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明天下 > 第一三零章保護從來都是自上而下的

第一三零章保護從來都是自上而下的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amwbfhuj.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一三零章保護從來都是自上而下的

    “杜志鋒是韓陵山行腳天下時,播下的第一批種子。

    當時,我們藍田還不夠強大,韓陵山就以游學宣揚自己主張的方式,篳路藍縷的開創藍田密諜司。

    他認為只要有理想,有熱情我們的事業就能無往而不利。

    然而,洛陽的杜志鋒讓他失望了。

    這對他的傷害非常大。

    我覺得這可能會影響他對旁人的看法。

    杜志鋒這種混蛋,在我們的隊伍中絕對不止一個,可是,絕對不可能是大多數。

    所以,我告訴韓陵山,處置杜志鋒的方法,一次都嫌多,不能出現第二次,而且,殺人這種事應該是獬豸來完成,絕對不能是他。

    他以后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不能陷在密諜司里把自己弄得烏漆嘛黑的。

    他自己覺得可以為理想拋棄一切,我這個做老大的不能,讓韓陵山殺敵人這沒問題,殺多少他的心里都不會留下什么不好的東西。

    殺自己人……他不成!

    當然,我也不成!

    不光是我跟老韓不成,玉山書院出來的人都不成,尤其是前三屆的人都不成。

    你想啊,大家一起被家人拋棄,一起在玉山求活,一個個把同伴當成兄弟姐妹一般,忽然有一天,你的刀子要捅在兄弟姐妹的胸口,這酸爽……”

    “所以,你就把殺人這種事情交給了獬豸這種外人?”

    “是的,這是我的私心,也是威懾。

    就像云楊從不在乎我給他下的禁令。

    在他的腦袋里,只要他不造反,我就沒理由殺他,他甚至認為,有時候哪怕做錯了事情我也能原諒,能理解。

    這是一種混賬想法……可是,我真的沒有朝他胸口捅刀子的膽量。

    元壽先生說,我應該跨過這道坎,才能成為做真正的帝王。

    問題就在于怎么跨?

    殺了云楊?

    還是殺了錢少少?

    亦或是把韓陵山他們的腦袋擺成京觀?

    一味地追求絕對的正確與勝利這是非常危險的,非常危險。

    我寧愿因為在這方面優柔寡斷吃一些虧,也不愿意用元章先生教我的那套屠龍術,將危險消滅在萌芽狀態中。

    萌芽還沒有長成呢,你知道他將來會長成什么樣子?

    有毒的樹不等于是沒用的樹。”

    “唉,你這樣做對好人非常的不公平。”錢多多嘆口氣來到云昭身后,打散他的發髻,幫他梳頭,紓解一下胸中的郁悶。

    “你知道有些人為什么會被稱為好人嗎?”

    “不知道。”

    “是因為他們總是干一些吃虧的事情,被別人看在眼里了,這才稱呼他為好人,真正的好人是不會變壞的,能變壞的只能是偽裝成好人的壞人。

    藍田縣擴大成了現在的樣子,我們不能全部用好人,那樣的話,藍田縣容易變成君子國,也不能全部用壞蛋,那樣又會變成小人國。

    最佳的法子就是好人批評著用,壞人警告著用,大家不黑不白灰不溜秋的才能過日子。”

    “可是,密諜司責任重大,一旦出錯,就會滿盤皆輸,你不用韓陵山去清理密諜司,密諜司里的壞蛋你該如何處置呢?”

    “告訴所有密諜司的人,如果正在犯錯,就趕緊停止,如果已經犯錯,就來我這里自首。”

    “你會饒恕他們嗎?”

    “這就要看他們對我的信任程度了,如果依舊信任我,會有一種信任我的結果,不信任我的人,你覺得他們有什么下場關我什么事情?”

    “說到底,你還是不希望韓陵山手上沾染太多自己人的血是吧?”

    “我也不想沾自己人的血。”

    “韓陵山離開玉山城了,你讓他干什么去了?”

    “玩!”

    “玩?”

    “沒錯,他現在的首要任務不是干活,而是趕快把心神放松下來,他又不是工具。

    可憐的家伙才回來,就在宿舍睡了三天,連藍田縣的好都沒有真正感受過。”

    “他有你這兒樣一個老大,是他的幸運。”錢多多的手溫柔地掠過云昭的面龐,頗有些感慨。

    “我有他這樣的部下,也是我的榮幸。”云昭愉快的閉上了眼睛,感受與錢多多獨處的快樂。

    “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一百!”

    韓陵山跟施瑯兩人蹲在藍田縣步行街口上無聊的數著馬車。

    “哇,這個男的應該有三百斤重吧?”

    對于馬車跟藍田縣的繁華,施瑯已經麻木了,突然間從一輛寬大的豪華馬車上下來一座肉山,再次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最讓他覺得驚奇的是一個穿著黑色上衣,手持短木棒的家伙居然用木棒指著那個一看就是有錢人的胖子在大聲吼叫。

    而胖子則顯得很聽話,不但讓車夫趕快把馬車趕走,還催促攙扶著他的瘦弱丫鬟,趕緊離開人行道,方便后面的人過去。

    拿木棒的黑衣人比富家翁厲害,這已經很讓人驚訝了,然而,一個挑著沉重貨物的挑夫扯開嗓子呵斥那個黑衣人,說這家伙盡偷懶,把路口弄得比黑衣人老婆床上的人還多,耽誤他掙錢。

    看了一圈熱鬧之后,韓陵山就跟施瑯來到了一間茶水鋪子,上了幾樣點心跟一壺茶水之后,竹簾子就垂下來,將他們兩人的座位跟別人隔開。

    “按理說,你位高權重的,怎么會這么悠閑?”

    “我的上司不準我再干活。”

    “啊?被貶官奪職了?”

    “沒,就是不準我干活,他覺得我太累,讓我繼續休息。”

    “這還不是貶官奪職?”

    “你懂個屁,這叫休假。”

    “那個倭國女人哪里去了?”

    “有專門的人招待,畢竟是來玉山送禮的,禮物沒了,人情還在。”

    “嗯嗯,咦?這里有**跟沒藥?還有這么多的香料,那種水晶瓶子里裝的是什么?需要兩條大漢守在邊上?”

    對于施瑯表現出來的土鱉模樣,韓陵山覺得沒有解釋的必要,在這里多住一段時間自然就會好起來。

    所以,他抽掉椅子上銷子,將一張椅子變成躺椅,安靜的躺了下去,耳邊聽著集市的喧鬧,身上曬著暖暖的陽光,在施瑯一連串的廢話中再次睡了過去。

    既然云昭不愿意讓他去干殺人的活計,那就不要干,雖然覺得這是云昭有些不相信自己能下得去手,不過,堵在心頭那口比鐵還要沉重的氣,算是被呼出去了。

    這兩天,無所事事的他去鳳凰山封地看過劉婆惜一家,她們生活的很好,大閨女被送去了寧夏鎮玉山書院下院,小兒子還跟在她身邊。

    這個女人就要生了,肚子大的驚人。

    即便如此,這個女人依舊帶著兩個雇傭來的婦人打理著這一百畝地。

    不看別的,只看這個女人準備用樹枝編成籬笆將這一百畝地圈起來的行為,韓陵山就覺得即便是錢多多出馬也不可能讓這個女人另投他門。

    想到這里,施瑯滔滔不絕的廢話又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怪不得你們能在馬六甲擁有一支艦隊,老韓,在陸地上看來我是沒有用武之地了,我也想去海上,投奔這位當家的,在他麾下擔任一個船長也是心甘情愿。”

    韓陵山勉強睜開一只眼睛瞅著眼簾中模糊的施瑯道:“那支艦隊是韓秀芬從無到有自己拼出來的,你去了也只能是一艘船的船長。

    施瑯,你如果有心,我認為你應該學韓秀芬,也自己出手組建一支艦隊,如此,你就能擔任一支艦隊的指揮官,做事情嘛,寧為雞頭不當鳳尾。

    再說了,韓秀芬可不是一個仁慈的好上司,那個女人有時候就是瘋子。

    你喜歡在女人麾下當差嗎?”

    施瑯呆滯了一下道:“你說你們那支在馬六甲橫行無忌的艦隊首領是一個女人?”

    韓陵山笑道:“在玉山書院,可沒有什么男女之分,只要有本事,不論男女,你想做多大的官都可以。

    說真的,老施,我覺得你有能力組建一支艦隊。”

    施瑯苦笑道:“我如今就剩下這雙手能幫我了。”

    韓陵山搖搖頭道:“來到藍田縣,那就是到了家里了,只要你過了藍田縣密諜司,政務司,秘書監這三關之后,你想要什么東西都有,就看你能不能過這三關了。”

    施瑯皺眉道:“怎么過這三關?”

    韓陵山笑道:“藍田縣雖然富裕,卻從不把精力放在外人身上,你首先要加入密諜司,經受得住人家的盤查。

    再去政務司接受人家對你本事的考校。

    過了這一關之后,就說明你已經是藍田人了,這個時候,秘書監會對你進行全面的評估,從你的家世到你進學程度,再到你指揮作戰的能力,統統都要過一遍。

    然后會按照評估的結果,確定對你支持的力度。

    你的運氣很好,藍田地處關中,這里的人大多是陸地上的好漢,而海軍的發展又迫在眉睫,只要你能表現出追蹤我的那套本事,過關的可能性很大。”

    施瑯正色道:“你會為我作保?”

    韓陵山搖頭道:“在藍田縣,沒有人可以為你作保,莫說我,云昭都不能為某一個人作保,能為你作保的只有你,以及藍田縣的軍法制度。

    我覺得你應該試試,這幾天看完藍田縣之后,就去玉山書院讀書,研究一下藍田縣的各種規章制度,等你弄透了,弄懂了之后。

    就能向云昭提出你的主張,接受秘書監的終極考評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北京pk10冠军 北京快3开奖图0140935期 体彩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宁夏今天十一选五开奖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今天开始 麻将玩法规则 领头羊急速赛车计划 有没有玩真钱的麻将 排列五综合版 浙江11选5任选走势 优质股票分析方法 福建快3大小走势图 安徽快三计划网址 极速赛车六码预测软件 七星彩玩法说明 上海11选五开奖直播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