舉妄動?

    杜明巍不過是仗著陳政言目前不在長嶺市,鉆了個空子罷了,不然的話,杜明巍又豈會貿貿然闖進來?

    “誰能告訴我,陳老將那七具尸體送去哪里了?”杜明巍問詢道。

    “你完全可以去問陳老本人,實在不行,我給你陳老的手機號碼!”李紅袖戲謔不已。

    “哈哈!”

    杜明巍大笑了一聲,擺了擺手,“我就隨口問問,不知道就算了。”

    杜明巍可是不想和陳政言打交道,至少現在不想,但凡他有這方面的想法的話,何必等到現在?

    倒也并非杜明巍有多么忌憚陳政言,只不過杜明巍非常清楚,一旦和陳政言打交道,勢必會引來麻煩,很難再和現在這般,自由自在。

    一邊擺著手,杜明巍一邊往另一處深坑走去。

    尸體一共有七具,也就是一共留下了七個深坑,看杜明巍的態度,大有將七個深坑逐一查看一遍的趨勢。

    李紅袖臉色發黑,氣的顫抖。

    眾分部部長面面相覷,各自也都是眼神憤恨。

    但這才是真的沒辦法,沒有人能阻止杜明巍,相反,一旦被杜明巍給盯上,極有可能就將大禍臨頭。

    “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唐元低喃了一聲。

    絕對的實力碾壓之下,所謂規則或者規矩,統統都是笑話……杜明巍不過是制造了一個漏洞百出的借口而已,就是光明正大的闖入進來。

    當然,這種情況完全可以將杜明巍驅逐,但請神容易送神難,杜明巍來都來了,除非杜明巍主動離去,不然的話,誰也奈何不了杜明巍。

    事后即便陳政言對此不滿,但杜明巍也是能淡定從容脫身。

    不得不說,杜明巍委實太狡猾了,選擇的時機恰到好處,陳政言目前不在長嶺市,他想怎樣就怎樣,誰也奈何不了。

    唐元沒打算要說話,他本就和杜明巍不對付,萬一一不小心把杜明巍給激怒了,就不太好處理,做一個小透明就挺好。

    “唐元,你過來!”卻是唐元正想著這些,那邊就是傳來了杜明巍的聲音。

    “……”

    唐元頓時有種大白天活見鬼的感覺,怕什么就來什么,他就是想低調一次而已,為什么就這么難?

    “什么事?”嘴上,唐元問道。

    “你來幫我一個小忙,我想試試被活埋是什么個滋味。”側頭看向唐元,杜明巍笑瞇瞇的說道。

    “這樣也行?”

    唐元當時就震驚了,杜明巍要嘗試被活埋,不外乎是切身體驗那七具尸體被掩埋在這里的情況。

    “杜明巍,你就不擔心,我真把你給埋了?”唐元問道。

    “那就來吧。”杜明巍招了招手,不以為意的很。

    見狀,唐元就大步走了過去,現場留下的工具不少,唐元隨便拿了把鏟子……杜明巍則是早早的在深坑里躺好,就等著唐元過來,親手把他給埋了。

    既然杜明巍表現的如此主動,唐元當然不會客氣,抓著鏟子就是一鏟接著一鏟往深坑里邊刨泥。

    唐元的體力和耐力都極其驚人,不到兩分鐘,就是將深坑填了一小半,自然這并不夠,唐元加快了速度,又是花費兩分鐘,總算是把坑給填滿。

    隨手將鏟子扔到一邊,唐元跳上去狠狠踩了兩腳,不得不說,親手埋葬仇人的滋味,委實相當的不錯。

    李紅袖等人將這里的情況看在眼里,有一個算一個,直接就是看傻了。

    雖然無需為杜明巍擔心,杜明巍肯定死不了,但為什么都是有種大快人心的感覺?

    時間足足過去五分鐘,唐元腳底下的土壤豁然裂開,伸出一只手來,隨后,杜明巍的身體,硬生生擠了出來。

    “唐元,以后我要是死了,你就這樣把我埋葬。”杜明巍一本正經的說道,隨手拍打著身上的泥土。

    “大白天說這些不吉利的話做什么……一言為定!”想都不用想,唐元就是答應了下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快3助手下载 内蒙古11选5 辽宁十一选五网上投注平台 股票分析中国银行-历史交易数据-收盘价 期货配资公司是否合法 内蒙古快3推荐开奖结果 天才数学家的赌博公式 吉林快3怎么玩能赢钱 北京赛车赌博代理平台 求pc蛋蛋幸运28技巧 陕西11选5任7任8预测 宁夏11选5手机版 免费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大小 皇家国际app靠谱吗 天津时时彩购买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